第一百零七章 流火

紫云青峰录 107 作者白衣染墨 全文字数 3825字

正午,烈日炙烤着大地,生出烟来。 天剑峰峰顶西角有块巨大的怪石,状若卧牛。 怪石依崖而立,其下便是苍茫云海。 一个衣着简陋怪人背靠着巨石躺在地上晒着太阳。 怪人戴着一个破烂的草帽,帽檐破了一角,阳光从破的一角直射他的脸,脸中间被晒出一条长长的黑印。 王路注意到这个怪人好几天了。 天梁峰顶西角杂草丛生、人际罕至,却是登高远望的极佳之地,来到天剑门后,王路每天都会来这里。 从这里可以看到远去寒潭的官道。 虽然离怪人很远,但因为有重瞳,王路还是可以清晰的看到怪人的脸。 他发现因为曝晒和干渴,怪人的嘴已经龟裂发烂。 这怪人就像死了一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几天来王路都能在同一个地方看到他,难道这个怪人就睡在这里? 出于谨慎,即便很好奇,王路也没有前去搭讪。 天边忽然飘过一片积雨云,晴天之下,下起急雨来。 王路见状,正想回去躲雨,却发现那怪人居然站了起来。 怪人缓缓走向王路,奇怪的是王路居然丝毫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他似乎已与雨融为一体。 就这样怪人与王路擦肩而过,王路站在原地目送着他。 怪人向前走了四五步,突然猛回头,一道如火般的炽烈的真炁迎着王路面门而来。 一把剑,一把带着火焰的剑,快如劲风。 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势,王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匆忙之下使出祖剑第一式拔剑藏拙。 两剑相抵之下,王路的精铁剑碎成数段,剑招的余力震的王路连退数步。 怪人站在原地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再出一剑,你完全看不到剑的形,只能看到一条拖着长尾的火焰飞射而出。 王路只觉生死就在一瞬间,这一剑的速度和威势不容人躲闪,可自己手中只剩一个剑柄,就连格挡也无能为力。 情急之中,王路将剑柄横在面前,运转全部真炁,聚于剑柄,使出祖剑第二式淬锋。 那团剑火在王路的剑招之下略微的改变了方向,擦着王路的耳边飞过。 王路长出一口气,却冷不防那怪人一步奔袭到了自己眼前,速度如电,势大力沉的一拳挥出,王路被击飞,重重的摔倒在泥地里。 “我可以三招要了你的命。”怪人收招,对着王路冷笑道。 王路平白无故挨了一拳,心中有些愤懑:“我技不如人,师兄何不杀了我?” “我杀人打狗,你还不配死在我剑下。”怪人转身离去。 “敢问师兄尊姓大名?” 王路从地上爬起,擦去嘴角的血问道。 “你想报复我?尽管带着百里十四来。我叫流火。” 流火?原来这就是那个疯子。 王路有些明白流火为什么突然向他出手,因为他把王路当成了百里十四的狗腿子。 王路无奈苦笑,但也未作解释。 江湖之上,实力为尊。 败了就是败了,无需为自己辩解。 王路刚入天剑门,无心与任何人为敌,只想和师兄弟们交朋友,却无意中就卷入了师兄弟的是非中。 现在他对惠长老那番话体会更深了。 “虽有绝世剑招,可惜你不配。”怪人丢下最后一句话,消失在了雨帘中。 忍着胸口的闷痛,王路狼狈的走在雨中,虽然他早已经告别了拄拐,但走起路来还是有些跛。 王路边走边想,百里十四说的没错,这流火果然是殴打同门的疯子。不过从他最后一句话来看,这人的剑术觉悟极高,居然能看出自己并未融会贯通的祖剑是绝世剑招。 实力决定一切,要想不再莫名其妙挨打,还是要尽快把修为提上去。 刚刚在抵挡流火第二剑时,情急之下的王路把真炁运到了剑柄上,发出的真炁居然改变了流火剑招的方向。 这是一个突破性的开始,意味着王路的修为进入了练炁阶段。 这也算因祸得福吧。王路笑了笑,安慰着自己。 这是王路来到天剑门的第二十一天。 对于新的门派,他已经了解了不少。 天剑门一直都是走精英路线,保质不求量。 尤其能够在天剑峰顶修行的弟子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在峰顶的师兄弟,王路几乎都已见过。 较最初百里十四对王路的态度冷淡了不少,也许是因为上次杨小六告诫过王路后,王路有意避着的原因。 郑玄也已经见过,虽然没有答话,但是从郑玄的眼神中能看得出对王路不是很有好感。 加上这回被流火莫名其妙打了一拳,王路对天剑门二代三巨头都有了一个初步的印象。 不过在多番了解之下,最让王路感到意外的是,杨小六这位看似貌不惊人的师兄居然是二代弟子中聚灵巅峰期四人之一。 可惜这位师兄似乎对修行求道的兴趣不大,他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赚钱上。 不过即便是爱钱,杨小六也从不跟着有钱的百里十四,这让王路刮目相看。 新鲜感过去,便是漫长无趣的修行生活。
百里十四身边总是前呼后拥,王路不愿刻意去凑,杨小六整天忙东忙西见不到人影,这两位王路在天剑门最初的朋友,交际却不算多。 好在王路对孤独的生活习以为常,只是对夜雪的思念时常折磨着他,修行之余他便写信给夜雪。 从天剑门飞鸽传信给临剑门只需两天,第四封给夜雪的信送出,可是夜雪的回信一封他却都没有收到。 挨打之后的第二天清晨,王路照例来传功堂跟惠长老请安。 “不错,看来你已经到了练炁初阶。”惠长老满意的看着王路笑着。 “桌子上是我为你准备的天剑遇灵心法和大巧剑法。你回去之后要勤加修炼。”惠长老指了指桌上的两本功法说道。 “是,师父。”王路将两本功法收起。 “我天剑门心法共分五个等级,这天剑遇灵心法便是最初阶,除去基础筑基部分,正适合你现在修行。所谓天剑遇灵,说的便是天剑祖师初遇他的师父后,所修行的心法。”惠长老跟王路解释道。 “天剑祖师也有师父?”王路打开遇灵心法好奇的问道。 “当然。说起这遇灵心法,有件趣事,数百年前我们天剑门曾跟灵山剑派起了纷争,从被俘的灵山弟子身上搜出了一本灵山剑派基础心法,除去名字不一样外,内容几乎和遇灵心法一模一样。可见天地大道都是大同小异的。”惠长老说道。 惠长老与王路之前的两位师父不同,如果李慕白是全力奉献的慈父,王岚是口硬心软的严师,那么这惠长老便是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长者。 王路在他身上感觉不到任何高高在上的威严,只有那种看淡人世的豁达和随和,这种感觉很舒服。 “你应该听刘掌门说过,天剑门共有三百六十种剑法,一万八千种招式。门里为每个人选择修行的剑法都是因材施教。百里十四天资卓越,性格豪迈大方,他修行的是大开大合,攻守兼备的龙吟剑法;郑玄性格阴沉内向,他修行的是快如疾风,冷若冰霜的飞霜剑法。”惠长老喝了口茶继续说道。 王路听着,不住的点头。 “至于打你的流火。” “师父,你知道流火师兄打我的事了?”王路听到这里有些惊讶。 “嗯,你不知道你师兄杨小六专门擅长搜集这些事吗?”惠长老捋着胡子笑了起来。 王路有些尴尬。 “流火霸道急躁,他修行的便是以攻为主,焚天毁地的极火剑法。你可知我为何给你选这本大巧剑法?” “大巧不工?” “对。”惠长老满意的点点头:“你在文试时认为,剑道以实用为主,拙而不蠢,钝而有锋。所以我为你选择了这本大巧剑法。你最近的表现我很满意,你没有刻意交往百里十四,也没有去跟其他师兄弟套近乎。虽然现在有些人对你有些误解,但慢慢都会化解。记住求道之路,执着纯粹,无关名利,才能有所成就。” “师父,那杨小六师兄,他修炼的是什么剑术?”王路想到二代弟子中有四人到达聚灵巅峰期,杨小六又跟自己熟知,所以问道。 “他?他不习剑。他修的是护体之功和行云轻功。他对我说,打架只需保命就好,活着赚钱比什么都重要。”惠长老说这番话时,脸上并无失望之意,相反眼睛笑的眯成了一道缝。 换做别的师父,徒弟说出如此没有上进心的话,早就怒其不争了。但是在惠长老眼里,这只是一件很好笑的事而已。这让王路更加体会到惠长老的豁然。 “三个月后,我会亲自检验你的修行成果。我希望到时候你已经熟练的掌握了这套大巧剑法,我给你定的最低修为目标是练炁中阶。” “是,师父。”王路认真的点点头。 “我门至高心法乃是诛仙道决,至高剑法乃是弑神剑法。要想学到这两样无上神功,要么达到修仙境界,要么成为掌门。但是一般到达修仙境界的地仙都有了自己的功法和法门,放弃原有从头再来,又有几人能做到?所以在到达修仙境前成为掌门,是最好的路径。修行这两门神功,天资、灵性、勤奋缺一不可,不然就会像现掌门连入门都做不到。希望终有一天,你能够从我手上接过这两样功法的秘籍。” 面对着惠长老极高的期望,王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师父,只怕弟子鲁钝会叫你失望。” “我门曾有位无根剑百里千寻祖师在短短五十年里,成为了天剑祖师之后唯一精通三百六十种剑法之人,传说中他在百岁之龄便已达到封神之资,飞升而去。你要以他为榜样,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勤加修行吧。” 惠长老端起茶碗,未饮茶却又放下,王路明白该到告退的时候了。 “知道了,师父。弟子告退。”王路拱手而拜准备退出。 惠长老点点头:“入门半月,是时候给你安排勤务了。明天早上去藏经阁报道,那里的师兄会给你具体安排。”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