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提不起劲的敌人

游戏之狩魔猎人 439 作者阡之陌一 全文字数 2203字

今天是卡皮尔当上刹帝利帮小头目的第一天,虽然是个管水上地盘的小头目,但是那也是个头目啊! 站在船头上的卡皮尔有些紧张的重新提了一下自己的裤子,严重超标的腰围让这条亚麻裤子总是往下掉。 他一直到船开进了才看见那艘该死的渔船上还坐着一个一看就知道不好惹的家伙,但是他没想到对方是个玩家。 还是个新华夏的玩家。 卡皮尔承认,这让他有些怂了。 所以卡皮尔原本是打算过来打个招呼,表明一下主权,就掉头回去,但是手下人有人认出了那个萨布拉。 这就很难办了,关于上面悬赏萨布拉的这件事,大概就类似于键盘侠终于有机会顺着网线爬过去真人PK。 既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又可以表现出自己的立场,和同伴炫耀自己的勇武。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新华夏最近几十年里,差不多就把南亚次大陆当成了糜烂洲看待,愿意管就管一管,不愿意管就等当地的独立武装势力大了再割一茬。 既能练兵,又能震慑周边的小国,两全其美。 但是却实打实的打断了恒河人原本就不结实的脊梁。 作为一个官二代,卡皮尔可是很清楚整个殖民舰队中新华夏人的数量可不多,但是都不好惹。 但是他没想到自己仅有的三个手下中,居然还有这个抱着拳拳爱国之心的奇葩。 “哈!居然还有个华国人!我们的叛徒又找到新主子啦!”另一个估计是高度近视的弓箭手,显然刚刚看见徐逸尘那明显的特征。 “萨布拉,你这个叛徒,难道背叛我们一次不成,在这里依然要给你的黄皮主子擦皮鞋么?”弓箭手大声的喊道。 什么叫做猪队友,这就是猪队友,卡皮尔恨不得把这个青光眼加中度散光的二逼直接扔进大海,但是已经有人把他架在火上烤了。 因为这里是个游戏,就算这几个人都死了,也会重新复活把他的表现告诉其他人,所以卡皮尔必须表现出对刹帝利帮的忠诚。 因为他知道刹帝利帮的建立者,都是些什么人。 “你们还在犹豫什么?这里只是个游戏,我们也不在地球!我们要去新世界建立属于我们的神圣国度了!”弓箭手突然爆发出来的气势,让卡皮尔都为之一惊:“他们华国人再也不能干涉我们的宗教和信仰了!” “你们是要做一辈子的懦夫,还是要......”慷慨激昂的弓箭手话还没说完,就被徐逸尘隔着十几米的距离,一指头点下了海。 卡皮尔那边的人还以为是自己的船只不稳,把人晃下去了,但是拉尔夫这边可看的很清楚。 那个新华夏人伸出了一根手指,隔空一戳,那边的人飞出了船舷,直挺挺的掉进了海里。 “太帅了!”在霍斯特身后露出半个脑袋的少女翠斯塔兴奋的拍着霍斯特的后背:“我希望有一天也会有那样的力量!” 徐逸尘掏了掏耳朵,本来不打算管闲事的他,在听见对面说出黄皮这两个字的时候,就来了兴致。
多少年了,没人敢在自己面前使用这种蔑称,政委露出了一个怀念的笑容。 如果有人以为,在这个虚拟世界中,挑衅共和国的权威和尊严不用付出代价,那他就错了! 犯我华夏天威者,虽远必诛这句话已经在那片土地上流传了上千年之久,是时候让它在这个太空时代重新焕发光彩了。 而且,自己刚刚才用大无畏的牺牲精神,拯救了整个远南大陆上的玩家,顺手收割几个人头,也是非常合理的回报。 当然就算狩魔猎人没有完成这个系列的任务,系统也会安排其他人或者其他方式来化解这场危机,不然的话九成九的玩家都会投诉:游戏体验极差! “刹帝利帮,你们熟悉么?”徐逸尘歪着头对拉尔夫问道,顺手拍飞了一支毫无威胁的箭矢。 这个名字带着一股浓浓的腐朽的味道,让狩魔猎人非常反感。 “我了解!”萨布拉猛的抬起头:“我知道他们的人平时在哪里活动,也知道他们的主要地盘在哪!” 他当然知道,为了躲开这些不怀好意的人,萨布拉一直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人,那些地方,如果不是幸运的遇上了霍斯特他们,他早就被人弄死在某个角落了。 “很好,我就喜欢带路党。”徐逸尘看着已经离得不远的渔船,双腿肌肉发力直接跃了过去。 “霍斯特,快上!我最喜欢痛打落水狗了!”翠斯塔在后面用力的拍着霍斯特宽阔的后背。 拉尔夫大吼了一声,又坐回了原地,用力的摇桨,让自己的渔船更加接近对方的渔船,三十出头的他在热血过后,更多的在考虑得失的问题。 如果这新华夏的玩家真的那么强,打垮了刹帝利帮派,他是否能从中获利?如果他没有那么强,他该如何带着几个傻白甜离开这块是非之地? 打打杀杀不是一个智者应该干的事情。 而且,这个过程也发生的太快了...... 没等拉尔夫划出去几米,连霍斯特都还没做好准备跳帮,战斗就结束了。 那个刚才大放厥词的弓箭手刚刚被自己的同伴打捞上来,还没等喘匀一口气,就被跳过来的狩魔猎人又扔进了水里。 另一个竹竿弓箭手明显有些发蒙,他不知道这个玩家是怎么出现在自己这边的船上的。 但是徐逸尘没有浪费太多时间,双手一错,干净利索的拧断了他的脖子。 既然你们那么勇武,我就直接送你们去直面死亡吧,毕竟受了伤你们还是要被同伴干掉,狩魔猎人摇了摇头,连剑都懒得拿出来。 这些货色,使用显得太不优雅了。 最后一个弓箭手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自己是该跳水还是拿起自己的弯刀,在纠结中被徐逸尘一记手刀,砍碎了喉结,然后扔进了大海。 第一个被扔下的弓箭手刚从海里冒出头,就看见己方只剩下了一个惊慌失措的胖子,还没等说什么,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掌抓住头发重新按回了水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