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1章 最毒最冷的东西

雪落关山 2111 作者晨四郎 全文字数 3366字

王百万的惊叫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人们刚要斥责王百万,发现地面上流淌着一片铜汁,这些铜汁凝聚在一起,化作了人形。 不好,铜人潜入了密室! 石正峰叫道:“胖子,老铁,咱们挡住这些铜人,其余的人继续找出口。” 石正峰和王胖子、李铁拔剑上前,挡住了那些铜人,和铜人们打作一团,昏暗的密室里闪耀着一片片火花,那是利剑劈在铜人身上溅起的火花。 王百万、巴三多他们心急如焚,如果石正峰和王胖子、李铁挡不住那些铜人,他们就要被那些铜人杀死在这密室里。本来,他们是贪图清夫人的美貌、财富来到这庄园的,没想到,清夫人的美貌、财富没得到,反倒要丢了自己的小命。对于这些商人来说,这真是一笔赔到了家的买卖。 “快找出口呀,快找出口呀!”王百万急得直跳脚,不停地叫嚷着。 巴三多回身踹了王百万一脚,说道:“你他娘的把嘴闭上,再敢聒噪,老子先割了你的脑袋。” 二魔摸着墙壁在密室里转了一圈,手掌都磨出血了,说道:“这密室里只有一道石门出口,根本就没有第二个出口。” 王百万说道:“那我们就打开石门冲出去。” 王百万朝石门方向跑去,巴三多一把揪住了王百万,说道:“你他娘的疯了?石门外面全是官兵,你打开石门,咱们立刻就得被人剁成肉酱!” 王百万咧着嘴巴,哭了起来,“我不想死在这里,我不想死在这里,我有钱,我有的是钱,我的钱还没花完呢,我还没活够呢。” 本来,那些庄丁想着自己要死,心里挺悲哀的,听王百万这么一番哭喊,他们心里释然了。王百万这么有钱的人要跟着他们这些穷光蛋一起死,他们还有什么好悲哀的? 华夏人就是喜欢随大流,不管是生是死,是穷是富,有一大群人陪着我,我就安稳。 石正峰和王胖子、李铁与铜人们厮杀了一番,打退了铜人们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回身问道:“你们找到了出口没有?” 代安说道:“还没有。” 王胖子说道:“你们快一点,我们快撑不住了。” 代安心想,我不想快一点吗,可是,这是快慢的问题吗?他奶奶的,这密室里到底有没有第二个出口呀? 这密室是朱家当初为了防强盗修建的,按理来说应该不止一个出口,可是,这第二个出口到底在哪呢? 有几个铜人从石正峰、王胖子、李铁的身边冲过去了,冲向了清夫人,代安立刻招呼庄丁们,“保护夫人!” 庄丁们都是凡夫俗子,冲上去和铜人对打,用不了几个回合,那一副血肉之躯就被铜人们给打烂了。 为了保卫清夫人,代安可以舍生忘死,他举着刀,狠狠一刀砍在了一个铜人的脑袋上。当的一声,代安觉得虎口一麻,手里的刀震得掉落在地。 代安捂着手腕去看那铜人,铜人的脑袋上被砍出了一道印记,不过这道印记很快就愈合了。铜人扭头看着代安,眼睛里射出了凶光,一脚踹向了代安的胸口。 代安飞出去重重地撞在了墙壁上,喷出一大口鲜血,摔倒在地。代安想着爬起来,和那铜人拼命,突然,身后响起了轰隆隆的声响。 代安扭头一看,刚才自己撞在了墙壁上,无意中触动了机关,机关开启,墙壁上打开了一个洞口,第二个出口出现了! “快跑!”巴三多叫了一声,和二魔、三魔拼命地往洞口里钻,王百万他们也不甘落后,推搡,争抢,挤进洞口里。 代安流着血,跑到了清夫人的身边,叫道:“夫人,快走!” 代安想保护清夫人逃进洞口里,但是,他们身前挤满了人,这些人谁也不肯让路,全都堵在了洞口。代安恼怒起来,捡起了地上的刀,一通劈砍,也不管是庄丁还是商人,全都砍倒在地,硬生生砍出一条血路,带着清夫人钻进了洞里。 铜人们想要追进洞里,代安看见墙壁上插着一支烛台,这烛台像是机关按钮,他扭动了一下,咚的一声,一道石门落下来,挡住了洞口。铜人愣头愣脑地冲上来,一头撞在了石门上,撞得眼冒金星。 铜人们怒气冲冲,想着故技重施,化为铜汁,从石门缝隙里流过去。 王百万指着地上的铜汁,叫道:“进来了,进来了,那些怪物又进来了!” 众人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些刀枪不入、随意转化的铜人。代安环顾四周,发现周围有几口大缸,大缸盖着盖子,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不明液体。
代安见大缸里漂着一个瓢,他用瓢舀了一些大缸里的液体,朝流淌在地上的铜汁泼了过去。那液体泼在铜汁上,立刻冒起了黑烟,发出一阵滋啦啦的声响。 铜汁立刻凝聚成了铜人,不过,这铜人皮焦肉烂,惨不忍睹,伸着手,朝代安抓了过来。 代安又舀了一瓢液体,迎面泼向了那铜人。滋啦啦,那铜人被泼了一个正着,半边脑袋都烧没了。 巴三多叫道:“这大缸里的液体能对付铜人,快,大家一起泼!” 每一口大缸里都有一个瓢,巴三多他们抓起了瓢,舀着液体朝地面上的铜汁泼去,滋啦啦的声响此起彼伏,看着那些铜人被烧成了黑烟,众人好生痛快。 十几个铜人被烧死了,其余的铜人害怕了,不敢再进去了,王百万抓着瓢,冲着石门外面叫道:“你们这些王八蛋,有种的倒是进来呀,进来呀,爷爷我烧死你们。” 众人守着大缸正得意,突然,有人剧烈地咳嗽起来,咳着咳着,嘴里就喷出了血,紧接着便是七窍流血。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陆陆续续有好几个人咳嗽着,七窍流血,众人吓得心惊胆战。 巴三多皱着鼻子闻了闻,叫道:“这缸里的液体有毒,已经挥发到空气中了,快走。” 众人连忙用盖子盖住这些大缸,向密道深处走去,走了一段路,前方出现了几条岔路,众人停下脚步,回身问清夫人,“咱们现在该怎么走?” 清夫人沉默了,众人不耐烦,叫道:“夫人,怎么走你倒是说句话呀。” 代安在旁边说道:“你们别问了,夫人也不知道怎么走。” “那你知道?” “我也不知道。” “这他娘的怪事了,你们朱家修建的密道,你们朱家人自己都不知道?” 代安说道:“这密道是几十年前修建的,我们不知道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些商人摆出一副无赖的嘴脸,说道:“我们不管,我们是受了你们的连累才落到这般境地的,你们一定要想办法,送我们安全地出去。” 这世上最毒最冷的东西莫过于人心,清夫人没惹上事的时候,这些商人一个个涎皮赖脸地追求清夫人,说什么愿意和清夫人同甘共苦,愿意用生命去保护清夫人,言犹在耳,说话的人却早已不认账了。 代安不想让清夫人为难,站出来,说道:“你们都不要吵了,跟我走就是了。” 代安也不认得路,但是,不能让众人把矛头对准了清夫人,他要为清夫人分忧解难,这是他必须做的事。 代安带着众人选择了一条岔路,走了一段时间,面前又出现了几条岔路。代安选择了一条岔路,继续往前走,走着走着,相同的景象又出现了,又有好几条岔路出现在众人眼前。 走一段路,出现岔路,再走一段路,再出现岔路,循环往复,众人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座迷宫之中。 “你到底认不认得路?!”巴三多停下脚步,冲着代安吼叫。 王百万他们也停下来,连连抱怨,“是啊,你想累死我们呀,我们这脚都磨出泡了。” 代安板着脸,冷冷地说道:“你们跟着我走就是了。” 王百万说道:“这话不对呀,跟着你走,走到什么时候?你说,我们还有多久能走出去?” “对,别消遣人,说个准数,还有多长时间能走出去。” 现在,众人困在这迷宫里,本该是同甘共苦,但是,王百万、巴三多他们却是一副债主逼债的嘴脸,对代安、清夫人颐指气使。 清夫人手下的庄丁不是被铜人杀死,就是被挡在了密道外面,现在,清夫人身边只有代安这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其余的人全是那些没良心的商人。 王百万恶毒地看着清夫人,说道:“你这个女人真是个扫把星,克死了自己的丈夫,现在又要克死我们。” “是啊,我们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怎么沾上了你这么个扫把星,晦气,晦气,真他娘的晦气。”...... 以前,这些商人在清夫人的面前一副贱相,恨不得跪在地上舔清夫人的脚趾。现在,他们全都变脸了,对着清夫人,从嘴里喷出各种各样恶毒的语言。 清夫人站在那没说话,但是,代安能感受到,清夫人的心里在流泪。这个坚强的女人,有眼泪只能在心里流。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