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狠毒

午夜禁忌 49 作者无良胖虎 全文字数 2161字

“这是……什么意思?”我看着周围的公墓,完全没有之前呆着的乱葬岗那样鬼气森森的样子了。 虽然半夜的公墓看起来还是有点让人害怕的,但是我刚刚才从乱葬岗那个地方回来,看见公墓反倒是觉得没有什么了。 不过我还是下意识的寻找了一番,害怕还有幻境之中的漏网之鬼。躲在什么地方等着偷袭我们。 “别找了,幻境被我破除了,里面的鬼也就随着幻境消失了。当然,里面可能也有着真的鬼,不是被幻境构建出来的鬼,但是,既然被拉近幻境里面了,那他们就和幻境融为一体了,幻境崩溃的时候,他们也会被消灭的。”刘璇淡淡的说道。 刘璇的声音让我的意识收了回来,这个时候我才突然想起来刚才刘璇对我做的事情,说实话愤怒倒是不怎么愤怒了,毕竟突然之间幻境就被破除了,我还是蛮高兴的,相比之下刘璇对我做的事情也不算是什么了。 而且,按照刘璇的说法,幻境破灭了之后,里面的所有鬼都不在了的话,那么也就表示那个给我很强大的心理阴影的黑影也应该随着幻境消失不见了,想到这里,我不由的轻松了下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隐隐约约的有一种感觉,那个黑影可能并没有消失在幻境之中,在之后的日子之中,我可能还会见到他。 很多次……很多次…… 但是,话虽然这么说,对于之前刘璇的行为,我至少还是要一个解释的,不能那么不明不白的就过去了。 “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你是对我做了什么,才破除掉那个幻境的吧。”我又不是什么傻子,刘璇对我做的事情太明显了,而且刘璇对我做完了之后,幻境立刻就破解了,所以刘璇一定是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幻境才破除的。 只是,我就想不通了,怎么我才是破除这个幻境的关键。 仿佛是看穿了我的想法似的,刘璇淡淡的说道:“关键不是在你,而是在你身上的那个三角符,那个三角符才是这个幻境的破解点,要不是因为意外让这个三角符暴露了的话,我们就是被困死在里面我也没有办法找到节点的。” 刘璇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刘璇刚才打在我身上的地方,好像就是我脖子上挂着的三角符的地方。刘璇不知道的是,她的说法,隐隐之中加强了我对白爷的怀疑。 因为这个三角符,刘璇交给我之后,碰过的人很少,而在碰过的人之中,白爷就是那个有着最大的可能性在三角符上做手脚的人。按照刘璇的说法,阵法是布置在公墓的,而我只是一个开启幻境的钥匙。现在看来的话,这个说法是错误的,钥匙其实不是我,而是我脖子上戴着的三角符。 这个三角符既是开启幻境的钥匙,同时也是我们摆脱幻境的节点。 我将脖子上的三角符给拿了出来,看着手中的三角符我开始回想起了在公墓之中的一切。我记得,当时,似乎是有鬼攻击我……不对,不是攻击我,要是攻击我是开启这个三角符反击的开关的话,那么那个小男孩的尸体握住我脚踝的时候,三角符就应该大展神威才对。
似乎,每一次三角符散发除了金光,都是因为那些鬼魂直接攻击到了三角符……而三角符是幻境的节点,怎么可能被这些幻境之中的鬼魂破坏掉,所以每一次被攻击的时候,三角符就会释放出光芒,将那些敢以下犯上的鬼直接全部都消灭掉了! 经过了刘璇的提点之后,我很快就想明白了这些事情。但是,我想不明白的事情还有一个,那就是…… “为什么要突然之间攻击我,不对,是打破节点,你既然看出来了的话,那你就和我说啊,你和我说我肯定会配合你的啊。” 说道这里的时候,我突然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难道说……你是在报复我之前骗你的事情?” “你知道什么啊。”刘璇白了我一眼,无奈的说道:“那个幻境,不只是依靠三角符作为节点发动的,你也是其中的一个,只要你意识不到这件事,那么就有着破除的可能,但是一旦你能够意识到的话,那么你手中的三角符就会变成能够完全消灭鬼怪的宝物,你可以轻易杀死幻境里面的鬼,但是却不能找到出口了,你就会被永远困死在里面。” 我一听刘璇的解释,当场就是浑身冰凉,心中只觉得这个幻境的布置者实在是太心狠手辣了。一般来说,像是这种幻境,虽然我也不是搞这些神神道道的人,但是我也知道,那肯定是找到了节点才能破除的啊。 但是现在,这个节点成为了我自己,我不管是发现的了还是发现不了都破除不了幻境。要是我一个人在幻境里面的话,那我就死定了。可是,就算是有别的人在幻境之中和我一起,只要一个不谨慎将我是节点这件事告诉了我的话,那么也是困死的结局。 这个布置幻境的人,实在是太老奸巨猾了。我忍不住咬紧了牙关,心中对于这个幻境的布置者恨得死死的,而我现在最痛恨的人,自然也是幕后主使的最佳候补白爷了。 “太狠毒了!”我不由的小声嘀咕了出来。 “这就叫狠毒了?”刘璇对我的话貌似有些不屑一顾。我不由的气打一处来,反问道:“这难道还不狠毒吗?!这都不狠毒那你说什么才叫狠毒?” “那是你没有见过那种只是一句口角之争就破坏人家风水,让一户人家世世代代穷困潦倒的。你也没见过,只是为了自己延长几年寿命,就杀死一千童男童女的,而且还是用最恶毒的手段将其折磨致死的。”刘璇语气平淡的说道,但是听在我的耳中,却只有无尽的寒意。 “你说的这都是真的?”我不可思议的问道。 “说假的骗你有什么意思。你现在还认为这就算是狠毒了吗?”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