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1 决裂(三)

我就是如此娇花 681.3 作者月下无美人 全文字数 2300字

柳弛见着柳申离开,大声道:“老三,老三你回来……”他对着外面道:“来人,快拦着三爷和二小姐……” “够了!”柳相成声音嘶哑:“让他们走!” “父亲……” “我说了,让他们走,走!!” 柳相成狠狠抓着柳弛的手,看着头也不回的柳申父女,力道大的几乎要捏碎了柳弛的手骨。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他从不看重的三儿子,原来才是他们中最狠最绝情的那一个。 他更没有想到,这个在他眼中唯唯诺诺无能至极的,一直觉得不堪大用的儿子,有朝一日会对他,对柳家这般决绝。 当柳申拿着柳家的前程,拿着柳家的将来逼他起誓,他不知道柳弛他们暗害柳敏芳的事情时,柳相成就知道了,他这个三儿子和他以前所认识的完全不同。 他明明早就知道了柳敏芳的事情他是知情的,甚至知道他为了柳弛他们安抚于他,可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却是什么都没有说过,甚至于连半点都没有表示出来,反而一如往常那般对他敬着孝着。 这般隐忍,这般冷绝,这般心性…… 这个人,当真是他认识的那个柳申吗? 还是他从头到尾就没有认清楚过这个儿子?! 柳弛急声道:“父亲,我去找三弟回来,如今我们好不容易才有这般局面,您断不能真让他离京,白白错失了机会……” “你去,你去能有什么用,你没听到他刚才的话吗?吏部调令已下,他若不出京赴任,便是抗旨不遵,谁都能拿此事来攻歼于他,更何况他一心想要离开,谁能拦得住他?!” 柳相成说着话时,就想到柳申刚才的决绝,想着他刚从说让他将他们父女驱逐出府的事情,气得抓着桌上的东西便朝着门口砸去。 那东西稀里哗啦的碎了一地,伴随着柳相成的怒骂声。 “他想走边走,谁也不准拦着他,他今日出了这府门,我就当没有他这个儿子。” “我柳家今后,也没有柳申这个人!” 已经离开书房的柳申脚下一顿,听着那雷霆般愤怒至极的骂声,微垂了下眼帘有些低嘲的笑了一声,拉着柳敏芳继续朝前走,半点不曾回头。 书房之中,柳相成摔完东西后,脚下一软便朝着身后仰倒了过去。 柳弛吓得连忙扶着他急声道:“父亲,父亲你别吓我,父亲!” 他用力扶着柳相成,将他扶到了椅子上坐下,一边替他拍着后背缓期一边急声道:“父亲你别气,三弟他就是一时糊涂,又气恼敏芳的事情,敏芳的事情是我不对,那济云寺中说不定也只是误会而已,我这就去将他找回来,我亲自跟他赔罪,定让他消气……” “站住!” “父亲…”柳弛被柳相成叫住。 柳相成脸色晦暗,胸口搅的发疼。 柳申的一番话让他既气又怒,柳相成用力按着胸口沉声道:“他早就与我们离了心,就算找回来又能如何?” 也许是在他们祸害柳敏芳的时候,也许是在他对大房、二房欺辱三房视而不见的时候,也许就在刚才他喝问柳敏芳之时,亦或许在更早,他从不曾将这个儿子放在心上,甚至从不让他知晓半点他们在做什么的时候,柳申就已经跟他离了心。
吏部的调令已下,柳申执意离京,他就算想要将他留下来,又怎能将手伸入吏部,给人留下攻歼柳家的把柄? 柳申口口声声的说着他不怨,可他那话,那神情,哪有不怨。 从刚才柳申毫不犹豫的离开这里开始,柳相成就知道,他这个儿子,再也找不回来了。 柳弛听着柳相成的话心中一颤:“可是父亲,难道就真的让他这么走了?” 柳申知道太多的事情,他原以为他这个弟弟窝囊无能,只懂得读死书,从不懂得变通,可是刚才柳申的那些话却让他知道,他什么都懂,或许比任何人都知道的要多。 他知道父亲瞒着的隐秘,知道他们和大皇子的事情,知道柳家藏着的后手,更或许知道父亲在忌惮什么。 如此之下的柳申,若是真放他离开京城,万一他对他们心怀怨怼,那到时候…… 柳相成没注意到柳弛脸上的一闪而过的冷意,他只是紧紧握着拳心,目光冷沉的看着门前的方向,想着之前柳敏芳的事情。 先前惊怒之下,他根本就来不及细想,就安排下去了所有的事情,然后想要从柳敏芳那里知道冯乔的打算。 此时等缓过神来之后,他却是隐约觉得,或许这次的事情对柳家来说当真只是巧合,那冯乔或许算计了他们柳家,但她知道柳慧如有孕的消息却不一定是从柳敏芳那里知晓。 他们费尽心思弄出济云寺那一出,或许那冯蕲州和冯乔真正的目的,除了大皇子以外,就是为了离间柳申父女和他们的关系,甚至于借此乱了他柳家? 那柳青凤之前的话…… 柳相成紧紧握着拳冷眼朝着门外看去:“青凤,你给我出来。” 那躲门外廊柱后偷听的柳青凤早已经吓白了脸。 她根本就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般地步,她回来后故意言语误导柳相成,甚至暗指柳敏芳和冯乔早有勾结,而且冯乔也早已知道柳慧如怀孕的消息,目的只是为了不想让娘和她惹上麻烦。 她只是不想让柳慧如的事情牵扯到她们,不让祖父对她们母女动怒,可是她没有想到,柳申和柳敏芳会如此决绝。 只是因为几句冤枉之言,只是祖父呵斥了几句,三叔便直接让祖父逐他们出府,甚至想要离京。 而且柳申的话…… 原来柳慧如跟大皇子的事情,根本就不是意外? 听到柳相成唤她之时,柳青凤打了个哆嗦,想要假装不在悄悄离开,可是柳相成又继续道:“你不出来,难道要我让你爹去请你?” 柳青凤脸色煞白,从廊柱后走出来后挪着步子进了房里。 柳弛惊声道:“青凤,你怎么在这里!?” “爹…” 柳青凤刚欲说话,耳边就传来柳相成的声音。 “跪下!”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