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杀人灭口

深夜书屋 629 作者纯洁滴小龙 全文字数 3952字

安律师把这块令牌捏在了手里,手指在上面轻轻摩挲着,再回头看看自己身边的这个可爱女孩,笑了笑,伸手在她脸上轻轻弹了一下。 紧接着,安律师又把这块令牌丢进了烧烤架下面。 起身,扛起女孩,走下了楼。 周泽、莺莺以及许清朗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纸钱已经烧完,这家民宿里所发生的事情也都将和他们没关系。 实际上本来就没直接的关系,他们是刚刚忙完情特意到这里来休整的,谁知道会碰到这种事儿。 大家都不是矫情的人,还不至于什么锅都往自己头顶上戴。 安律师把女孩儿送到了古城一角,拿女孩儿的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很快,古城里的警察就赶到了这里,看着他们发现女孩儿后安律师才走回去上了车。 越野车上,周泽莺莺以及许清朗都坐在后面,穿着骑手服的女人坐在副驾驶位置,她指路,安律师开车。 其实距离真的不远,甚至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近许多。 就在距离古城不到十公里的地方,那里有一条河,河水据说是从玉龙雪山上流淌下来的,是由山上的雪融化而成。 “入口位置就在这条河底部,有一个缝隙,成年人身体钻不进去。” 女人之前在车上自我介绍了,她叫秦友兰,丽江人,不过不是纳西族,是汉族。 当然了,人都死了成鬼差了,再去计较什么族也没什么意思。 见识过秦友兰那秒杀瑜伽老师和舞蹈老师的体位伸缩后, 周泽倒是没问为什么你能进去这种白痴问题, 而是看向了莺莺, “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没事了,老板。” 莺莺会意,走到河边把外套脱了下来,让秦友兰又指了一下大概的位置后就直接跳入了河里。 水面上很快就冒出了一连串的气泡,是莺莺在下面拓宽入口造成的。 周泽蹲在河边,抽着烟。 安律师和周泽靠在一起,他用手肘轻轻撞了一下周泽,周泽一个踉跄,摔坐在了地上。 “…………”安律师。 周泽又爬起来,看向安律师。 安律师点点头,眼神闪了闪。 周泽也点点头。 安律师又意味深长地点点头。 周泽深吸一口气,露出了果然不出所料的神色。 安律师长舒一口气,似乎对这种心有灵犀很满意。 少顷, 周泽拿出了手机, 过了会儿,安律师感觉自己手机震了一下,拿出来一看上面有周泽刚发来的微信: “直接打字发出来吧。” 合着之前是俩二傻子在互相表演。 “有人把一块捕头令牌让人特意带到了民宿里,秦友兰定位到这里,不是意外。” 不是意外,那就是设计好的。 看了这一串文字之后, 周泽终于确定,这件事的起因,不是自己没“关机”造成的,而是有人在背后谋划。 甚至, 包括自己等人现在来到这条河边,准备下墓,也在那个人的预期设置之中。 这种被人算计的感觉,真的很不爽,而且很明显,那位是把自己等人当枪使儿了。 周泽又回过头,看了坐在那里的秦友兰一眼,微微蹙眉。 “她应该自己也不清楚。” 安律师发了条微信过来。 周泽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停留了一会儿,没有回这句话。 安律师似乎是明白了周泽的意思,也特意扭过头看了一眼坐在那儿的秦友兰。 那女人身上可是有他强行下的禁制,不可能玩儿得那么嗨吧? 二十分钟后,莺莺浮出了水面。 “老板,清理好了,就入口处位置窄一点,往里就不窄了,我按照你的吩咐,没有深入进去。” 周泽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因为你不知道该说啥, 虽说莺莺刚下水在冰冷的河水里忙活了这么久, 但她毕竟和普通的女孩儿不同, 连那种多喝热水注意保暖的废话都不用去说。 周老板倒是想表现一下,也没机会表现。 “下去么?”安律师问道。 周泽摇摇头。 不解决后面的麻烦,周泽宁愿不下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如果为了拿到更多的那种绿色石头,可以找到唤醒铁憨憨的方法,冒一冒险,周泽也认了。 但如果被人算计得下去,替别人做嫁衣,周老板还真没这么高的觉悟。 “反正墓穴在这里又跑不掉,不急。”说完,周泽站起身,看向了坐在那边的秦友兰,“趁着现在,把陈捕头的事情给调查出来,我记得以前在通城时,有个捕头曾用捕头令牌召唤过附近的鬼差,那我也试试呗,看能不能再喊几个丽江的或者附近的鬼差过来,咱们好好把这道儿给盘盘。 你再去和秦友兰那边交流一下,把事情经过再问得具体一些。” “行。” 安律师同意了周泽的选择,小心驶得万年船。 “不下去么?”旁边的许清朗已经等了许久了,“不下去的话,我把吃的从车上搬下来,就当是野餐了。”
“我不饿。”周泽摇摇头,拿起自己的令牌,摸索了几下。 安律师则是起身走向了秦友兰, 却在这时, 原本坐在那里的秦友兰身体忽然一颤, 随即极为痛苦地匍匐在了地上,在她脸上,青筋毕露,极为恐怖。 “啊!!!!” 她痛苦地叫着, 双手在沙石地上使劲地抓挠着, 抬起头, 盯着周泽和安律师二人,眼里全是祈求之色。 “该死,她身上还有别人留下的禁制!” 安律师马上走上前,准备给她查看情况。 但步子刚迈出去两步, 安律师瞳孔猛地一缩, 周泽也预感到了不对,反应比安律师更快,手掌向前一探,一道黑雾形成的屏障当即出现,将自己以及自己身边的人都挡在了后面。 “砰!” 秦友兰的身体像是一个充足了气的气球直接炸开, 鲜血飞溅, 溅洒到了黑雾上的鲜血当即发出了“滋滋滋滋滋”的声响, 而溅洒到其他位置的鲜血更是把沙石也一起融化了许多,地上到处都冒着青烟。 随即, 周泽把黑雾收掉, 再看向秦友兰之前所在的位置时, 只能看见地面上有一处人形的烧焦痕迹。 一个鬼差,就这样死了,不仅仅是身体炸开,连灵魂也没能幸免。 场面,有些沉寂。 虽说周泽自己也杀过不少鬼差,但要么是师出有名要么就是仗着自己有特殊的鬼差证行事尺度可以大一些,可以规避一下阴司的探查和惩罚。 但鬼差毕竟是鬼差,代表的是阴司的体面,却被这样说“销毁”就“销毁”了,还是让人很是诧异。 “这就没了?”安律师走到烧焦痕迹旁边,伸脚用鞋底蹭了一脚的黑灰。 “幕后的人比我们想象的要果断。” 周泽则是环视四周, 这样看来, 这秦友兰应该是还知道一些东西, 所谓的和陈捕头约好的这些说辞和经过,可能也不是那么完全经得起推敲。 最重要的是,那个真正在幕后推动这件事的人,行事不光是果断了,而且很狠辣,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肆无忌惮。 民宿里被杀死的那些普通人, 光天化日之下直接灭口一个鬼差, 这是把阳间和阴间的体面全都不放在眼里了, 这么猖狂的么? “接下来,怎么办?”许清朗问道。 “先搭帐篷,在这里露营吧。”周泽又伸手指了指那处人形灰烬的痕迹,“把这里清理一下。” 说完,周泽又走到河边,坐了下来。 天色正黑,不过这里星星很美。 安律师走了过来,也蹲了下来。 “发通知了么?”安律师问道。 周泽摇摇头。 “也是,那个家伙做事儿这么果断,就算把当地的小鱼小虾都喊来,也查不出什么。 不过也没办法,之前咱虽说是在国境线外面,但弄出来的声势也确实是大,老板你又带着数万军魂走了两天两夜,附近的有心人,肯定能察觉到什么。 不过这么短的时间内安排了人过来准备算计咱们,也真是…………” 说到这里, 安律师愣了一下。 “想到了么?”周泽问道。 安律师面色有些难看地点点头。 周泽扯了扯嘴角, 指甲夹住面前的一块鹅卵石, 瞬间切割得粉碎, 同时用一种带着愤愤的语气道: “我们来丽江不是之前计划好的,是心血来潮才决定来这里。 我们也可能去大理或者去泸沽湖,云南旅游胜地多了去了。 既然这件事是人家算计的,那么,哪里就有这么巧的事儿?” 说着, 周泽又捡起了一块石头,对着河面丢了过去。 “啪!啪!啪!啪!” 打了四个水漂。 “估计,根本就没有什么木王古墓,那块石头,也不是秦友兰从墓室里带出来的,只是拿来勾引我们上钩的鱼饵罢了。” “呼…………” 安律师吐出一口浊气,没反驳。 “先是在书店白夫人的事儿还没调查得清楚,来个丽江休息一下,还被人莫名其妙地画饼算计,好烦呐。” “不过,至少证明了一件事儿,那就是那个算计咱们的人,他手里,有那种绿色石头,否则秦友兰也拿不到。” “但找得到他么?”周泽反问道。 “以咱们的能力,确实找不到,对方既然这么果断地直接用隐藏的禁制直接灭口,就是不想让我们查到他到底是谁。” “然后呢?” “但他犯了一个错误。”安律师指了指自己的鞋底,那里站着黑灰,“一个鬼差,说杀就杀了,民宿里那么多条人命,说杀也杀了。 老板,你现在是捕头了,可以有资格权限给阴司闻风上报了。 公家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汇报给阴司, 让阴司派一个巡检上来调查, 我就不信了,一个正牌巡检过来, 那家伙还能藏得住!”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