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有钱,真能为所欲为

作者无言不信 全文字数 2346字

长安,尚书省。 裴旻一手拍着案几,困恼的叫着:“钱啊,钱,今时今日,我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了。” 天下近乎安稳,大乱后的次序重置,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尤为复杂。 裴旻手中不缺人才,张九龄、宋璟,是天下闻名的名相。 源乾曜是官场老油条,行政能力或许逊色一些,但他为人谨慎,为相多年,门生故吏极多,最得人望。 李元纮此人与裴旻不是一心,不过他的行政能力,还是格外出色的。而且他是谦谦君子,贵为国相,家无储积,大有昔年季文子的风气,也是一把好手。 还有李适之、韩休、韦见素、崔圆、张镐、李岘等人,都是不错的人才。 在加上颜杲卿、颜真卿、王维、王之涣、王昌龄、高适这些人,庙堂上的主要基干都有了。 他心心念念也是最俗气的东西……钱。 裴旻来到这个时代,还不知道没钱的痛苦。虽然一开始,他确实有些囊中羞涩,可裴母持家有道,吃住是不愁的。 而且他还有幸结识了薛讷、袁履谦、贺知章这些人。 在幽州裴旻吃住都是袁履谦负责的,上京赶考的钱是薛讷给的,在长安住的也是贺知章的府邸,后来高中状元太平公主送了一套豪宅,帮着李隆基稳定政局获得从龙之功后,更是得到了一笔丰厚的奖赏,从此就没有为钱犯过愁。 尤其是娶了娇陈之后,娇陈自带的嫁妆就够裴旻挥霍半辈子。兼之一路的官运亨通,李唐王朝秉着高薪养廉的作风,俸禄足够使用,更别说他跟娇陈还有陇右首富的第二身份。 但随着这天下日渐恢复安定,大战过后的奖赏,战乱之后的抚恤,还有地方战后重建,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用到钱。 而且每一笔都是天文数字,动辄就是百万之巨。 偏偏长安为叛军攻破,国库里的钱帛洗劫一空。 尽管攻下洛阳,唐军收缴了叛军的国库,可安禄山为了收买人心,早就将部分钱财分散下去了。 这散出去的钱,想要追回谈何容易? 国库空虚,各个地方又需要钱。 直接导致了工部、礼部、兵部、刑部、礼部都在问裴旻要钱,就连负责唐王朝钱袋子的户部也在问裴旻要钱。 逼得裴旻,险些要喊出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流氓话语了。 到了这一步,他才体会到有钱的重要。 王维送来了一匹折子,说道:“裴帅,这是下面官员递上来的折子,都是关于钱税方面的建议。属下都给整理起来了……” “好!快快拿上来!” 裴旻精神一震。 很多人以为批阅奏章是皇帝的权力,其实不然。 真正批阅奏章的是宰相,皇帝看得是宰相批阅过后觉得合理或者值得讨论的奏章。只有个别得到皇帝允许的大臣才有权力绕开宰相,直接上疏皇帝,抵达天听。 裴旻是宰相之首,文武百官的奏章理所当然是送到裴旻这里。 裴旻打起精神,一封一封的看下去,但大多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意见。 尤其是个别激进的,看得裴旻险些火冒三丈,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 这不以言论问罪,哪怕是馊主意,也好过没主意。 “这些说什么提高税赋的,还有这些私照钱币的,以后都不要送来了。这种主意短期内或可立竿见影,可时间一长,对于天下的危害不可估量。”
“这提高商税,表面上不影响百姓。可实际上,商税一高,所有物价都会跟着上涨,吃苦的最后还是百姓。这天下刚定,百姓民心不稳,倘若受别有用心的蛊惑,甚至可能造成民变。” “至于私照钱币会造成银钱泛滥,钱币大量贬值,从而失去公信力。一但到了以物易物的地步,朝廷的经济就崩溃了。想要挽回,千难万难!” 裴旻其实对于金融是一知半解,但是很多东西历史上发生过许许多多的例证。 有着这些前车之鉴,他在很多事情上也就有了一定的先见之明。 “当下唯一可行之法,唯有颜真卿的开西域商道这一法,用东西方的特产物资的差异来刺激经济。不知道忠嗣那边情况如何了,战事不定,商道打不通,此法也解决不了燃眉之急。” 裴旻揉着有些疼的脑袋,不知如何是好。 王维道:“裴帅,属下到有一个主意。” 裴旻忙道:“你说说看!” “杀富济贫!”王维说道:“这朝廷缺钱,古有先例。记得我朝立国初期,太祖皇帝与郑凤炽把酒相谈一事。太祖皇帝高高在上,而郑凤炽一商人却有资格与之把酒相谈,不就是因为郑凤炽富甲天下?” 裴旻记忆中有过此人的名字,郑凤炽是唐初的唐朝首富,他家产不可计数,邸店园宅,遍满海内,与权贵往来,势倾朝市。大唐新立,有很多急需用钱的地方,每每财政吃紧的时候,郑凤炽都会慷慨解囊,出资相助。后来就没有回来了,郑凤炽给抄了家。 这种富可敌国的商人,就如沈万三一样,不杀留着养膘? 也许因为如此,此后唐王朝明面上就没有出现过真正的巨富。 裴旻忽然反应过来,道:“你说的是哥舒翰?” 王维颔首道:“然也!裴帅,哥舒翰最好面子,你罚他抄写军规,早中晚三次在兵士面前朗诵军法,如他这种性格,能花钱了事,再多的钱也会出的。” 裴旻迟疑了起来,西域是他的治下,自然知道哥舒家族的财富。 自古财不露白,尤其是郑凤炽的事情之后,更加没有人有胆子自诩第一首富。 至于他另一个身份是陇右第一首富,这个首富只是明面上的,细说起来就是笑话。就算他倾家荡产,也填补不了现在朝政的一成空缺。 哥舒家族却不一样,哥舒家族在西域有权优势,他们自身是哥舒部落的首领,家族几代都跟西域诸国的王室通婚,得朝廷恩准,经营盐铁生意。 他的母亲是于阗王的公主,他的奶奶是龟兹国的公主,他自己娶得也是安国公主,家族实力遍布西域。 哥舒家西域首富的身份是经过权钱巩固的,无人撼动。 和田美玉天下闻名,天下八成和田玉都是出自哥舒家,这还只是哥舒家其中的一条财政来援。 “好吧!我承认,有钱,真能为所欲为,我认输了,你让人通知他,花钱消灾!” 裴旻带兵那么久,还是第一次取消自己对部下的惩罚。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