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朕,等这一日,好久了

作者无言不信 全文字数 2303字

李亨一扫这些日子的烦闷,不住的与自己的心腹商议应对之法。 说是应对之法,其实很不恰当。 用商议裴旻的死法,这个词来形容,最是贴切。 裴旻确实威名显著,但区区两百人又能干什么? 李亨现在手中握着十万兵…… 十万兵就是他的资本,一人一口唾沫,一泡尿都能将裴旻一行人淹死。 这种优势,这种胜利,那是天上掉下来的。 李亨已经将自己视为天命之子了,若非天命所归,裴旻会送上门来找死? 李亨早就将裴旻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尤其是了解裴旻在长安干的事情后,只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用最残忍的手法处死。 故而,面对自己的心腹,李亨毫不隐藏自己的心思,说道:“裴旻此人狼子野心,他便如昔年王莽,野心勃勃,在士林、天下百姓心底有着极高的威望。但本质上他就是庆父、梁冀、董卓这类的乱臣贼子。对付此人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心慈手软,他不只要死,还要死无葬身之地。就如庆父、梁冀、董卓这类人一样,遗臭万年,受天下唾弃。” 他说这话的时候,是咬着牙齿,字句由齿缝里蹦出来的。 李亨以卖长安、洛阳百姓求得回纥出兵,此事在李亨看来是一手妙招。 非常时刻,行非常之事。 如果不像回纥求援,以唐王朝的力量,不足以应对叛军。 以一两城的财帛女人,换取唐王朝的盛世,代价固然不小,却也是值得的。 只要能够报仇,耻辱将不是耻辱。 最鲜明的例子就在眼前,渭水的白马之盟。 不管后世人如何称颂白马之盟,太宗皇帝表现出来的胆略。 但在太宗李世民自己心底眼中,白马之盟就是人生的污点,一个巨大的耻辱。不止一次,太宗皇帝当真文武百官的面说这刻在心底的耻辱,不断的提醒自己,提醒百官要报仇。 也因为如此,知耻而后勇,他们才能用短短四年时间横扫突厥,一雪前耻。 这是多么激励的例子。 李亨也多次幻想着自己忍一时之气,扫平叛乱,然后励精图治,再现太宗神威,将耻辱变为荣耀。 可裴旻的出现,让他的一切,功亏一篑了。 回纥非但没有成为自己的助臂,反而投到对面去了。同时裴旻的行径,进一步去衬托了此事的恶劣。 李亨可以想象此事是他这一辈子永远洗刷不了的污点,将会由史官永远的记录在史书之上。 但如果此番能够抓住机会,将所有脏水都往他身上泼,也许能够洗去自己身上的污点也不一定。 李辅国狰狞道:“据我所知,裴旻此贼与回纥、葛逻禄这些外族关系极好,某以为他早跟彼此早就勾结一气了。留着对我大唐,百害而无一利。某以为先将其除之,然后再去河西,擒拿裴贼家人,严刑拷问,定能查出一二。” 他阴恻恻的说着,言语中透着森然的意味。 一般而言,在这种会议上太监内侍是不允许说话的,即便是李隆基朝,李隆基对高力士宠信非常,也不允许内侍在公开场合发言,充其量不过是私下商讨。
只是李亨刻薄寡恩,生性多疑,对于文武大臣并不信任,更愿意将权力交给李辅国这样的近侍太监。 历史上唐王朝太监掌兵,宦官专权就是由此而起的。 李辅国权势巅峰的时候,甚至嚣张的对唐代宗李豫说:“大家但内里坐,外事听老奴处置”。 此刻李辅国虽未掌兵,却也初露狰狞。 李亨也不觉得有什么异样,反而以为李辅国深得其心。 能够受李亨邀约来此商议的,多是他挑选出来的心腹,此时也是言行一致。 主意已定,李亨心心念念的就是等着裴旻的自投罗网,不住的在脑中想着裴旻成为自己阶下囚的情况。 几乎每过一个时辰,李亨都会问一句:“裴贼到哪了!” “裴贼到哪了!” “裴贼到哪了!” 若非要立个贞节牌坊,让世人知道裴旻死有余辜,而非自己的欲加之罪,他早已忍不住动兵,先一步将之擒下了。 随着裴旻的距离越来越近,李亨激动的睡不着觉。 整整一夜,李亨就在屋子里时而左右渡步,越发期待明天的到来。 这一夜,宋璟、韦见素、李林甫同样睡不着觉。 他们三人聚在一起,心事重重。 韦见素忍不住道:“郡王为何如此不智,此时此刻来灵武不是自投罗网嘛?” 宋璟在裴旻手下干过多日,深知他的忍耐,说道:“也许,裴相自有打算……”他的语气都很不确定,来到灵武已经多日,灵武的情况,让他格外忧心。 李亨是极有手段的,恩威并施,软硬具备,别的不说,至少朔方灵武一带,为他牢牢掌控,不留半点缝隙。 自己这些日子不断的接见门生故吏,得到的效果却是微乎其微。 两人都望向了李林甫。 李林甫爽朗笑道:“二公拭目以待即可,裴帅不是无谋之人。” 他嘴里这样说,心底却是没底,不过自己的布局,虽不足以扭转乾坤,却也能够护住裴旻安全,却也没有多少担心。 忽然,鸡鸣响起! 三人心中一禀,知道天亮了,角逐的日子来了。 灵武皇宫! “天亮了啊!” 李亨顶着熊猫眼,但精神却异样旺盛,看着天边的日出,说道:“快了,裴贼应该动身了吧,是两个时辰,还是一个时辰到?朕,等这一日,好久了……” 便在这时,简陋的宫殿忽然莫名动荡。 “烽火,烽火!” 宫里的宫女内侍惊呼了起来。 乐极生悲,李亨寻声望去,却见北方烽烟冲天。 朔方是唐朝边陲,烽火示警机制成熟,这是大军袭来的标识。 而且烽火离自己这边不远。 “什么情况?” “哪里来得大军?” “朔方军干什么的?怎么就让大军杀到近处了?” 不详的预感在李亨的心里生出:“去,去查查情况!”他咆哮着,冲李辅国大叫。 李辅国哪敢前去,踹了刘奉廷一脚。 刘奉廷不敢露出怨愤的表情,匆匆去了。 不一会儿,刘奉廷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惊呼道:“不好了,不好了,陛下,城外密密麻麻的跪着好几万兵马……”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