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噩梦的开始

酋长别打脸 335 作者相思洗红豆 全文字数 3575字

夏至是一个稳重的人,要不然也不会爬到现在的高位,哪怕是行军中,他都在研究地图,思考接下来的大战,可能遭遇的各种状况。 “你未免也太谨慎了吧?” 夏芍‘药’单看夏至的准备工作,都觉得累。 “是呀,我安‘插’的内应送来了情报,夏雅菲她们一共去了三千人,说不定咱们最后的对手不是那个半瞎,而是夏雅菲!” 夏东篱看了眼天‘色’,又看了看前方的路途。 植被茂密,蛇虫鼠蚁‘乱’窜,糟糕的自然环境,让大军的行进速度压根就快不起来,有一个倒霉蛋甚至没注意,被毒蛇咬了。 蛇毒太厉害了,没等着随军的治疗巫师赶过去,那个倒霉蛋就浑身‘抽’搐着缩成一团,皮肤青紫,死的不能再死了。 “就算夏野打赢了,估计部落也快破的不成样子了!” 夏君豪吐了口口水,一脸‘阴’狠:“我倒是希望他别死在夏雅菲手中!” 因为上次宴会上有过冲突,夏君豪早就想亲手捏死夏野了。 “夏野军是以逸待劳!” 夏至的眉头皱起,在荒域中生存艰难,但是同时,又给了极佳的屏障,就算是正规军想要讨伐夏野,一路行来,也要饱受折磨。 初秋的天气,逐渐凉爽,‘阴’雨也多了起来。 不是夏日来去匆匆的雷阵暴雨,而是连绵的牛‘毛’秋雨,打在身上,湿了衣服,黏黏的很难受。 由于缺少干柴,生火做饭都成了一件麻烦事。 三天后,夏芍‘药’一行就没了说话的力气,满心都是厌烦。 吧唧! 夏君豪一个没注意,踩进了一滩泥泞的泥水中。 “妈个叽,那个夏野,要留活口,直接杀死,太便宜他了!” 夏君豪咒骂着。 兵团的士气,开始下降了。 “夏野这次完了!” 队伍中,夏满幸灾乐祸。 “是呀!” 夏瓜叹了一口气,脑海中闪过了夏野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自从部落被灭后,逃亡到夏芍‘药’的部落,她最近梦到夏野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你们先走,我去拉个屎!” 夏米甩了一把鼻涕,告诉了夏满一声,就离开团队,走向了二十多米的地方,然后找了一处灌木丛,脱下‘裤’子,蹲了下去。 “我也去!” 夏满喊了一声,最近天凉,可能是吃坏东西了,肚子有点疼。 “你蹲远点,臭!” 夏米左右看了看,准备找几片大点干净的叶子擦屁.股,可是一低头,就看到左脚边,有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 “先祖在上!” 夏米一惊,菊‘花’用力一夹,整个人就像按了弹簧一样,要跳起来,同时准备大喊,可是下一瞬,一个野人就从厚厚的烂叶和泥土埋藏的地面下扑了出来。 啪! 野人捂住夏米的嘴巴,右手拔出了挂在腰带上的匕首,狠狠地捅进了夏米的身体。 噗嗤!噗嗤! 夏米挣扎着,可是野人的力气很大,无法动弹不说,转瞬就被捅了十几刀,这让他就像一个漏水的水袋,湿热的鲜血从身体中冒了出来。 “呜……” 夏米看着夏满那边,希望他救自己。 “你干什么呢?怎么拉个屎都这么大动静?” 夏满解决完了战斗,随手抓了几片叶子,在屁.股上‘摸’了一把,就提起‘裤’子往回走,只是他的步伐,快了很多。 “怎么办?” 野人用匕首割下了夏米的人头,拴在腰带上,这可是军功,不能丢。 “撤,被发现了!” 斥候队长盯着夏满,立刻下达了命令。 他们这一队斥候,是出来侦查环境,以及确认敌人方位的,在发现敌人踪迹后,他们没有立刻离开,而是靠着长年累月在荒域中生存练就的伪装法,躲了起来,想就近观察这支联军。 要不是遇到夏米,根本不会被发现。 “果然有人。” 夏满满头冷汗,听着脚步迅速远去的声音,他马上转身,跑了回来,同时吼了起来:“有敌人斥候,快截杀他们!” 兵团被惊动了,附近的人马立刻上冲了过来。 夏满赶了过来,就看到夏米早变成了一具无头尸体,脖颈因为被匕首切割,留下了好大的一个伤口,而四周,则是一片‘潮’湿的殷红。 “先祖保佑!” 夏满非常庆幸,要是自己刚才救援夏米,自己说不定也凉了。 联军中,有不少部落人,早就被这种枯燥的行军憋烦了,现在看到有‘打猎’的机会,立刻嗷嗷叫着冲了出去。 “是一群野人!” “跑的还‘挺’快,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追呀!” 部落人大呼小叫,给敌人压力。 寂静的森林,瞬间沸腾了起来,还有鸟雀受惊,扑棱着翅膀飞上了天空。 “敌人太多,迟早会被追上!”
斥候队长已经看到左右两侧,也出现了敌人的踪影:“阿巴,你脚程快,先走,其余人留下来断后!” “我不,队长你走!” 阿巴拒绝。 “闭嘴,你要是耽误了主人的大事,我们就是做鬼,也会吃掉你的心脏!” 队长呵斥。 阿巴眼睛红红的,说了句保重,闷头就往前冲。 这个时候留下,凶多吉少,可是野人们无一惧怕。 “很好,你们没有辱没朝歌这个名字!” 斥候队长扫视了一圈,跟着握拳,用力一敲心脏:“为了主人的荣耀,死战!” “死战!” 斥候们大吼。 “散开,尽最大的力量吸引敌人的注意力,给阿巴争取逃跑的时间!” 斥候队长说完,率先变向:“朝歌万胜!” “朝歌万胜!” 斥候们各自怒吼着,开始行动。 咻!咻! 箭矢横飞。 “小心,这些野人有弩弓,而且非常‘精’良!” “尼玛嗨,这弩弓的‘射’程好远!” “竟然穿皮甲?” 此起彼伏的惊叫声在响起,甫一‘交’战,部落人就感觉到了这些野人的难缠,他们利用地形,展开了偷袭。 啊! 不时会有一个倒霉蛋被偷袭的手,发出惨叫,不过斥候的人数,终究是太少了,很快被围住了去路。 “哈哈,我看你这次往哪跑!” 夏满拎着弯刀,准备抢人头。 斥候队长跑掉了弩弓和箭袋,握着长剑,迎击夏满,他虽然一言不发,但是流‘露’出的气势和战意,却胜过夏满。 叮!叮!叮! 斥候队长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打法,他知道自己跑不掉了,所以就想着临死前,再带走一个垫背的。 “先祖在上,野人都这么狠的吗?” “应该是朝歌的野人都这么狠吧?” “够悍勇!” 部落人们围在四周,评价着,原本准备和夏满抢人头,可是看到野人这么疯狂,都站不住动了。 “帮忙呀!” 夏满催促,他开始以防御为主,没办法,要是一不小心栽在野人手中,那也太丢人了。 “连野人都打不过,真‘鸡’儿丢人!” 有人讥讽。 很快,马蹄声变大,夏芍‘药’带着一群亲卫赶到了。 “夏满,你搞什么呢?” 夏芍‘药’皱眉。 “这个野人是疯子!” 夏满无奈。 “滚开!” 夏芍‘药’比划了一个手势:“弓箭上箭,‘射’死他!” 斥候队长发现了这个细节,想缠住夏满,可他毕竟实力不行,被一脚踹开了。 “‘射’!” 咻!咻!咻! 羽箭飞‘射’,‘插’在了野人斥候的身上,可是他愣是单手持刀,没有倒下。 “去把他的首级砍下来!” 夏芍‘药’吩咐了一声,却发现那些部落人都没有上前,不由的大讶:“你们在搞什么?连野人都怕?” “大小姐,这个野人有诈!” 夏满辩解了一句。 “我管他有诈没诈,难道头断了,还能活?” 夏芍‘药’很生气:“夏满,你去,把他的头砍下来!” “还是‘射’死他吧!” 夏满挤出了一个笑容,是真怕‘阴’沟里翻船。 很快,有其他部落人提着其他斥候的人头,前来邀功。 “你们脑子有病呀?不过是野人的头颅,也拿来给我看?” 夏芍‘药’气的想打人。 “大小姐,这些可不是普通野人,是‘精’锐!” 有人辩解:“您看他们的装备,皮甲,弩弓,青铜打造的弯刀和匕首,我的乖乖,我的武器都没这么好!” 夏芍‘药’扫了一眼,面‘色’凝重了,朝歌已经土豪到给野人都配备这种青铜武器的地步了吗?要知道很多部落人,还用着石器呢。 “这些是野人斥候,武器好一点,很正常!” 夏东篱来了,听到这番话,解释了一句。 “你能听懂我的话吧?” 夏至冷着脸,看着斥候队长:“现在投降,我可以绕你一命,并且给你足足够吃一年的粮食,否则的话……” 啪! 夏至打了一个响指,立刻有十几把弓箭对准了斥候队长。 “投降?做你的大梦去吧!” 斥候队长吐了一口口水,握紧弯刀,跟着就冲向了夏至。 咻!咻!咻! 羽箭‘射’来,把斥候队长扎得就像刺猬一样。 “我……大朝歌……万胜!” 斥候队长呕着血,喊完,摔倒在地。 好几个人冲了上去,想要那把青铜弯刀,可是这个野人握着刀柄的手指,太紧了,没办法,只能挥刀剁开。 “夏野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让这些野人这么忠诚?” 夏东篱惊愕。 “不知道!” 夏至的表情凝重了,野人最后喊话时,那一脸的狂热神情,让他都有些担忧,这次的对手,怕是非常棘手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