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0章 条件

青叶灵异事务所 1600 作者库奇奇 全文字数 2724字

申小容的提议让我心动了。 他转世投胎那么多次,一直保留记忆,又在地府等待了那么多年,有些关系。这样的人,绝对是最好的“坐标”。 不过,申小容应该比莫问晚了许多年才出现。他并非第一个鬼。 申小容看出了我的一点想法,又劝说道:“你是想要找什么人,或者是找什么鬼吧?我认识不少灵魂,应该能帮到你。提出你的条件就行了。我会帮你找到你想要找的灵魂。你如果不放心,可以请之前见过的那位小姐来施法。一些契约性质的法术,各个国家应该都有。我都可以接受。” 申小容的态度不可谓是不诚恳。简直是在请求我,无论如何都想要帮助我了。 我知道他另有所图,也知道放这些鬼出去,会带来隐患。 可是,申小容能提供给我的帮助的确很重要。 只要让整个世界重来,将灵异的因素从这个世界上抹掉,申小容再多算计,再强的实力,包括他那些保留下来的记忆和经验,都将没有意义。准确来说,是都将不存在。自始至终的不存在。 我实在不用担心申小容会有什么花招。 唯一的问题是,申小容能否寻找到那么久远的灵魂。 我考虑了一会儿,问道:“你能找到什么时间段的灵魂?” 申小容沉吟了片刻,“基本上,每个时间段的灵魂,我都能为你找到。”他开了个玩笑,“创世纪那个时间段的可没有。只要人类文明建立,国家出现……我认识一个灵魂,就来自于公元前三千年的古王朝。那个朝代历史上都没有记录。” 我皱起眉头。 “放心,他说的是真的。活人中没有记录,死人中却有人记得。地府的人都记得。”申小容向我保证,“他是那个叫摩袔王朝的王,下令修建地底王城,结果碰上了地震,导致整个王朝都在一夕之间覆灭了,一点儿自救的机会都没有。” 申小容这会儿对别人的事情倒是唏嘘感慨上了。 “他很内疚,一直自责,从来没离开过地府,没有再投胎。所以,你想要见到他,应该很容易。他应该跟着地府的其他鬼一起,到了人间。我会帮你寻找的……” 他的话语终止,打量我的脸色。 我觉得事情不太对。 莫问如果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诞生的鬼,那么从我所看到的莫问经历,还有玄青真人说的一些门派祖师的事情来看,他们所处的朝代并没有那么原始,不可能是公元前三千年发生的事情。 也就是说,申小容认识的这个灵魂,比莫问的年龄更大。他也没有变成鬼,只是一直呆在地府,没有去投胎而已。 找到这样的灵魂,可能无法改变整个世界。 我需要的时间点,是出现鬼,是世界恶化的那个时间点。 申小容问道:“你想找的是谁?固定的某个人吗?” 他有所误会。 我对申小容没有完全信任,也不可能和盘托出叶青的计划。 像申小容这样的人,能做得出和鬼差达成交易,带着记忆转世投胎这种事情,恐怕是支持灵异存在的人。要是真的没有了灵异的因素,没有了鬼,地府和轮回依然存在,但一切重来,申小容可未必还会过得这么好。 我没有在第一时间回答,却也不敢拖太久。正准备编个瞎话,我就听到了隐隐的哭泣声。 那种属于鬼的哭泣声,很清晰。 在黑夜中,幽幽地飘来,带着怨恨和不甘,让人毛骨悚然。 我诧异地看向申小容。 难道申小容连万寿墓地的这么些普通鬼都管理不好吗?
我马上发现,那恐怕不是万寿墓地的鬼发出的声音。 我感觉到了阴气。 申小容的脸色也很不对,一下子好像被踩中了痛脚,露出了狠色。 他站了起来,那把电脑椅直接滑了出去。 “呜呜……呜呜呜……呜……” 哭声不止。 声音中有女人,有小孩,也有男人。年龄段也各有不同。 声音汇集起来,越来越响亮。 那种哭嚎,和出殡队伍的哭丧差不多了。 我听出了其中的一个婴儿哭声,更加诧异地看向了申小容。 “哇啊——哇——” 女婴的哭声凄厉、响亮,在安静的工厂厂区内徘徊。 万寿墓地的鬼好像被吓到,有尖叫声从厂房内传出来。 黑暗中亮起了灯,灯光闪烁,好似接触不良的劣质灯泡,又像是有人故意为之,将电灯开开关关。 我看到了窗户中的一些影子。 鬼的影子。 但那些鬼却是在逃命,哭丧着脸,从窗户前一闪而过。 一片混乱,鬼在乱窜,阴气也在乱窜,那哭声还没有停止。热闹中,又有着丝丝阴森诡异。 我沉默地看向了申小容。 “失陪一下。”申小容严肃地说道。 他身影一闪,我也不得不跟着闪。只不过,一个主动,一个被动。 申小容惊讶看向我,但只是略微点头,“你要跟着看看也可以。处理完这事情,你应该会对我的能力更有信心。” 申小容的心思显然不在我身上,完全没想到我不得不跟在他身边。 他现在在厂房内。一楼的厂房内有流水线。 咔的一声,流水线运转起来。但没有材料、没有商品,只是机器在空转。 一只鬼从角落冲出来,穿过了流水线。 我看不懂这流水线是做什么的,就见到一根金属管子从机器中伸出来,发出“呲”的声音。应该是有气流从金属管的前端喷出来,或许这原本是用来喷漆的、或者其他东西的。 那只鬼正巧从这里跑过,见到申小容,好似看到了救星,露出了欣喜之色。他张开的嘴巴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呲”的一声,有什么东西喷在了他的身上。 金属流水线没有阻碍他的脚步,可这什么都没有的空气给他造成了极大伤害。 我看到他一下子摔倒在地,捂住了被喷到的眼睛,满地打滚。 “啊啊!啊啊啊啊——” 他抬起手,不敢碰触自己的脸。那张脸已经面目全非,发红起泡,像是被高温灼烧过。 他的眼睛都肿得看不见了,整张脸烂得不成样子,皮肤和肌肉好像融化了一般,往下滑落。 “嘻嘻嘻嘻……” 有笑声从流水线之后传出来,是男孩子的笑声。 “申有康。”申小容威严地喊了一声。 我看到一个穿着古装、披散着头发的小男孩坐在了机器之上。 他的头发遮住了脸,随着他缓缓抬头,一张脸就露了出来。 和地上那只鬼一样,那是一张面目全非的脸。 “堂弟,我好惨呢……我好惨呢……为什么弟弟往我脸上泼了滚油,我却要被爹给吊死呢?为什么呢?就因为他像你一样是个病秧子吗?就因为他有可能是你吗?”男孩的声音逐渐凄厉,变成了粗嘎难听的咆哮。 轰隆! 流水线发出了巨响。 厂区内的灯关闭了,那只鬼的叫声也停止了。 我感觉到阴风从身后吹来。 一回头,砰的一下,我听到身边有什么重物落地。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