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倾国公主

飘渺倾城 482 作者采玥 全文字数 5485字

第482章:倾国公主 只听得拓跋斩钉截铁道: “皇爷爷,倾城不但救过老祖宗的命,救过皇爷爷的命,还几次三番救过儿的命。 于情,她是儿至死不渝的爱人。她生,儿便生。 于义,她是大魏的恩人。有恩不报,枉为人! 于情于义,孙儿都会与倾城同生共死,不离不弃。 皇爷爷若要下旨诛杀倾城,孙儿自当横剑自刎,黄泉路上,与倾城永远相伴!” “儿,你是世嫡皇长孙,竟敢拿自己的性命,要挟你皇爷爷?!” 拓跋焘恼怒斥,又向禁卫喝道: “将高阳王绑起来!” 禁卫一拥而上,夺下拓跋的剑,紧紧绑住拓跋。 拓跋余和拓跋灵也跪下去。 拓跋余磕头哭道:“父皇,只要您放过倾城,余儿可以舍弃一切!带着倾城远离大魏!” “父皇,您饶了倾城吧,灵儿以后一定听您的话!求你了父皇!”拓跋灵哭得伤心欲绝。 飞鸿飞雁以及宫人们也一起跪下磕头,个个大哭着哀求。 高允,陆丽等汉族大臣,也跪下求情: “陛下,当年冯熙年幼,顾倾城尚在襁褓,他们是无辜的啊!” 拓跋丕则跑过来,一把拉起顾倾城,急道: “丑八怪,咱不在大魏待了,我带你走!快走!……” 顾倾城哪里肯跟拓跋丕走,扭头看着被捆绑的拓跋。 想到自己马上就人头落地,再也见不到他了,真后悔曾经残忍的在他背上插下那珠钗。 顾倾城挣开拓跋丕的手,扑向拓跋,推开他身边几个禁卫,紧紧抱着他,两人抱头痛哭。 “拓跋,对不起……” 只急得一旁的拓跋丕拓跋灵直跺脚。 “娘子别怕,生,我们一起生。死,我们一起死!”拓跋在她耳畔轻轻道。 “不,拓跋,你要好好活下去。”顾倾城哭道。 太华殿一片哀求痛哭声,声声悲切。 “当年圣旨已下,冯氏兄妹确是漏网之鱼,朕也不能转圜。” 拓跋焘泪流满面,看着顾倾城。 “父皇,您不能下旨!……”拓跋余知道皇帝要下最后旨意,赶紧哭着喝止。 拓跋灵也哭道:“父皇,不要啊!……” 拓跋丕也跪下来哭嚎: “皇爷爷,您不要下旨,丕儿以后好好听话,为大魏开疆拓土,不管皇爷爷说什么,丕儿拼了命都去完成。只求皇爷爷放过倾城姐姐!” 拓跋丕哭得凄酸,第一次叫顾倾城做倾城姐姐。 拓跋焘看着殿中哭成一片,为顾倾城求情的声音。 他何尝不是心如刀绞! 但是,皇权,绝不容挑衅。 他泪流满面,嘴唇颤抖的继续道: “逆臣儿女,冯熙冯倾国听旨……” 就在常山王那些鲜卑贵族们暗自窃喜之际。 “且慢!” 殿外传来一声大喝。 众人去看时,只见容嬷嬷双手恭恭敬敬奉着一卷懿旨,一直来到太华殿皇帝座前。 嘴里高呼:“陛下,请接老祖宗遗旨!” “老祖宗遗旨?”拓跋焘愕然的问。 容嬷嬷点点头: “本来老祖宗交代,这遗旨要待她孝制过后,再命奴婢公诸于世。 但此刻安平郡主危在旦夕,也只能提前宣读了。” 拓跋焘一听,赶紧离开御座,走出殿前恭恭敬敬的跪下。 所有文武百官也一起恭恭敬敬的跟在皇帝后面跪下。 “懿德太祖太皇太后懿旨: 哀家本乃太祖姨母,入宫前已育女高柔。 太祖痴爱,强留宫中,弱女高柔流落民间。 太祖弥留之际,顿悟后悔,深感愧对高柔,命哀家寻回高柔,好好补偿。 高柔流落民间,嫁与王孝廉,顾倾城乃高柔外孙女,哀家嫡亲骨血。 更兼聪明睿智,屡建功勋,倾城辅国,大魏必昌。 哀家懿旨,封顾倾城为倾国公主,凡大魏子民,尊倾国公主,如尊哀家。 钦此。” 皇帝怔愣了一瞬。 而后大喜。 继而恭恭敬敬的接旨:“谨遵老祖宗懿旨!” 所有人都震惊极了! 没想到顾倾城,竟是老祖宗嫡亲后人。 拓跋挣脱束缚,紧紧抱着倾城。 他的倾城,终于虎口逃生! 拓跋灵走过来,抱着顾倾城,欢喜得又哭又笑: “没想到倾城竟是老祖宗亲玄孙,这下好了,倾城不用死了!” 拓跋余也喜极而泣。 “怪不得老祖宗遗言,要倾城以玄孙身份服丧。”拓跋焘微微叹道。 随即对殿上众人道:“老祖宗懿旨,见倾国公主如尊老祖宗,尔等还不参见倾国公主?” 大殿上群臣回过神来,只得向倾国公主见礼:“见过倾国公主……” 飞鸿飞雁及一众宫人都开心的笑起来,容嬷嬷带着宫人,恭恭敬敬的对顾倾城跪拜: “参见倾国公主……” 拓跋焘对那些鲜卑贵族和朝臣们大声道: “好了!如今老祖宗遗旨,不得伤害顾倾城。老祖宗懿旨,就连朕也得遵旨,你们都没什么好说了吧?” 常山王贺兰九真与独孤忠诚相视一眼,眼睛骨碌碌一转,冷笑一下,道: “陛下,老祖宗懿旨,不得伤害顾倾城,这个,微臣等自当遵从。 若顾倾城是货真价实的顾倾城,微臣等无话可说。 可顾倾城却承认自己是北燕公主,那她并非真正的顾倾城,更非老祖宗嫡亲骨血。 如此,自当……以北燕公主身份伏法!” “对,常山王言之有理,若顾倾城仅仅是顾倾城,我们无话可说,只能遵老祖宗懿旨。 但若她认祖归宗,还承认自己是谋逆罪臣之女,老祖宗的懿旨,也保不住她了吧?” “……你们,竟然还胡搅蛮缠!”拓跋焘为之气结。 但想想他们的话,也不无道理。 老祖宗的懿旨,只封顾倾城为倾国公主,保顾倾城一生尊荣平安。 但顾倾城并非真正顾倾城,而是北燕公主,就难堵这些贵族老臣悠悠众口了。 “倾城,你也听到大臣们的反驳,老祖宗确实封顾倾城为倾国公主,保顾倾城一生尊荣,不受任何伤害。 却……没保北燕公主,如此,你还要认祖归宗,承认自己是北燕冯氏血脉么?” 拓跋焘不得不这样问顾倾城。 顾倾城毫不犹豫的点头。 “是的,我还是要认祖归宗,我既是顾倾城,也是冯倾国。” 拓跋焘气得胸口痛,跌倒在御座上: 这个倔脾气!一向那么聪明,就不能以后再认祖归宗么? “陛下,既然顾倾城一意孤行,定要承认自己就是逆臣冯郎之女。 那陛下处决逆臣之女,便不算是忤逆老祖宗懿旨了!” 常山王贺兰九真又不依不饶的咄咄逼人。 独孤忠诚也紧跟着附议: “对,陛下,高柔后人顾倾城,确实是老祖宗嫡亲骨血,但此女并非真正的顾倾城,而是逆臣冯朗之女。 那就不是高柔后人,非老祖宗嫡亲骨血,自当与冯熙一起伏诛!”
其他鲜卑老臣也跟着附议。 顾倾城看看众人,微微一笑: “我外祖母高氏诞下一男两女,舅舅十几年前身故,我母妃与顾倾城之母乃孪生姐妹。 她们姐妹幼年便商议,姐姐若生女儿,便唤做倾国,妹妹如生女儿,便为倾城。 我不管是顾倾城,或者是冯倾国,我和哥哥冯熙,皆是老祖宗嫡亲骨血!” 众大臣面面相觑,原来顾倾城和冯倾国之母,皆是高柔的孪生女儿。 不管顾倾城或是冯倾国,皆是老祖宗后人,那么她哥哥冯熙自然也是老祖宗后人。 同样能赦免其死罪了。 那些咄咄逼人的老臣终于哑口无言。 “好,无论倾国倾城,都是老祖宗嫡亲骨血。”拓跋焘喜道,“老祖宗懿旨,凡大魏子民,见倾城如尊老祖宗,列位臣工,以后可别忘了老祖宗懿旨啊!” 如此,所有人便不敢再多言。 就连常山王,也只能暗暗咬牙切齿。 终于散朝,皇帝命顾倾城再重新居住毓秀宫。 至于她要为她父母讨一个公道,届时,他自会在御书房给她个公道。 拓跋送顾倾城回到毓秀宫,已经是夜里了。 拓跋紧紧抱着顾倾城,宛如失而复得。 “娘子,今日又是惊涛骇浪,我们几乎又阴阳相隔!” “你真傻,还横剑自刎。” 顾倾城轻抚他脖子上那微微留下来的剑痕,又心疼道: “陛下若一怒之下,真的连你都杀了,那怎么办?” “娘子若死了,为夫还能活下去么?”拓跋顶着她的额头,“我即便负尽天下人,岂能负了我的倾城。” “是我倔强,令夫君担心了。” “都是因为常山王对你怀恨在心,与那些鲜卑贵族沆瀣一气,一心想置你于死地。”拓跋愤愤不平。 “那些鲜卑贵族,百年老树,盘根错节,岂是你我一朝一夕,就能撼动。” “你放心,哪怕是千年老树,总有一日,我也要将他们连根拔起!” 顾倾城随即又感叹: “陛下即便杀一儆百,却也阻止不了他们苦苦相逼,若没有老祖宗遗旨,我和哥哥怕是没命了。” “是啊,老祖宗对你真好,就连临走,都要为你留好后路。” “是啊,我的老祖宗……蟠桃姥姥……” 此刻顾倾城想起老祖宗又落泪。 两人相拥,拓跋的吻,印上那两瓣粉嫩的桃花瓣…… 翌日,皇帝传顾倾城与拓跋来御书房。 把当年辽西王谋逆的所有的证据,呈在他们面前。 原来当年反贼盖吴,真的带了厚礼,约见辽西王冯朗,力劝辽西王一起反北魏。 表面证据看来,辽西王好像与盖吴真的有密谋。 当然,拓跋焘不知他们的密谋内容,便先下手为强,将辽西王斩杀。 将他们的密谋,杜绝于萌芽。 顾倾城看着那些所谓的证据嗤笑。 告诉皇帝,她自师傅和奶娘口中,也知道此事。 盖吴确实约见她父王,劝她父王与他一起反魏。 只是她父王当初就因为怜惜万千老百姓性命,不忍见血流成河,才开城降魏。 如今为了老百姓,更不可能动兵戈战祸。 他之所以去见盖吴,只是想力劝他不要再作乱,以致生灵涂炭。 没想到,一片丹心,反而被皇帝诛灭五族! 拓跋焘听罢,不由得跌坐在龙椅上。 如此说来,辽西王不但没有反意,还有功于朝廷。 于是重新下旨,给辽西王平反。 并让其子冯熙承袭辽西王爵位。 并将原来李峻的顿丘王府,改为辽西王府,赐予冯熙。 冯左昭仪已仙逝,顾倾城再住在毓秀宫便觉得触景生情。 自然离开皇宫,回到辽西王府,与哥哥同住。 拓跋终究未与倾城公开已私底下成亲之事,带着拓跋灵和拓跋丕来辽西王府,看望倾城。 辽西王府,阖府欢庆。 冯门昭雪,兄妹再聚,光明正大,焚香祭拜,祷告亡灵。 冯熙泪流满面:“没想到老天开眼,让我冯门得以昭雪,让我们兄妹相聚!” 长孙无垢看着冯熙兄妹,更是万般感慨,泪花涌出,暗暗抹泪。 铁铖见倾城姐姐历经如此多的苦难,如今一切雨过天晴,也是高兴得合不拢嘴。 拓跋灵与拓跋丕铁铖他们去参观辽西王府,看看如今的辽西王府,与昔日的顿丘王府,可有什么区别。 花木兰也来了,他们难得的欢聚一堂。 花木兰抚摸着顾倾城的脸,万般心疼,眼泪零落。 这张脸,虽然又长回来了,而且比之前长得更好。 但倾城可是经历了多少苦痛啊。 “你放心,木兰姐,我没事。” 顾倾城拿她的手,抚着自己的脸颊。 花木兰毕竟是将军装扮,拓跋隔远看了,心里也别扭。 “你呀,总是让人如此的心疼。”花木兰擦擦眼泪。 又摸摸顾倾城滑如凝脂的脸蛋。 拓跋终于忍不住,走进她们,轻咳一声: “那个,花将军,你可不能与倾城太亲近了,小心被人看出你身份的破绽。” 拓跋还不由自主的拉开花木兰与倾城的距离。 “别理他,他就是千年老醋酿造,不管男女亲近我,都会吃醋。”顾倾城看着拓跋轻笑。 花木兰脸上陡然升起一抹红霞。 “倾城,你说谁吃醋呢?” 参观完辽西王府的拓跋灵,走过来喜滋滋的问顾倾城。 顾倾城浅笑:“除了你侄儿,还有谁。” 拓跋灵“哦”了句,随即对拓跋撇撇嘴: “儿,倾城对你死心塌地,你还动不动就吃醋,是太紧张倾城,还是对自己没信心了呢?” “你的侄儿怎么会对自己没信心,自然是紧张你的侄儿媳妇了!” 拓跋话毕,亲热的搂着顾倾城的肩膀。 拓跋丕见大王兄与顾倾城众目睽睽之下也如此亲近,眸眼也有些异色。 便赶紧与铁铖给众人斟酒。 长孙无垢年纪最大,举杯祈祷:“但愿自从以后,小王爷与小公主,平安顺遂……” 大家欢聚饮宴,推杯换盏,这餐饭,是拓跋与顾倾城近日来,最开心的了。 她与哥哥冯熙正式祭拜了父母,又与哥哥去皇陵祭拜老祖宗和姑姑。 顾倾城与拓跋,再带冯熙上一揽芳华。 顾倾城告诉哥哥老祖宗便是蟠桃姥姥,如今就在那蟠桃树上。 冯熙虽然惊奇,却与倾城一起再拜蟠桃姥姥。 蟠桃树上那枚心形的蟠桃,也长得越来越饱满了。 顾倾城又给那蟠桃果灌注了自己的血,那蟠桃果好像有灵性一样,把那些血照单全收,都吸了进去,更显得红彤彤了。 顾倾城把那血果往胸口上比划一下,对拓跋笑道: “再将养些时日,这蟠桃血果,就能移植到我身上,我就不会是无心的怪物了。” “谁敢说你是无心怪物,我就灭了谁!”拓跋冷冽道。 顾倾城赶紧用她温润的桃花瓣,封住拓跋的嘴……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