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张良计和过桥梯

作者晓长 全文字数 2245字

幸好梅律师接个电话出去了,不然听到这声称呼肯定傻眼。 蒋恪也是滞了一下,呆呆看了看饶国富,随即也没有说什么,接过钢笔,唰唰签了名字。 当然,签的名字是‘蒋恪’。 快速签完十几张合同后,他将钢笔放在桌上,连同合同一齐移了过去。 然后,静静的看着饶国富。 噗通,噗通,噗通…… 不得不说,蒋恪很有中华传统的良好品德,就是心虚。 表面上他装得十分淡然,没有一丝波澜和怪异,实则心脏骤然减速,特别是这会儿饶国富面无表情的拿起合同,双眼微眯,非常仔细的翻着每一页,研究上面的签名。 然后,缓缓抬起眼皮,与他对视…… 就这样僵持了大概十几秒,忽然,饶国富咧嘴一笑:“吓我一跳,刚才看你给我合同用的是右手,我还以为蒋恪没有被你夺舍来诳我呢。” 说着,他拿起钢笔也是快速的签起了名字。 噗通噗通噗通…… 提着的心脏终于释放开来,跳得好像奔跑的马蹄声一般,面上还要赞许的笑道:“你做得很对,以后也要这样,不管做什么事情一定要谨慎。” 没错,饶卫民那家伙是个左撇子,一开始蒋恪也是忽略了这一非常重要的细节,直到刚刚饶国富用左手递给他的钢笔,再回想先前饶卫民重伤自己腹部的时候用的也是左手,恍然大悟。 这也幸亏画符咒很多时候都需要用到左手,不经意的就练出左手也能正常画画写字的能力,不然用左手签名还真特么挺难的。 至于笔迹方面,这也是为什么他刚才那么紧张的原因。 不过事实证明他猜的没有错,别说饶国富这个纨绔的富二代,就算他自己也认不出老爸蒋天翼的笔迹,更何况签的名字又不是‘饶卫民’,是‘蒋恪’,只要用左手写得够快够流畅就没问题了! “好了,签好了。”点了个点儿,饶国富很有范儿的收笔,他非常高兴,这就意味着自己很快也可以像老爸一样,用秘法夺舍别人的身体得到永生! 他就是有点愁第一个先夺舍谁呢?哪个大明星?陈老师怎么样? 正好梅律师接完电话回来了,接过合同仔细看了一遍,然后又谨慎的询问饶国富一遍,得到确定,且也签了正式的授权书,同意转让给蒋恪,方才将那些文件交给他。 委托完成,梅律师回事务所办之后的事宜,而蒋恪已经拿到想要的东西了,也就没时间和他废话了。 “行,时间也不早了,那你就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将一叠文件在桌上敲了敲,蒋恪站起身。 “好,爸你路上小心。”饶国富毕恭毕敬,现在‘饶卫民’在他心目中已经不仅仅是父亲了,还是天神一般的角色! “对了,我手机忘带了,一会儿还有几个电话要打,你把手机先给我吧,然后明天我让人给你送来个苹果X。”走到门口的蒋恪忽然回头。 “啊?我手机里有很多东西的……好吧……你先用着……”要是以前,他还能挣扎一下,现在,什么东西比永生更重要?一部破手机和一堆破照片而已,不算什么。
接过手机,走出门,蒋恪终于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蒋恪承认,饶国富继承了他老子的心眼,奸诈,伪装这么好了他都各种探视,怀疑,差点露馅。 不过,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桥梯,你奸我也不笨,全都应付过去了。 至于为什么拿走他的手机,当然是怕他看到网上的新闻啊,虽然这边文件都签完了,各种房产地契文件也在手里了,但梅律师那边还要将一些文本传到相关部分才真真正正的彻底生效,也就是说这几个小时里,饶国富还有机会反悔的。 现在把他手机拿走了,一看不了新闻,二不能打电话。 “小饶先生……” 蒋恪刚出门,先前那护士小美急促的跑了过来,见到蒋恪,马上降低声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什么事情急急忙忙的?”蒋恪不太喜欢跟陌生人搭话,特别是这种不是很检点的女人,不过他看到这小美拿着手机,那就真得问问了。 “呃,你?你是这里的?”小美本来挺不好意思的,做那种事情被撞见,但这会儿她方才真正正视蒋恪,神情一变,拿起手机与蒋恪仔细做着比照,惊讶道: “你就是新闻里说的,算上今天的案子已经连破三件大案的蒋校长?” 蒋恪嘴角抽了抽,还真是不巧,到底被发现了。 “你是打算跟小饶说这件事情吗?”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蒋恪直接反问道。 “呃,我看新闻说被抓的人里有那叶新叶先生,先前他来过,和小饶先生关系很好,所以我想告诉他一声。”小美很乖巧的做出回复。 “这样啊,行,那你去吧。”蒋恪笑了笑,随即装模作样摸了摸身上,不好意思的道:“呀,我手机好像忘带了,你能把手机借给我打个电话吗,十分钟左右,一会儿我给你送回来。” “借手机?当然没问题,你拿去,如果没电再来找我,我衣柜里还有个20000毫安的充电宝。”小美赶紧将手机奉上,心中想着,这个蒋校长可比小饶先生帅多了,如果能和他成为‘朋友’那就太好了。 幻想着蒋恪用完自己手机顺便在里面留下自己的号码,小美高兴的跑到了病房与饶国富提叶新的事情。 蒋恪撇了撇嘴,见她进了病房后,确定左右没人,抬手一道符扔了过去,极为准确的贴在门锁上,随着一黄色光闪,犹如一记封条一般将门封住了。 这是一道雷绝符,贴上门以后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不管是从里面还是从外面,门和窗子都是无法打开,除了专业人士,其他人完全没有出来进去的可能。 不仅仅是人出不来,声音也是完全隔绝的,就算里面发生大爆炸,外面的人也是丝毫听不到,这就不用担心了。 “两个小时,怎么也够了吧。”蒋恪笑了笑,丢着手机下了楼,在收发室门口停下,将小美的手机交给保安人员: “这是我刚才捡的手机,过后失主找来了还给她就好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