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她不是西楚霸王

年年安康 363 作者我若为书 全文字数 2281字

许是后日,许是明日,更许是今日,或者就是此时,那些吃肉不吐骨头的胡人,就会突然杀到也不一定。 眼下这种地势,前有源江拦住去路,他们过不去; 后有胡人在追杀,大家跑不回; 身周还挤满了流民; 一旦胡人杀到,他们真是逃无可逃! 这个时候的安羽宁,内心很是能体会到,那西楚霸王自刎于乌江时的心情了…… 可是她是她,她是安羽宁,她可不是什么西楚霸王! 自然也不会明知有危险了,还在这里坐以待毙的等死,这不是她的风格! “有财叔,咱们不能再等下去了,此地不宜久留!你在这里等着我爹他们,一旦人员到齐了,你就领着大家沿着江边往上游走,一刻都不要停,我这就去找车子。” 说完话,安羽宁转身就要离开,听得一头雾水的谭有财,忙就一把拉住安羽宁的手,一脸莫名其妙。 “不是,我说四丫,你讲的话,有财叔我咋就听不明白呢?咱们这不是要过江去金明城吗?这会子你不去找船,找啥车子呀?” 实不怪谭有财不明白,你说他们一路辛苦奔波南下,好不容易抵达江边上了,看着对岸就是金明城了,虽说眼下是没船,大家也过不去,可再怎么说,他们最该着急的事情,合该找的是船而不是寻车啊? 此时内心莫名焦急的安羽宁,哪里有功夫耽搁时间,来跟谭有财细细解释清楚? 她挣脱开谭有财拉着自己的手,看着谭有财,更是看着谭有财身边,也莫名朝着她投过疑惑目光的娘亲与妮婶婶。 “有财叔,你要相信我!眼下这不是实在找不到船么?这里也不是久留之地,我这会子心里跳的发慌,就跟当初,胡人夜里偷袭咱们村子的时候是一样样的!” 听得安羽宁这么一说,谭有财下意识的松手。 他们是了解安羽宁为人的,知道这个孩子从来都是很稳健,很有能力的,也不会撒谎乱说话。 既然孩子都如此说了,谭有财以及身后的赵毛妮还有何念娘等人,哪里还不信她? 何念娘与赵毛妮,更是不等谭有财开口说话,她们连连就摆手催促。 “四丫你赶紧去,你刚说的咱都记住了。你放心,你只管去找车,等你爹他们回来,我们立马就沿着江边朝上游走!” 她们的话音落下,谭有财这才从安羽宁的话里醒过神来,忙就对着安羽宁连连点头,以示自己也赞同两个女人的说法。 这个时候的他们,哪里还顾得上询问一下,为什么是往上游走,而不是往下游走的深奥问题? 这大岳王朝虽然与现代时空不对,但是,就安羽宁所知道的一些情况来分析,虽然它不是华国历史上所出现过的任何一个朝代,可两者之间,却有着奇异的相似之处。 在安羽宁看来,这两个世界,指不定就是什么平行空间! 毕竟他们的地理位置,风俗风貌,甚至是版图分布,大岳王朝都像极了,上辈子自己生活过的国家的古代。
眼下的金明城在安羽宁看来,与那金陵城没甚分别。 那望河不就等同于黄河?这源江,难道不就是长江吗? 如果情况果真跟自己猜测的这般,那下游,他们是绝对去不了的! 所谓长江三角洲,在两个时空中,历来都是经济文化高度发达发展的区域,即便到了眼下的大岳也依然如故。 胡人既然进攻大岳,又岂能不知道,金明城以下就是嘉州,是大岳的经济重地? 那里漕运发达,还有着许许多多大岳的顶级富商——盐商! 这样的大肥肉,想来以胡人的野心,自然是第一个想要攻占掠夺的地方,所以往下游而去,不是去送菜还能是什么? 可往上游走就不一样了,此去上游,源江边上不知道还有多少崇山峻岭,还有多少城市乡村。 即便是眼下在这里过不了江,走上十里,二十里,还是过不了江的话,那他们就沿着江边走五十里,上百里! 她还就不信了,他们要是走了几百里地,难道都找不到过江安全位置与方法? 等走出了江对岸没有军队防守的地界的时候,即便是没有船,他们扎筏子过江,不也是可行的吗? 再说了,退一万步来说,即便是对岸的军队,真就大手笔的沿线防守了几百里; 即便是他们还没能走上几百里,身后的胡人就已经杀到,就凭着上游江岸的地形,等到了峡州府后,光凭那边的地形,他们也能在山里暂且避一避胡人的锋芒; 而不是如眼下这般,只能枯等在金明城的对岸江边,等待着胡人来收割他们的性命。 带着这样的想法,安羽宁这才果断的决定,往上游走! 走了一遍的路,安羽宁与顾长年当然知道,哪里是无人的地方。 小夫妻二人赶紧走到了那里,寻了个空了的破院子,放出了一辆两匹马拉的马车后,二人匆忙赶车去寻家人。 等他们回到江边,果然,家人已经不在原地了,他们又赶紧驾车,沿着江边的道路往上游而去。 驾车赶了约莫一里多地,他们终是追上了家人。 大家也顾不得计较追问安羽宁,她这马车哪里弄来的了,全部都挤上了马车后,赶车的谭有财跟他家大儿,忙就挥舞着马鞭,急速的朝着上游奔跑起来,开始把身后密密麻麻的流民们抛诸身后。 马车哒哒哒的跑啊跑,因着安羽宁说她感觉不好,都十分信任她的家人们,没有一个人说要停下来歇一歇,外头的谭有财更是把马鞭甩的虎虎生风。 哪怕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哪怕他们已经跑出了很远,哪怕马车所过之处,江边的流民已经大大减少了,这些稀稀拉拉,三五成群的流民群,根本就不能跟金明城对岸的人员数量相比了,承载着他们的马车,自始至终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大家饿了,就吃了点干粮填饱肚子; 渴了,就喝点随身带着的水; 困了,就依靠着车厢闭目养神;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