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yzc999.com>yzc999亚洲城>短篇> 马伯庸:齐天大圣的心灵史

马伯庸:齐天大圣的心灵史

董说的《西游补》,乃是西游记续书中最为奇特的一本,它根本就是一部齐天大圣的心灵史
唐僧师徒四人西天取经的题材,在文学史被反复演绎过。除去经典名著《西游记》之外,还有许多风格迥异的版本。比如在《西游记》之前,有吴景贤版的杂剧;在《西游记》之后,还有种种续书,其中不乏佳作。如《后西游记》,种种巧妙构思,不输本著。也有超级无聊的《续西游记》,根本不值一读。
在这许许多多的《西游记》故事里,有一本叫做《西游补》的书,在西游故事里独树一帜,风格极其特别。
特别到什么地步呢?先讲讲和它有关的四个关键词:红楼梦,意识流,无限流,OOC。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红楼梦是清代小说,意识流是二十世纪才出现的文学创作手法,无限流是网文类型之一。至于OOC,是同人小说的一个批评术语,全称是Out Of Character,意思是你写的同人违背了原著角色的人设,比如你写金庸同人,把郭靖写成一个小肚鸡肠的莽汉,这就是OOC。
这四个词谁都不挨着谁,更别说和西游记有什么关系。
《西游补》偏偏就有这个本事,能让这四个关键词完美统一于一文之中。这本书的好处,单纯靠书评是没法体会的,接下来我会带着大家简单地浏览一遍情节,沉浸其中,才能体会到其精妙。
开车之前,有一点请谨记。《西游补》的作者叫董说,生活于明末清初。
记住了,这是明末清初的作品。
《西游补》的故事,发生于火焰山之后,扫塔之前。第一回目叫“牡丹红鲭鱼吐气 送冤文大圣留连
甫”,一开篇,气质就和别的西游故事不一样。
话说唐僧师徒离开火焰山,走着走着,忽然看到前面一树开遍了娇艳的牡丹花。
行者道:“师父,那牡丹这等红哩!”
长老道:“不红。”
行者道:“师父既不眼昏,为何说牡丹不红?”
长老道:“我未曾说牡丹不红,只说不是牡丹红。”
行者 道:“师父,不是牡丹红,想是日色照着牡丹, 所以这等红也。”
长老见行者说着日色,便骂:“呆猴子! 你自家红了,又说牡丹,又说日色,好不牵扯闲人。”
行者道:“师父好笑! 我的身上是一片黄花毛,我的虎皮裾又是花斑色,我这件直裰又是青不青、 白不白的,师父在何处见我红来?”
长老道:“我不说你身上红,说你心上红。”便在马上说偈儿道: 牡丹不红,徒弟心红。牡丹花落尽,正与未开同。
原著里的唐僧和孙悟空,偶尔也会闲聊几句,不过那都是两个直男的聊法。这里倒好,师徒二人居然认真讨论起牡丹和衣服颜色来。这段对话其实暗藏了两个典故,一个是禅宗的,六祖慧能看人争辩风吹旗动,说不是旗动不是风动,仁者心动;另一个则是王阳明的心学,所谓“君未看花时,花与君同寂;君来看花日,花色一时明”。
不要小看这一段争论,本书的主旨,在这一段对话里讲得分明:悟空看牡丹是红色,是因为自己心上是红的。一念起,则牡丹红;一意落,牡丹不红。花红与否,取决于心猿起落。换句话说,你看到的世界表现如何,与你的内心意动有着因果关系。
这听来有些荒谬,但在一种情况之下却是可以成立的。至于是哪种情况,卖个关子,暂且不表。
师徒聊完牡丹花,忽然看到牡丹丛中冒出一群少男少女,这些人嬉闹玩耍,围着唐僧又叫又跳,孙悟空看着心烦,追将过去,在悬崖边挥动棒子把他们全打死了。
这事孙大圣干得出来,可《西游补》里这位孙悟空打死这些人之后,却突然转了性子,内心忽生慈悲,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内疚。他唯恐唐僧责怪,居然“拾石为砚,折梅为笔,造泥为墨,削竹为简”,写了好长一篇诉冤文字,指望能感动唐僧不念紧箍咒。
这可真是破天荒头一遭。什么时候齐天大圣跟个酸秀才似的,要靠写文章来叽叽歪歪了?不光写文古怪,念文的做派也特别腻歪。
原文是这么写的:“(孙悟空)写成文字;扯了一个“秀才袖式”,摇摇摆摆,高足阔步,朗声诵念。 ” 要多做作有多做作,整个一个戏子。
那么这篇文章到底写的什么呢?
“维大唐正统皇帝敕赐百宝袈裟、五珠锡杖,赐号御弟唐僧玄奘大法师门下徒弟第一人水帘洞主
齐天大圣天宫反寇地府豪宾孙悟空行者:谨以清酌庶羞之仪,致笺于无仇无怨春风里男女之幽魂曰: 呜呼!门柳变金,庭兰孕玉;乾坤不仁,青岁勿谷。胡为乎三月桃花之水,环珮湘飘;九天白鹤之云,苍茫烟锁?嗟,鬼耶?其送汝耶?余窃为君恨之! 虽然,走龙蛇于铜栋,室里临蚕;哭风雨于玉琴,楼中啸虎。此素女之周行也,胡为乎春袖成 兮春草绿,春日长兮春寿促?”
这哪里是一根铁棒打到凌霄宝殿的孙大圣,分明是写出芙蓉诔的贾宝玉。
孙悟空拿着这一篇送冤表回到牡丹树下,发现师父跟两个师弟都睡着了。他说既然如此,我先去化点斋饭去,身形一纵,直奔西边而去。
第一回到这,结束了。
估计大部分读者看到这里,已经一脸懵逼了:我是不是看了一个假的西游记同人?这都写的什么玩意,剧情莫名其妙不说,角色还OOC得厉害。
别着急,咱们先回到原来那个卖关子的地方。
在什么情况之下,牡丹花红与否,取决于你的内心动静?
当然是做梦。
在梦中,你看到的一切,皆从心意中生发出来,你所遭遇的一切,都是你内心种种情绪观感的映照。
注意看这一回目的前半句:“牡丹红鲭鱼吐气”。是不是很奇怪?整个第一回里面,根本没提过什么鱼,这条鲭鱼是怎么突兀地插进来的?
这里先剧透一下,不然接下来不好讲。这条鲭鱼,乃是一头妖怪,它惯吐蜃气,把人拖入梦境之中。孙悟空从看到牡丹花开始,其实已经中了招,然后他打死男女小儿,写了诉冤文字,其实是一个逐渐沉入睡梦的过程。
牡丹花红,这是悟空心动了。花丛之下涌出嬉闹的男女,这是暗喻春意撩拨。大圣的理性还在挣扎,挥棒打杀,可内心最深处的萌动,却因此涌现,借着那一段悲情文字,推着他开始了一段梦中之旅。所以在第一回的结尾,作者如此写道:“行者打破男女城,是斩绝情根手段。惜哉!一念悲怜,惹起许多妄想。”
而那条鲭鱼精,多念几遍它的名字,大家就明白了。鲭鱼鲭鱼,情欲情欲。这分明就是个红楼梦式的谐音字谜,说的是孙悟空被内心情欲所迷,堕入梦境。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是孙行者漫游梦境之旅。
所以孙行者在第一回的种种离奇举动,也就有了一个解释:梦境是莫名而不合逻辑,多离奇多违背常识都不奇怪。作者特意选了这种创作手法,等于开篇即明确告诉读者:这不是西游同人,这是借西游记讲我的故事——不是我注西游,是西游注我。
董说在《西游补》的第一回里,有意识地用种种谐音、符号和谈话营造出了一个袖珍的隐喻世界,模糊掉现实与虚幻的边界,由实入虚,把西游记一步步拽上自己精心构建的舞台……在许多年后,这种创作手法还会在红楼梦开篇重新上演一次,只不过那一次,是由虚入实了。
话说孙悟空离开唐僧人等,一路西行,忽然看到远处有一个城池,城头悬着一面飞金锦旗,上头写着:“大唐新天子太宗三十八代孙中兴皇帝。”
孙悟空登时吓了一跳,读者也吓了一跳。
什么情况?
作者借孙悟空之口,说出了读者也想问的问题:“我们走上西方,为何走下东方来也?”
有意思的是,孙悟空很快给自己开解了:“我闻得周天之说,天是团团转的。莫非我们把西天走尽,如今又转到东来?若是这等,也不怕他,只消再转一转,便是西天。”
这个说法,西游记原本里是没有的。董说是明末人,肯定接触过一些西方来的传教士,自然也听过“地球是圆的”这个地理概念,索性在这里扔给悟空了。
不过孙悟空很快又觉得不对。师父在长安出发时,相送的是大唐第二代天子李世民,那是妥妥的新唐。怎么这边又冒出一个新唐,还说是太宗三十八代孙?
面对这种诡异的局面,孙悟空先叫土地,没人理,叫值日功曹,也没动静。他索性身子一扭,去灵霄宝殿问玉皇大帝。可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南天门大门紧闭。孙悟空敲了半天,里面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吾家灵霄殿已被人偷去,无天可上!” 还有另外一个声音解释:“五百年前,弼马温大闹天宫不成,心中愤恨,去西天一路上结交妖精,一起偷了灵霄宝殿,所以南天门也没法开了。”
孙悟空内心一万头草泥马飞跑而过,心想这都什么鬼。他着急想开门解释,门那边的人说你别着急,新的灵霄殿在造,你等五千四十六年三个月再来,就能开门了。孙悟空没奈何,只好按落云头,回转到那座大城,自己去打探。
孙悟空变成一只粉蝶,一路飞进新唐的皇城,来到一座绿玉殿,正好看到一个宫人在扫地,嘴里还絮絮叨叨的。
宫人的絮叨,大致可以分成三段。
第一段讲的是当朝天子和两个宠妃——倾国夫人和徐夫人——昨夜风流快活的场景,一会儿三个人指着天上嫦娥、牛郎、织女胡乱对比,一会儿互相枕着对方身体酣然入睡。最尴尬的是,天子对着两个宠妃喊:夫人标致。两个宠妃也喊:陛下标致。天子回转头来便问宫人,三四百个贴身宫女齐声答应:“果然是绝世郎君!” ——总之吧,那个场景真是尬奢尬靡的。
讲完这段,宫人忽然又叹气了,说想起来了前代君王,也是这般快活,当年特意造起了一座珠雨楼台,极奢靡繁华之能事。可是,昨天我去珠雨楼台旧址扫地,却看到:
“只见一座珠雨楼台,一望荒草,再望云烟;鸳鸯瓦三千片, 如今弄成千千片;走龙梁、飞虫栋,十字样架起;更有一件好笑:日头儿还有半天,井里头、松树边,更移出几灯鬼火。”
几句话,意境满溢,悲慨之意扑面而来。董说是明末清初之人,和张岱一样经历了天地崩裂的大变,曾经熟悉的繁华靡丽,已成断垣残壁,所存者破床碎几,折鼎病琴,这一段描写完全是自己的心境写照。他在《西游补》里掺入了大量对于时势和命运的感慨——也就是现在人喜欢说的“私货”——这一点,在接下来的篇章随处可见。
这几句描写真好,我很喜欢,繁华与没落两下渲染,凝练成一瞬间的定格。此时距“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的《桃花扇》还有几十年;距“落得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的《红楼梦》,还有百多年。我觉得“一望荒草,再望云烟”一句,几可以和这两段媲美。
宫人感慨了几句物非人去,又说起一件陈年往事。有一个道士送了先皇一幅《骊山图》,有人认出来这张图是秦皇陵,又说当初秦皇陵兴建之时,用了一件法宝,叫做驱山铎,可以把山都赶开。
孙悟空听到这里,留了神,心想如果我有这法宝,把大山赶走,师父取经更容易一些。他正要打听,忽然听到宫中锣鼓喧天……
从第二回咱们能看出来,孙悟空身边的世界已经开始崩塌了。不光地理维度乱了套,就连时间维度也错乱了,前有秦始皇,后有新唐天子(疑似影射唐明皇),甚至还乱入了一条孙悟空窃走灵霄宝殿的平行世界情节线。这种时空交错的迷幻感,正是梦境所特有的风格。作者明白地告诉我们,你们别特么跟我计较细节,跟着感觉走就是了。
作者唯恐有些迟钝读者还没感觉到世界线的异常,紧接着在第三回里,又重重地提醒了一笔。
话说孙悟空听到宫里奏乐,仍旧变成蝴蝶,飞到殿内,正赶上天子和群臣议事。他侧耳一听,不得了。天子说了:当初陈玄奘蛊惑我先皇,去西天一路上收了很多妖魔鬼怪做弟子,扯旗造反,还挂起一个名号,叫做“西天杀青挂印大将军御弟陈玄奘 ”,打算四十年后犯我疆土。我决定先下手为强,派遣一员大将赵成去剿灭唐僧,提他首级回来。可一位大臣站出说不用我们去剿,只消派一个紫衣使者让陈玄奘去打西戎,自然两败俱伤。
若说读者在之前还对这个世界的性质将信将疑,读到这里无论如何也该醒悟了——这绝不是我熟悉的西游记。
孙悟空作为读者的主视角,看到这一幕也是骇得惊厥。如果是原著里的孙行者,这时候已经挥棒打出去了,可《西游补》里的孙悟空,却是个多愁善感的娘炮,只是“又惊又骇,又愁又闷”,最后实在担心师父下落,纵身一跳,准备去西天寻找。
谁知他跳到天上,忽然听到头顶有敲击声音,再一看,有四五百个凡人拿着工具在凿天。孙悟空心中好奇,跑过去询问。凿天的头领给他讲了一段长长的故事:
这班凿天的凡人,本是金鲤村村民。后来有一个道士巡游至此,传下“踏空”之法,从此他们个个学会了飞天的能耐,村名也改成了踏空。
踏空村附近,有一个叫做“青青世界天王”的妖怪,别号“小月王”,她最近国中接来一个和尚,名字叫陈玄奘。这个陈玄奘一路西行,他的大弟子孙悟空沿途杀人如草,飞血漫天,让民不聊生。有大慈悲的神仙悲悯众生之苦,就把去西天的路建起一道青铜墙,接天连地,墙两边又张起了“相思网”,连天都封住了,不让唐僧师傅过去。
西天路一绝,唐僧无处可去,只能去了青青世界求救,被小月王一眼相中,想要和他婚配。唐僧说你先帮我把天凿开,让我西去,再回来找你。小月王就派人到踏空村,逼迫这些村民去把天给凿开。他们叮当凿了许久,凿出一条天缝,上头正对着灵霄宝殿。宝殿咕噜一下从缝里滑下来了,上头一阵乱嚷:“快去捉拿偷天贼”
踏空村的村民趴在缝隙偷听了半天,听见太上老君对玉皇大帝说:“你不要气,你不要急。此事决非别人干得,断然是孙行者、弼马温狗奴才小儿!” 村民一听高兴了,不用怕,有人背锅,咱们可以继续凿了。
听得孙悟空在旁边一头黑线,才知道南天门的遭遇怎么回事。他又气又恼,决定去青青世界找小月王算账。
这一去,行者可算是去了中国古典小说里最离奇的一处地界。
孙悟空一个跟斗来到青青世界,城里一个人也没有,中间立起一座琉璃楼。孙悟空入楼一看,却看到了无数宝境。
按原文的描述:“四壁都是宝镜砌成,团团约有一百万面。镜之大小异形,方圆别致,不能不能细数,粗陈其概: 天皇兽纽镜、白玉心镜、自疑镜、花镜、凤镜、雌雄二镜、紫锦荷花镜、水镜、冰台镜、铁面 芙蓉镜、我镜、人镜、月镜、海南镜、汉武悲夫人镜、青锁镜、静镜、无有镜、秦李斯铜篆镜、鹦鹉 镜、不语镜、留容镜、轩辕正妃镜、一笑镜、枕镜、不留景镜、飞镜。
孙悟空拿起一面镜子,里面跳出一个熟人,竟是两界山的猎户刘伯钦。刘伯钦告诉孙悟空,这里每一面镜子里,都通往一个不同的位面,里面都有一个似曾相识却又不一样的世界,所以这楼叫做“三千大千世界,是连同无数个世界的枢纽所在。
孙悟空问刘伯钦你为何同在这里?刘伯钦却回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如何说个’同’字?你在 别人世界里,我在你的世界里,不同,不同!”
深究其意义,其实是暗示孙悟空身处的,亦是其中一镜的世界,彼此之间并无主次之分。而悟空明明是在梦里,梦中镜鉴,镜中梦鉴,虚实如何更显迷乱。
哲学意味姑且不论,仅从文学角度,这三千大千世界镜楼的概念极富想象力。鲁迅先生评价这本书是”其造事遣辞,则丰赡多姿,恍忽善幻,奇突之处,时足惊人,间以徘谐,亦常俊绝,殊非同时作手所敢也。” 即是针对这座梦镜楼所发的。
悟空先拿起一面镜子,看到这一个位面叫做头风世界,里面更赶上放榜。一帮书生哭的哭,笑的笑,疯的疯,直似发了头风。如同一个缩略版《儒林外史》的现场。孙悟空——其实是作者——趁机发了一番议论。
孙悟空说当年他在八卦炉里,偷听了太上老君和玉史仙人对话。老君说天下文运气数,从尧舜到孔子叫天运,从孟子到李斯是地运,往后八百年是水雷运,再往后八百年是山水运。到了山水运,文章就败坏到不行了。玉史问怎么个败坏法?老君哀叹:“一班无耳无目、无舌 无鼻、无手无脚、无心无肺、无骨无筋、无血无气之人,名曰秀士,百年只 用一张纸,盖棺却无两句书!做的文字更有蹊跷混沌:死过几万年还放他不 过,尧、舜安坐在黄庭内,也要牵来! ”
李斯是秦朝人,往后推一千六百年,差不多正是明代……所以这段“头风世界”的见闻已经不算是讽刺,而是直接指着鼻子骂了。
孙悟空又随手拿起一面镂青古镜,看到镜子里一棵紫柏大树,下立一石碑,刊着“古人世界原系头风世界隔壁”十二个篆字。
原来这个世界的名字,叫做“古人世界“,是”头风世界“的隔壁。孙悟空大喜,心想秦始皇也是古人,一定住在古人世界,我正好去找他借驱山铎,顺便寻访师父。
他往镜子里一钻,正好落在一处叫做握香台的地方。这里是石崇的宠妾绿珠所建,正好这一日正请了西施和丝丝两个闺蜜来聚会。
孙悟空想混进去看个究竟,摇身一变成了丫鬟,往里凑。不料他变的这个美人,相貌凑巧和虞姬一样。绿珠误把他当成虞姬,欢天喜地迎上了席面。孙悟空不好说破,只能硬着头皮应付。这种闺蜜聚会,他一个直男怎么应付得了,实在抵不住,开始放声大哭,随口胡说楚霸王最近喜欢一个叫楚骚的小娘,冷落了虞姬云云。
绿珠一看不好,说咱们别说丧气的事了,喝酒联诗。孙悟空推托不得,只好勉强参加联诗。
绿珠:夫君不来凉夜长!
丝丝: 玉人环珮正秋风。
孙悟空抓耳挠腮,只好接了一句:忏悔心随云雨飞。
其他三个美女起了疑惑,说这句怎么这么和尚气?她们又行了一圈,这次要求自招婚姻状况。西施和绿珠都说过了,丝丝出了个上句:“泣月南楼。” 孙悟空只好对一句:“拜佛西天。” 几个美女心中大疑,这句也太和尚了,孙悟空急中生智,开始胡说八道:“天者,夫也。西者,西楚也。拜者,归也。 佛者,心也。盖言归心于西楚丈夫。他虽厌我,我只想他。 ”
孙悟空眼见遭不住,赶紧找了个借口说要离席。离开之后,他一溜烟到了女娲家门口,想问问凿天的事,结果发现门口贴着一张假条:“二十日到轩辕家闲话,十日乃归,有慢尊客,先此布罪。 ”
孙悟空又走了几百万里——原文就是几百万里——猛然抬头,远远看见一个黑人高高坐在楼上。他以为是张飞,又以为是大禹,能凑近了一看,好嘛,居然是西楚霸王项羽。
悟空大喜,指望从他那儿套出秦始皇的下落,摇身仍变成虞姬上前,被项羽一把搂住。
接下来的第五、六、七回里,赫然是一幕伪娘喜剧。孙悟空各种挑逗,想骗项羽说出秦始皇的下落,项羽每次都先吹嘘一番自己的功绩,然后嚷嚷着要搂美人上榻睡觉。悟空为了推诿,又逗他继续讲故事。其中细节趣味,读者可以自己去品味,一个莽大汉一个雷公脸的床戏我实在不想复述了。
三辞三让之后,悟空总算打探出来。原来秦始皇天生懵懂,元始天尊觉得他不该在古人世界,就派去懵懂世界。这个懵懂世界,和古人世界中间隔着一个未来世界。古人世界与未来世界之间,有一座玉门关相隔。寻常人过关,越往未来世界年寿越老,没到世界恐怕就老死了。
孙悟空与天地同寿,却不怕这个。他等项羽睡着,偷偷来到玉门关,一路闯到了未来世界。刚一落地,就撞见一对青衣童子,说阎王爷病死了,求大圣你过去主持半日工作。
这可真是奇了,阎王爷也能病死。孙悟空急着去找秦始皇,推脱说你别闹我还得寻师父呢。青衣童子却不由分说,直接把他扯下了地狱,喊着说有新任阎王爷来啦。
孙悟空没奈何,只好换了官袍,暂且升堂。周围一班小鬼判官,都是当年他大闹阴曹地府的旧识。孙悟空先看了生死簿,发现是倒着写的,原来这里是未来世界,时辰倒转,自然生死簿也是倒着来的。他拿起令牌来,发现第一个要审的人,名字很熟。
谁呀?秦桧。
不愧是万镜大千世界里的未来世界,唐初的孙悟空,这回居然要审南宋的秦桧了。
在接下来的第九回、第十回里,作者对秦桧可真是变着法地虐。
悟空号牌一掷下,远近小鬼都喊道:“偷宋贼秦桧牌进!”,一声连一声不绝。等秦桧到了以后,孙悟空拿出一本《秦桧恶记》,上面记着一条条罪行,又拿来一件“求奸水鉴”,相当于是一台录像机,所有秦桧所做恶事,全有录影留存。
孙悟空看完以后,对秦桧真是恨得咬牙切齿,旁边一个判官还帮腔道:“天下有两样待宰相的:一样是吃饭穿衣、娱妻弄子的臭人,他待宰相到身, 以为华藻自身之地,以为惊耀乡里之地,以为奴仆诈人之地;一样是卖国倾 朝,谨具平天冠,奉申白玉玺,他待宰相到身,以为揽政事之地,以为制天 子之地,以为恣刑赏之地。 这秦桧,就是后一种。”
都听出来了,这明着是骂秦桧,实在着是骂朝堂上的衮衮诸公。
悟空每念一段恶行,就把秦桧拖出去虐一顿。先叫一百五十名铁面鬼,取出六百万只绣花针,把秦桧遍身刺到;然后两个蓬头猛鬼抬出小刀山,把一个秦桧血淋淋拖将上去。
秦桧挨不住,招供说当日他身为宰相,见百官都是蚂蚁。悟空便叫抬来一具磨盘,把秦桧碾为齑粉,每一粒都化为一只蚂蚁,东奔西走。待秦桧吃的苦头差不多了,悟空叫来一位吹嘘王,把秦桧一吹,回归人形。
接下来秦桧接受的刑罚,可真是多种多样,一会儿被“滚油海里洗浴,拆开两胁,化为蜻蜓”,一会儿被“一万名拟雷公鬼使,各执铁鞭一 个,打得无影无踪 ”,一会儿灌满一肚子脓水,一会被泰山压成泥屑。每次挨完打,吹嘘王都会把秦桧吹回原形,以方便继续虐……
孙悟空正虐的高兴,忽然有人传来一个帖子,居然是岳飞要来拜见。孙悟空一见岳飞,纳头就拜,说我第一个师父是菩提老祖,第二个师父是唐玄奘,今天请您当我第三个师父。
岳飞吓了一跳,连忙推辞。悟空坚持要拜,还去兜率宫借了老君的葫芦,把秦桧吸进去,一时三刻化为血水,倒在杯子里献给岳飞。岳飞不吃,说“那乱臣贼子的血肉,为人在世,便吃他半口,肚皮儿也要臭一万年。” 悟空这才罢手,但拜师是一定要拜的,那杯血水随手赏给了一个赤发鬼。结果赤发鬼喝了秦桧血水,“登时变了面皮,奔到司命紫府,拔出腰间小刀,刺杀他恩主判爷,径出鬼门关托生去了。”
这一段故事,可以说是crossover同人的典范之作,几与《三国志平话》开头那段韩信、英布、彭越、转世成曹、孙、刘三人来瓜分刘邦汉家江山报仇相媲。作者在这里义愤填膺地尽情虐秦桧,恐怕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愤恨的是导致明廷倾覆的那些人,而让悟空拜岳飞为师,更是对中原故土尽陷腥膻不得光复的一种缅怀吧。
这都不用分析,情绪溢于文字之上,也算是别样一种畅快。
悟空审完秦桧,拜完岳飞,算算代理阎王也到时间了。他纵身一跳,离了阴曹地府,却不防被人一推,哗啦一声,推出了镜中世界,回到了万镜楼里。
悟空不知该钻到哪个镜子世界里好,决定先出楼看看。不了这楼没有大门,他只能从塔边的阑干往外钻。可是阑干忽然变作几百条红线,把行者团团绕住,半些儿也动不得。行者慌了,变作 一颗蛛子,红线便是蛛网;行者滚不出时,又登时变做一把青锋剑,红线便是剑匣。行者无奈,仍现原身,只得叫声:“师父,你在那里,怎知你徒弟 遭这等苦楚?”说罢,泪如泉涌。
《西游补》里的行者,和原来的行者性格差异很大,生性柔弱,多愁善感,在这里被万镜楼困住,居然哭着叫起来了师父。
幸亏这时一个老人现身,帮他把红线扯断。悟空问恩人叫什么,老人说我叫孙悟空。悟空大怒,说你是六耳猕猴吧,又来骗我,扯棒就要打。老人哈哈一笑,说“正叫做‘自家人 救自家人’。 可惜你以不真为真,真为不真。” 金光一闪,飞进悟空身体里。孙悟空这才醒目,老人就是自己的心神所化,连忙唱一个大喏,拜谢自家。
作者在这段情节里又强调了本书的主题思想——人所以被困,是因心而去;人所以解脱,也是因心而去。能救自家的,只有自己心思通透。作者唯恐读者不查,还特意用马甲批了一段话:
“救心之心,心外心也。心外有心,正是妄心,如何救得真心?盖行者迷惑情魔,心已妄矣。真 心却自明白,救妄心者,正是真心。”
说白了,悟空此时已经被梦境所迷,若非自救,恐怕就会就此沉沦。
孙悟空脱困之后,又钻进一个叫节卦世界的地方。这里一共有六十四卦宫,错综复杂。入口处还贴了一张告示,说头风世界分出一个小世界,叫做时文世界;菁莱世界分出一个小世界,叫红妆世界;莲花世界中分出一个焚 书世界。 原来的万镜楼不够用了,所以一切新增世界都放在这里。
孙悟空一看,逛不完了,便拔出一把毫毛,变出无数小悟空,分散各处去寻。结果这些小悟空去了各处世界,不是不敢进去,就是被情欲所迷惑,没一个正经侦察的。
悟空没奈何,只得收起毫毛,信步而行,无意中走到一处关雎水殿。 定睛一看,殿上两个人,一个是小月王,另外一个正是唐僧。不过唐僧此时装束改编,戴起了九华巾来。这两个人闲谈片刻,居然上楼开始听起弹词来。悟空心中生疑,也悄悄跟了过去。
楼上唱歌的是三个无目女郎:一个叫做隔墙花,一个叫做摸檀郎,一个叫做背转娉婷 。小月王说你们新排演了什么曲目,女郎们说《西游谈》,小月王大喜,说这个适合陈先生听。
一般的写法呢,到这里最多是描述一下女郎们唱词的精妙就完了。但董说应该很喜欢弹词,而且很喜欢写弹词,难得碰到这个机会,索性发挥了一下,居然写完整本词,全都掺入到正文中。
这个《西游谈》,恰好就是《西游记》原著到火焰山一段的情节,重新改头换面,传唱了一番,然后下接孙悟空前往青青世界的情节,以“万镜楼中迟日夜,不知那一日见天尊! ”结尾。
这是一个奇妙的结构,孙悟空梦游万镜楼,在楼中世界又梦见别人传唱自己在梦镜楼的遭遇,首尾相接,嵌套不定,到底哪个在先,哪个在后,究竟何者为表,何者为里,全都模糊掉了,宛如一个莫比乌斯环。
孙悟空听到歌女们唱到万镜楼,以为是在编排自己,勃然大怒,跳上楼去,指着小月王鼻子大骂,要扯师父走。谁料唐僧垂泪说不走了,就留在这里吧。小月王大喜,传旨说停止凿天,继续看戏,先看《高唐梦》,再看《孙丞相》。孙悟空一看师父这个态度,冷笑一声,回到楼外,等着看还有什么花样
他正蹲着看,忽然来了一个道童,说我家主人邀您去喝茶。他们先到了一处仿古晚郊园,又路过拟古太昆池 ,然后到了一处江边。渔翁们一边划船一边唱着:
是非不到钓鱼处,
荣辱常随骑马人。
客官要问蒙瞳世界何处去,
推去略略扳,
扳来望南摇,
摇又推,?推又扳。
悟空一听,我靠?懵懂世界?那不是秦始皇的住所吗?就问渔翁秦始皇怎么找,我要去借驱山铎。渔翁说前两天汉高祖刚借走。悟空大怒:秦始皇和汉高祖是冤枉,怎么可能借他?渔翁说这么多年了,如今两家怨气早散了。等汉高祖用完了,再借你不迟。
于是两人闲扯了半天,渔翁还替悟空算了一命。忽然道童跑来说孙长老你快回去吧,《高唐梦》快唱完了,马上要唱《孙丞相》。
悟空掉头折返,到了戏台下面,才知道《孙丞相》的内容是啥。原来主角赫然就是孙悟空,乃是另外一段人生,讲他原来是和尚出身,后来弃佛入儒,读书高中状元,官至丞相,娶得娇妻,生了五个儿子,可谓是人生圆满云云。
悟空看完了《孙丞相》,往楼里去看,发现八戒和沙僧跑上台去了。唐僧大惊,骂说你们俩昨晚调戏我的爱妃,被我赶走,怎么你还敢回来?一个滚回高老庄,一个滚回流沙河。t昂僧又问悟空既然做了丞相,如今何在?沙僧说他跟着另外一个师父去西天了。唐僧连忙写了离书,叮嘱他们见了悟空,不要让他来青青世界骚扰自己。
悟空在旁边听了,顿时迷惑,到底我是做了丞相,还是没做丞相,到底我去西天取经,跟的是哪个师父?如果已经去了西天,那如今在这里的我又是哪个?
这一切,犹有黄粱一梦。可悟空本来就是在梦里,在梦里又看到自己另外一种人生,且是被人排演成戏,可谓是梦中套梦又在梦中嵌戏,最后如梦之戏凸显到现实里来,搅得虚实难分,往复穿越,氛围愈加恍惚,让人彻底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分野。
《西游补》里,这两段《西游谈》和《孙丞相》的桥段,设计上最为奇妙,也最具有现代审美,意识纷杂,层次丰富,反复咀嚼滋味无穷。
书归正传。
唐僧写完离书,赶走了八戒和沙僧,继续听曲儿。忽然远处来了一个新唐紫衣使者,要杀青大将军尽快起兵去打西虏。唐僧没奈何,只得披挂出征。
接下来的一段故事,不是红楼梦了,变成了三国演义:唐僧登坐帐中,教军士把招军买马旗儿扯起。军士依令。到得午时,所投将士便有二百万名。次夜三更,明月如昼,唐僧登台,教分付众将:“我今夜点将不比往常, 听得一声钟响,军士造饭;两声钟响,披挂;三声钟响,定性发愤;四声钟 响,台下听点。” 唐僧又叫白旗分付:“一应军士不许叫我将军,要叫我‘长老将军’!
安排完这些,唐僧开始点将,点着点着,点到了猪八戒。唐僧大怒,明明写了离书,他怎么又回来了,要推他斩首。猪八戒叩头唱道:“本姓猪,排行八,跟了唐僧上西土,半途写得离书恶。忙投妻父庄中去,庄中妻子归枯壑。归枯壑,依旧回头走上西,不期撞着将军阁。伏望将军救小人,收在营中烧火罢!?
唐僧听了,收下八戒,又点了一个女将叫花夔,她上阵先念了一段改过的俗词:二八佳人体似酥,呼吸精华天地枯。腰间插把飞蛟剑,单斩青青美丈夫。
第三个点的是孙悟空。孙悟空不愿意暴露本身,便自称是六耳猕猴,法号悟幻。唐僧听了,也没说什么,依然收在帐下,摆出一个美女寻夫阵,朝着西戎进兵。
到了西戎,对方冲出一个波罗蜜王,唐僧连忙派出孙悟幻。两边对阵打了几回合,波罗蜜王先通了姓名,自夸是“大闹天宫齐天大圣孙行者嫡嫡亲亲的儿子”。
化名悟幻的孙悟空一听傻了,怎么自己平白多了个儿子?忙问其来历。波罗蜜王说原来家父有个结义兄弟叫牛魔王,牛魔王有个原配夫人叫铁扇公主。家父随师父西天取经,到了火焰山,为盗芭蕉扇,钻进了家母肚子里。等到他们过了火焰山,次年家母腹痛,生下了我。悟空哭笑不得,不知该如何回应,只好继续厮杀。
混战良久,悟空按捺不住,显出了三头六臂,高高跃起。这时迎头一人高喊:“悟空不悟空,悟幻不悟幻了。”
悟空一抬头,此人自称叫虚空尊者。他说大圣你在假天地里住的太久,神意迷乱,我特意来叫醒你。悟空问到底怎么回事。虚空尊者这才解开谜底:
原来天地初开,清者归于上,浊者归于下;有一种半清半浊归于中,是为人类;有一种大半清小半浊归于花 果山,即生悟空;有一种大半浊小半清归于小月洞,即生鲭鱼。鲭鱼与悟空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世。只是悟空属正;鲭鱼属邪,神通广大,却胜 悟空十倍。他的身子又生得忒大,头枕昆仑山,脚踏幽迷国,如今实部天地 狭小,权住在幻部中,自号青青世界。
接着虚空尊者念了一首诗,把青青世界里的种种谵妄迷乱之情,一一做了分剖:
也无春男女,乃是鲭鱼根。也无新天子,乃是鲭鱼能。
也无青竹帚,乃是鲭鱼名。也无将军诏,乃是鲭鱼文。
也无凿天斧,乃是鲭鱼形。也无小月王,乃是鲭鱼精。
也无万镜楼,乃是鲭鱼成。也无镜中人,乃是鲭鱼身。
也无头风世,乃是鲭鱼兴。也无绿珠楼,乃是鲭鱼心。
也无楚项羽,乃是鲭鱼魂。也无虞美人,乃是鲭鱼昏。
也无阎罗王,乃是鲭鱼境。也无古人世,乃是鲭鱼成。
也无未来世,乃是鲭鱼凝。也无节卦帐,乃是鲭鱼宫。
也无唐相公,乃是鲭鱼弄。也无歌舞态,乃是鲭鱼性。
也无翠娘啼,乃是鲭鱼尽。也无点将台,乃是鲭鱼动。
也无蜜王战,乃是鲭鱼哄。也无鲭鱼者,乃是行者情。
悟空这才明白,这一切一切,都是鲭鱼(情欲)钻入自己内心所化的幻觉。他一下醒悟,回到现实,发现仍旧是在牡丹树下。
这时一个小和尚跑过来,向唐僧叩头,自称是观音菩萨派来的第四个弟子,名叫悟青。和三位师兄正好凑一个空青能净——心意视情欲皆空,方能清净。
知晓了真相的悟空毫不客气,一棒砸过去,把这条鲭鱼精直接砸死。唐僧见妖怪现了原形,这才明白悟空好意。师徒四人拾掇拾掇,继续踏上取经之路。
至此读者亦从如虚似幻的梦境中醒来。再回过头去,审看《西游补》附录的问答,便豁然开朗。
作者本人谈到创作动机,如此说道:“四万八千年俱是情根团结。悟通大道,必先空破情根;空破情根,必先走人情内;走入情内,见得世界情根之虚,然后走出情外,认得道根之实。《西游》补者,情妖也;情妖者,鲭鱼精也。”
什么意思呢?董说认为,原著里的孙悟空天生一个石猴,性灵自然,无情无欲。这种原初本绝情的精神状态,其实难以修成正果。若要悟道,必要先看破情欲,想看破情欲,必得先有情欲,有了切身沉溺的体验,再超脱情欲之外,方才能掌握道根。
按董说的说法:“情之魔人,无形无声,不识不知;或从悲惨而入,或从逸乐而入,或一念疑摇而入,或从所见闻而入。其所入境,若不可已,若不可改,若不可忽,若一入而决不可出。”
而情欲的来源,乃是本心。因此得先让猴子先被自身迷惑,游历红尘纠葛欲念,然后自家悟透,猛一唤醒,方得功德圆满。这正是万镜楼里所谓自家人救自家人的真意。
若论迷惑本心的方式,又有什么比梦境更好的办法呢?
董说此人一生好做梦,好记梦。他曾经成立过一家梦社,写了一篇《梦社约》,还写过《昭阳梦史》、《梦乡志》等书。他做的这本《西游补》,其实应该改个名字,叫做《西游梦》更为妥帖。
在这么一位好梦之人笔下,这一个石猴脱胎换骨,以至情至性之身进入红尘,寻情入梦,断情出梦,几番历练锻洗,方才能领悟到“乐极悲生,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的人生真谛,也算是几十年后通灵宝玉现世的一种先声吧。
也幸亏董说此书写于明末清初,不然再晚了几百年,被那容不得大圣谈情说爱的世人见到,这一部《西游补》可未必出得来呢。

马伯庸相关新闻

近期小说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