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yzc999.com>yzc999亚洲城>作家圈> 九把刀自白:我出轨过

九把刀自白:我出轨过

九把刀在FB自白:我出轨过。
我明白,我现在说什麼,都只会被奚落,我也坦然的接受。连日报导后,我认為这些所谓「九把刀的私事」,其实没必要继续歹戏拖棚浪费媒体资源,但我已经察觉,完全的沉默只是让部分的媒体持续乱写乱造谣,伤害周遭我们关心的一切,也持续让周亭羽的人生陷入了灾难性的混乱。
既然这件事情被媒体认為是重要议题,又基於我想向长久支持我的朋友坦率我的心路歷程,经过小内同意,我写下这段文字,给想骂我、酸我、关心我、鼓励我的人知道,究竟发生什麼事情。
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心不完全在小内身上,我跟周亭羽拥有过一场感情。
我与周亭羽因為工作常接触的关系,一直很有话聊,每次出去看电影或吃饭我都没有事先跟女友报备,因為我心中并不坦然,我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女孩,也希望周亭羽可以跟我有一样的感觉。我对周亭羽偷偷展开了追求,也得到了她的回应。我们之间是一段无法公开的恋情,我们得到了快乐,但我们用了很多谎言去遮掩身边的人,偷偷约会,一起冒险,一起犯错,但追根究柢都是我不好。我真心喜欢周亭羽,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我对不起她。
知道可能被週刊偷拍后的那天下午,我们在电话裡讨论了几次,以及彼此应该有的面对,基本的态度就是不要否认。电话中,我语气哀伤向跟周亭羽道歉,她很勇敢的说不需要,也不喜欢我跟她道歉,我这样说反而令她难过,因為错是两个人一起犯下的,现在就是一起面对,当时我很感动,眼泪差点挣脱了恐惧落下。电话过后,那煎熬的一晚,我们各自向被我们伤害的人道歉,无法成眠直到天亮。
记者会上,我很认真地强调了我很喜欢这个女孩子,期待大家理解这是一段真正的感情,很遗憾我们处理的不好。而我无法代替周亭羽说任何事,也不知道周亭羽跟她在意的人是怎麼叙述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所以我只能说我自己的部份。
现场有记者问我有没有话跟周亭羽说,我回答我会自己私下跟她说,有记者要我跟周亭羽道歉,我也说我会私下跟她说。那时我跟周亭羽还有联繫,我不知道公开传话给周亭羽到底是要满足媒体什麼。无论如何,我想我开了一场很糟糕的记者会。当时,我以為我的切割与拒绝回答周亭羽相关的问题,可以让周亭羽距离我的风暴稍微远一些,没想到记者会过后,周亭羽在简讯裡说他不谅解我的讲法,觉得她被我伤害。那是我们最后的对话。
此后我们没有再联络,这是我应该遵守的对小内的承诺。这一段感情的最终,究竟无法好好跟周亭羽说再见,是我应该得到的惩罚。而媒体无限期将我抱轰成这个蠢样子,绝对是我应有的报应。
而后几天,许多狗仔轮班驻守在我工作室楼下,只要一下去,就会被很多无法回答的怪问题挤压,由於不想回答任何疑问句,我跟小内就这麼样给关在工作室裡,只有在半夜我跟小内才会出门蹓狗,食物就靠朋友与兄弟接力送暖,顺便陪我们说说话,有人还会帮我们倒垃圾,跟溜狗。所有一切我都很感激,常常在接到好友补给的食物下一瞬间,就跟小内一起感动落泪。患难见真情,是真的。
这段被媒体牢牢困住的时间我很沮丧,情绪一阵平静一阵空洞一阵难受,每天一睡醒就是去检查楼下的狗仔车到底走了没,某天抒发地写了一篇脸书文后就一直在网路上保持沉默。每天就是在工作室裡做7分鐘循环运动(循环三次真的是极限),看DVD,把漫画刃牙从第一集复习到最后一集,写杀手,帮朋友看合约,动不动就帮柯鲁咪按摩,看看网路上的大家怎麼酸我骂我,毫无生活品质可言。
小内有她跟我相处的特殊之道,我们其实比外界想像的要快速回到原来的感情,一直以来她都很有真正的智慧,一开始她当然大发雷霆,要我好好坦承发生的一切,可就在我歷经了极震撼的有问必答后,她希望我写一张温暖的卡片给她,此后抬头挺胸好好跟她相处,以前怎麼跟她说话,现在就一样怎麼跟她聊天,以前怎麼跟她开玩笑,现在就怎麼捉弄她,不要因為犯了错就整天摇尾乞怜,人生还很长,只有真正坦率活下去的我才是她心中的我。
我犯了错,但她拯救了我。她拯救了我。
外公告别式那天,我偷偷从巷口走出,直接搭车到了位於中壢的灵堂。告别式现场我头很低,不想跟亲戚长辈的视线直接接触,因為我很不孝,家祭时就是一直请外公原谅我,直到五姨忽然握住了我的手,用严肃的表情,温柔地告诉我:「田田,加油,事情会过去。」我感动到马上把脸别过去。送外公火外的路程中,小舅舅忽然回头,笑著告诉我:「田田!阿公一定会保佑你的!」我才勉强咧开了笑容。告别式过后,我们一起看很多老照片,看看大家小时候的模样,整个家族嘻嘻笑笑的记忆,让我温暖。我知道满身羽箭的自己,被家人毫无芥蒂地包容了。
从桃园高铁站搭车回台北前,大厅裡大家都在看我,令我觉得不自在,但我还是太想喝咖啡了,於是我强装镇定,走到怡客咖啡买了一杯咖啡,结帐的店员一直向旁边负责冲咖啡的伙伴使眼色,让我有些不知所措,直到冲咖啡的那位女店员将咖啡拿给我时,她竟然用鼓起勇气的颤抖声音,跟我说:「九把刀,我很喜欢你的小说,我希望你可以继续加油。」我接下咖啡时,苦笑地说:「我有在反省了,谢谢。」搞到自己狼狈不堪要被加油时,竟还要对方深呼吸鼓起勇气才说得出口,我真是够该死了。
不过,我觉得坦率、没有但书的认错,才是我真正的表情。
然而,媒体一直守在我工作室楼下真正打扰了我的生活,所以恢复自信的我决定一口气清光光媒体的监视,跟小内如往常一起溜狗,如往常一起看电影,一天下来,媒体对我好像没什麼好再报导了之后,第二天开始,工作室对面狗仔车子就不见了(至少我没看见了),以前我怎麼过日子,我就怎麼过。
我是一个什麼样的人,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眼中的,我在三百多场演讲中嬉皮笑脸的,我在书上自我挖苦的,过去大家心中建构的,现在媒体重新塑造的,都是一个又一个我的样子。我是一个什麼样的人,我很清楚,我在感情裡犯了错,这个社会可以不原谅我,可以不断重新催毁我,但我自己一定要想站起来。不管被踹几次,真的,我有站起来继续被踹的义务,因為我曾经让很多人拥有勇气,现在轮到我记取教训,勇敢往前走的时候。
正因為我犯了错,过往一切尽不算数,一口气跌到人生最谷底,我更应该,有一个坦率面对的态度,走在路上大家怎麼看我就怎麼看我,该做的事我还是想去做,狗照救,书照写,被打站好,有难就帮,如果只会在顺风时前行,根本称不上是战斗。我想好好面对犯错了的我自己。感情出轨永远都是我墓誌铭上的一部分,但不会是全部,我应该把这些羽箭插在身上,继续做我认為,对的事情。
但我的心中还是有一个很难过。我对不起周亭羽。
记者会过后一天,我跟周亭羽虽然没有再联繫,但这个世界不仅每天持续轰炸我,网路流言也从没有放过周亭羽,开始出现莫名其妙的谣言攻击她,对努力想保持沉默回复正常生活的的周亭羽非常不公平,不是我认识的善良的周亭羽。而我跟周亭羽之间共同的朋友之一,是我的经纪人晓茹姊,她是一个很好的大姐姐,这之间周亭羽一直跟她保持著联络,周亭羽很多对我的不谅解以及希望转达给我知道她感受的讯息,都透过我经纪人让我收到。我觉得很痛苦,更觉得周亭羽受到非常大的舆论压力对她太残忍,她是一个非常专业的记者,我很希望她可以回到工作岗位,再接再厉她的努力。希望这段时间晓茹姊可以多跟她聊聊,给她力量。
这几天,我鼓起勇气向小内坦承了我很担心周亭羽,我希望外界不要误解她,而小内虽然觉得很这种坦承很白目,但也因為连日的心情困顿而感同身受这样的痛苦,小内希望周亭羽也能够渐渐恢复原来的生活。我想弥补,我很想知道自己还可以為她做什麼,至少想要认真地向她道歉一次,现在我放弃沉默,公开解释她跟我之间是真正的一段感情,希望大家不要用难堪的字眼误解周亭羽,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勇敢又单纯的女生,不要因為我,而对她做不实的奚落。她很好,她值得真正的鼓励与喝采。
我知道摔了这一次,我曾经说过的每一句话,我对这个世界发表的每一个意见,每一场战斗,每一次奉献,都可以被拿出来做一百八十度翻转的冷嘲热讽,我接受,我知道这是我应该得到的。
时报周刊的报导,完全不正确,什麼某A君出来爆料说我经常邀约年轻的女记者看电影约会,说要拍什麼记者电影之类的绘声绘影,这些不知道从哪生出来的荒唐指控,令我感到难以置信。这不是爆料,这是抹黑。我不想沉默。这几年除了原来在自由时报担任记者的张菫辰主动约我看过一次电影「不老骑士」(事前我有跟小内说啦,因為心中坦荡),以及她主动包场邀许多好友一起观看电影「十二夜」而我到场简单座谈之外,我没有跟任何女记者私下有任何邀约来往(刚刚徵求过张菫辰同意啦,还一直被她亏,文字记者应该都认识她吧)。讲到这麼鉅细靡遗,就是希望部分媒体不要再捕风捉影。如果还有什麼ABCDEF君跃跃欲试想爆料抹黑,不妨站出来比个ya,我真想看看到底我还约过了谁。
人生中所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有它的意义。
我曾经喜欢周亭羽,我也曾经背叛小内。我跟周亭羽一起拥有过一段感情,也一起在感情裡犯了错,正在承受这个世界毁灭的代价,这个灾难性的代价,摧毁了我们熟悉又陌生的世界。所有一切都是我不好,而所有发生过的点点滴滴我都会牢牢记住,成為我人生的一部分。
我无法令时光倒回,但人生还很长。
我们就是為了遇到更多的好事,才努力活下去的。
希望最终我们都能勇敢站起来,坦率地找回正常的人生。

九把刀相关新闻

近期小说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