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六章 重生女嫁给了公公42

快穿之不当炮灰 616 作者林喵喵 全文字数 2204字

快穿之不当炮灰正文卷第六一六章重生女嫁给了公公42半晌那年轻夫人方怒道:“我这个橘子不好,你就不能拿个好一点的橘子给我么?这点小事,也需要劳动伯夫人?” 她不能让诚意伯夫人过来,因为诚意伯夫人一旦过来,传出去她的名声就没法听了,所以想了想,这年轻夫人只能这样说了。 安然听她这样说,点点头,让下人给那夫人重新拿了盘橘子,然后道:“您不妨尝尝这个,看看是不是还是酸的。” 那夫人被安然盯着,大有不说好吃,就不走的架势,没办法了,只能拿起来剥了吃了,然后不情不愿地道:“还行吧。” 安然看她老实了,便继续招待其他人了。 而周围的人看到了这一幕,本来也想跟着那年轻夫人一起找茬的,看安然摆平了那年轻夫人,便蔫了下来,没再乱说什么了,毕竟说了又有什么用呢,这个罗二奶奶好奸诈的,到时又说什么找诚意伯夫人过来处理怎么办?既然不管她们说什么,她都会推到诚意伯夫人头上,那样找茬还有什么找头。 脑子转不过来的,觉得这个罗二奶奶无能,一点小事就退缩,要找诚意伯夫人来摆平;脑子聪明的,已是发现诚意伯爵府这个罗二奶奶不简单,毕竟普通的庶子媳妇,面对刚才那刁难,不少都会慌张害怕,缩手缩脚,不知道怎么处理的好,一副上不得台面的样子,但这个罗二奶奶,遇事不见丝毫慌张,轻轻松松就将一桩难搞的事搞定了,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她是无能之辈。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越发证实了她们的想法。 不多会,大家就不再一直坐着,而是三五成群地边赏菊花边说话。 就在众人在花园里漫步的时候,这时,有个年轻夫人不小心跟个下人撞到了一起,凑巧对方端着茶,这一撞之下,就将这夫人的衣服弄湿了,那下人吓坏了,赶紧跪下赔礼道歉,然后说要带那年轻夫人去换衣服。 一般这些少奶奶们出门,为防发生意外,身边丫环婆子都是带有备用衣服,就为了预防万一的,所以这时对方虽恼怒自己被人泼了一身水,但看这下人已赔礼道歉了,也不好如何发作对方,免得显得自己太刻薄了,而是在对方的带领下,去了更衣间,准备换衣服。 不用说了,这个下人就是李婆子安排的了。 李婆子当然不敢随便找个不能惹的下手,免得惹了不该惹的人,到时捅的篓子太大,诚意伯府也担不起,所以找的人,就是个落魄家族夫人,这样一来,就算出了事,也不敢如何找诚意伯府的麻烦,同时,也能让罗二奶奶犯个大错,以后老老实实在自己院子呆着,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安然虽然在不停地招待客人,不可能注意到所有地方,但对这种意外事件,早就做好预案了,所以这时一看有下人带着一位年轻夫人去更换衣服,就有安然布置的下人跟了上去。 那撞人的下人看有人跟自己在一起,不由惊讶,也有些惊慌,道:“你跟着干嘛?”
有人跟着,她们还怎么下手? 却听那丫环道:“二奶奶吩咐我跟着一起去。” “这点小事,我一个人就行了,你不用跟着。” “二奶奶吩咐的,无论大事小事,出了园子,就要两人同行,不允许一个人行事,免得有什么差池,你要觉得不行,那你跟二奶奶说去,反正二奶奶这样吩咐我的,我要不照办,出了事,二奶奶唯我是问怎么办?” 安然之所以这样安排,就是因为园子里都是菊花,一眼望去,她能看得清楚,且没什么池塘之类,不用担心哪个夫人被人推到池塘里。 但出了园子就不一样了,外面既有池塘,还有什么偏僻的房间,这要是有夫人落水了,或者在偏僻的房间发生了什么意外,那可怎么得了? 在好多个古代世界呆过,有丰富经验的安然,自然就下了这样一个命令。 虽然这些人不是她的人,不一定听她的吩咐,但她定了一条死线:她将人分了片负责,谁的片没按照这个执行,出了事,就找谁的麻烦,这样一来,就算有人不想听她的吩咐,也要担心在自己的片上出事了,安然将责任推到她们头上,到时倒霉,所以自是老实照办了。 那人这样一说,做坏事的丫环顿时不好拒绝了,但一想到接下来不好做事了,又不由脸色难看。 但这时已骑虎难下,她不带去也不行,于是只能无可奈何地随那丫环跟着,一起去了更衣间。 进了更衣间,对方的丫环跟着进去侍候了,安然安排的人想着里面有那么多人,应该没问题,所以便站在外间,以防有人闯进去——这在之前,安然安排事项时,这些注意事项,安然都是交代过了的。 果然她站在外面不走,那个丫环就急了,眼珠子骨噜噜转了几圈,道:“现在地方也到了,你总该放心了吧,怎么还不走?” 安然安排的丫环道:“我得跟着那奶奶一起回去,这是二奶奶交代的。” 二奶奶,二奶奶,那丫环听了差点吐血,想着这个罗二奶奶怎么这么不好搞定。 因安然安排的人死活不走,所以李婆子派的丫环也没了办法。 不大会儿,李婆子安排的一个男子就按照约定过了来,见到门口站着两个丫环,不由一怔,暗道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不是说只有一个丫环,等那丫环离开了,他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推门进去么,怎么是两个丫环? 他没发现情况有异,还以为李婆子说错了,就是两个丫环,于是便过了来,示意两人离开。 李婆子的丫环生怕这人说什么难听的话,于是赶紧朝对方使了个眼色,示意两人到一边说话。 那人倒是看明白了,便跟着那丫环走了,安然安排的人看先前那丫环跟着个男子离开了,心中便明白情况不对劲,记下了那个丫环和男子的长相,准备事后跟二奶奶说,这时却不敢离开门口,生怕离开了,别出了什么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