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抓贪官(中)

剑阁仙侠传 41.2 作者汉江羽 全文字数 2334字

当陈无天来到太守府时已是半夜,但太守府仍然张灯结彩,府内不时发出阵阵欢贺,这让陈无天听着无比刺耳,陈无天虽然狂傲自大,但还是一个热血青年,对于秦国目下的困境还是知道一二的,眼见此时身为太守的余厚不顾国家危难还在大肆庆贺,在陈无天眼里,这样的人只会荼毒社稷,就不该掌管一方大权。 原来,秦蜀议和,秦国又在比武大会中胜出,原本秦军在河东之战溃败,蜀国大军兵临城下,以为自己土皇帝的好日子即将到头的余厚,早早准备避祸逃回咸阳,不想没几日却盼来了秦蜀议和,况且比武大会秦国的胜出,为秦国换来巨额军资。 秦王龙颜大悦,还特下旨意表彰了一番自己助军有功,喜出望外的余厚又怎能不知,议和之事自己无有寸功,平日里处处刁难慕容语嫣,不管军需粮饷皆是百般推脱,若不是自己主子何太极在朝庇佑,如何能获此嘉奖? 议和事定,如今自己大可以踏踏实实的继续过着土皇帝的生活,余厚颇有些柳暗花明,劫后余生的感觉,所以今夜大摆筵席庆贺着。 陈无天来到太守府大门前,将自己的拜帖送上,如今陈无天的大名虽不似张清羽的名气那般大,但在平阳城内还是被广为传颂的。 卫队长不敢怠慢,急忙将拜帖送进府内。 不到半柱香的功夫,余厚带着两名随从,摇摆着肥胖的身躯,红光满面一路笑呵呵的从府内出来,见到陈无天,略微欠了欠身笑道:“陈少侠大驾光临,真是让我这太守府蓬荜生辉啊,来来来,请进!” 余厚拉着陈无天的胳膊,一脸油腻的笑容让陈无天看得直反胃。按理说余厚身为一郡太守,可谓是封疆大吏,即使陈无天即将封爵,也不值得余厚如此屈身巴结。 原来余厚这是接到自己主子右相何太极的指示,何太极在给余厚的心中明言要他全力拉拢此次比武大会英才,因为秦国胜,秦王龙颜大悦,已动了爱才之心,且不说比武大会的少年各个天纵英才,单就得到秦王赏识并册封爵位,今后必将前途无量,能早早拉拢招至麾下,自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有主子的意思在里面,余厚又岂敢怠慢。 一路上陈无天打量着这座太守府,这可比慕容远住的将军府气派的多,单单这面积在陈无天看来就要比将军府大上两、三倍不止,一路走来,府内更是阁楼林立,气势雄伟,假山亭台也是精雕细琢,步入内院,更是装饰的金碧辉煌,院内十余桌客人推杯把盏。 来到内堂,一大张八仙桌上摆满山珍海味,桌子周围坐着五个人,身边美姬作陪,帘内乐姬弹唱,若不是亲眼所见,陈无天真是无法想到一个人的生活竟然可以奢华到如此地步。 随着余厚拉陈无天入座,一名美姬上前给陈无天面前酒杯中斟满酒,立在一旁服侍,余厚满面红光,大笑着向在座的人介绍:“各位,各位,我给大家介绍下,这位少侠便是比武大会上,第一场力挫蜀国灵武学院高手的陈无天陈少侠,来来来,大家与我一道,敬陈少侠一杯,也恭贺陈少侠不久后封爵大喜!”
“恭喜陈少侠!”在座的众人举杯。 陈无天虽然内心厌恶余厚,但有任务在身,隐忍住心中将余厚脑袋一刀砍下来的冲动,陈无天笑道:“诸位过奖了!来,大家同饮此杯!” 与众人一道,饮下杯中酒,陈无天拱手道:“久闻余太守是右相得意门生,王上身边的红人,今日一见足慰平生啊!” 看着陈无天的反应,余厚心道‘大有希望’,心想自己如能如愿将陈无天拉入自己阵营,右相一高兴,自己便是大大有望调回王城或者其他富庶之地,毕竟虽然自己在平阳城里过着土皇帝的日子,但这里是边关,说不定哪天蜀国破城,自己跑的快还好,万一跑的慢了自己肯定小命不保。 陈无天的主动示好,让余厚看到了立功的机会,不知是听着陈无天恭维自己的话,还是想着自己今后的好日子,余厚乐不笼嘴,不由拉关系道:“陈老弟哪里的话,以陈老弟的天资,如今又得王上亲睐即将封爵,可谓是前途无量,况且何丞相也是对陈老弟看重的很呐~!” 听着余厚拉拢自己的话,陈无天心中嗤笑,但面上却表现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诧异道:“哎呀,蒙何丞相看重,真是让小弟我受宠若惊啊!” 见陈无天的表现,余厚更觉的拉拢陈无天不在话下,余厚大笑道:“老弟自谦了,来来来,大家喝酒,今日陈老弟来,我高兴的很,大家今夜不醉不归,陈老弟今日就下榻寒舍,你说呢陈老弟?” 余厚的话,陈无天正求之不得,如何会拒绝,端起酒杯:“太守厚爱,我怎敢推辞!” 说罢,陈无天尽饮杯中酒。 “好!~”四周一片喝彩。 酒宴一直进行到亥时方散,饶是陈无天身为灵修,酒量本身就不错的他还是喝的有点轻飘飘的感觉。 酒散,此时已酩酊大醉的余厚拉着陈无天的手,混沌不清的说着一些酒话。 陈无天看向一旁的丫鬟,说道:“太守大人醉了,叫人来服侍太守休息!” 不一会儿,管家跑了进来,指挥下人将余厚搀扶回后堂卧室。 管家对陈无天躬身道:“老爷已有吩咐,您的房间已安排好,我这就带您过去!” 陈无天:“那就请带路吧!” 在管家的引领下,陈无天来到太守府厢房。 管家:“委屈陈少侠暂住一晚,若有需要尽管吩咐下人去办!” “好!”在得到陈无天的应答后,管家退出房内。 看着虽然是厢房,但依旧无比华丽,陈无天心想:这余厚身为太守,年俸不过万金,若无盘剥贪污,如何支付的起如此奢华之极的奢靡,看来张清羽抓贪官首选太守的做法很明智。 张清羽不仅天资,就连心思城府都强于自己,陈无天心中暗自佩服的同时,更加坚信自己当初加入张清羽麾下的选择的正确性。 盘坐床上,陈无天稍稍运功化解掉身体里的酒精,大脑顿时清明了许多,随后,陈无天开始思索,如今自己如愿已身在太守府,并且初步取得余厚信任,如何才能尽快找出余厚的罪证?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