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三章 逃出生天

护国公 363 作者木允锋 全文字数 4495字

朱聿键惊悚地看着眼前横断了道路的巨石,然后目光顺着它滚落的轨迹向上…… 然后再落回来。 那辆龙兴天子乘坐的四轮马车早已经变成碎片,但地上却并没看到皇帝的死尸,不过山路和两旁草木间到处都是死尸,说不定被抛到什么地方去了。而且这块巨石的撞击激起周围一圈的泥土,被埋在泥土中了也不是没有可能,倒是宋王的死尸正混在那些倭奴的死尸中很醒目。 朱聿键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这凄惨的一幕。 “陛下!” 钱谦益突然发出一声悲号。 紧接着朱聿键清醒过来,他下意识地向后面望去,却正好和不远处的吕留良四目相对,后者身旁的马车里一张熟悉的脸露出,然后对着他轻轻摆了摆手。 “陛下!” 朱聿键跟着悲号一声。 然后他和钱谦益一起冲向马车的残骸。 吕留良的马车里那人紧接着放下窗帘,吕留良同样迅速回到车里,而整个山路上的混乱继续。在朱聿键的指挥下,很快就找到了落在一处树林里的皇帝陛下,不过皇帝陛下已经身受重伤。然后他被抬进了另外一辆马车里,由唐王亲自看护,虽然巨石阻断道路,但好在有的是倭奴,在旁边挖土伐木另开就行。两个时辰后车驾继续向前狂奔入商州,紧接着进了商州的驿站,甘辉等人随后赶到但被禁止见皇帝。 “这都没死?” 回到自己宿营地的甘辉无语道。 这当然是他干的。 明军旅属侦查哨有的是玩特种作战的高手,尽管朱聿键看得紧,但他还是把一队士兵派出,这些人连夜穿越山林,带着线膛枪和两桶火药在路上选择好了伏击点。 “没死也差不多了!” 杨信说道。 “这是李自成的地盘,跟咱们没什么关系,话说李自成得好好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是他关防不严导致建奴奸细渗透谋害圣驾,还是他治下有土匪胆大包天。甚至是不是他收了钱不想放人,故意派人中途弑君,然后他再立定王以便他继续挟天子以令诸侯。总之他得给监国,给天下百姓一个交待,皇帝死在他的辖区他是要负责的。” 紧接着他阴险地说道。 两个家伙相视一笑,然后同时发出了笑声。 “将军,唐王离开驿站!” 一名军官突然走进来说道。 “唐王,他不是看护皇帝吗?他自己离开的吗?” 甘辉说道。 “还有一辆马车,另外再加上一队骑兵,据说是商州的大夫不行,必须去南阳请名医,在这期间车驾暂留商州,没有唐王的命令,谁也不准妄动。” 那军官说道。 “南阳?南阳有什么名医?难道比咱们的军医更好?” 甘辉不屑地说。 明军旅一级是有救护队的,说是队,但实际足有上百人,包括了军医和护工,甚至还有专门的手术车,比如截个肢什么的,在战场附近就能自己解决。那些军医都是楚国公编写教材,由包括傅青主在内,这个时代几个名医如喻嘉言之流的负责实际培训。尤其是外伤消毒之类极擅长,至少酒精已经用得很娴熟,而且配有大量的药品如白药之类,比南阳那些连消毒都不一定懂的大夫强多了。 “不对,唐王不可能不知道这些!” 杨信突然说道。 的确,朱聿键也是军队系统的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他的云南都指挥使司还有正经的下属医院呢!那规模远不是这种野战救护队能比,甚至已经开始应用全身麻醉,要说起来他对军医系统比甘辉这些人更清楚。哪怕担心军中医生捣鬼,如果皇帝真危在旦夕,这时候也不可能顾虑那么多,再说有他看着医生也没法捣鬼。可自从截击发生后,只听他说皇帝伤得如何重,却没有调任何军医诊治,哪怕到商州后也没调军医过去,反而把皇帝关闭房內不准人见,这明显是不合理的。如今同样放着身边就更有用的军医不用却狂奔数百里,去南阳请什么名医,如果皇帝真伤得很重,等他辗转好几天从南阳回来,那恐怕早就已经凉了。 这完全是不正常的。 除非…… “不对,这是瞒天过海,皇帝根本没受伤!” 他恍然惊叫道。 这样朱聿键的反常就可以解释了。 皇帝根本没受伤,甚至根本没在那辆马车,朱聿键只不过放出假消息迷惑他们的,然后趁他们以为皇帝重伤快死停止刺杀的机会,以最快速度带着皇帝先跑路。 “快,集合骑兵追!” 甘辉急忙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候,外面突然间一片混乱的喊声,他俩急忙跑出去,却发现驻地门前大批的顺军正在和警戒的士兵对峙,而更多顺军正赶来包围他们…… “你们想干什么?” 甘辉阴沉着脸质问为首的官员。 “这位将军,陛下在商州境内遇刺,秦王殿下震怒,命令下官暂时封锁商州,禁止任何人离开,以便配合接下来的调查。包括贵军在内,在没有调查清楚前禁止出城,还请贵军配合,暂时留在商州城内,如果调查清楚自然会让你们离开。” 那官员笑着说。 “我们受命保护圣驾,没受命来听秦王指挥!” 甘辉阴沉着脸说。 “抱歉,这里是秦藩的地盘!” 那官员说道。 紧接着他身后所有长矛手以标准的西班牙方阵动作,略微侧身前倾左手在前上托,右手在后下握端平了一支支木杆光滑的丈八长矛,一个个扁而小的矛尖全部对准甘辉等人,瞬间进入临战状态,只剩下几步这些长矛就会刺穿正面的所有明军。不过这些并不是顺军的常备军,商州也没有常备军,全都附近公社的民兵,但却都是跟着李自成的老部下,毕竟这地方本来就是当年李自成蛰伏之地,大批跟着李自成厮杀多年的老兵选择回到自己的家乡。 但现在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也迅速回到了过去那群横行天下的亡命徒。
“你觉得这就能拦住我们?” 甘辉看着密密麻麻的矛尖说道。 他身后的明军士兵迅速举起了手中上刺刀的燧发枪。 “我说过,这是秦藩的地盘!” 那官员笑着说。 他身后的街道上无数火把的亮光出现,仿佛汇聚的灯光洪流般,源源不断的民兵扛着长矛,抱着火绳枪汹涌而来,从所有方向包围明军的这处宿营地。就像他说的,这里是秦藩的地盘,光商州城里就一万多青壮,城外散落着无数公社,每一个公社就是一个方阵,虽然装备上肯定和明军差距不小,但明军是燧发枪又不是AK47。 “将军,你们就不要徒劳了,这时候那些倭奴已经接受完调查,然后追赶唐王去了” 那官员得意说道。 第二天清晨,龙驹寨。 “陛下,先忍耐些,咱们必须过武关才可保安全!” 朱聿键在狂奔的战马上,对着旁边车窗狂吐的朱慈烺说道。 龙兴天子很聪明地没在自己那辆马车上,而是和他新结识的好朋友吕留良同车,他俩年纪差不多,吕留良那也是名士风采,和正想多交些同龄朋友的朱慈烺正对脾气。朱慈烺也怕半路真有人截杀,这里是李自成的地盘,倒是不需要担心大规模袭击,但明军的猎兵可是大名鼎鼎。这些用线膛枪在战场上专门狙杀军官的士兵如果埋伏山路狙杀他,那是真防不胜防的。所以他干脆弄了辆空车在前,他先上车,半路上找机会下车上吕留良的马车,别说是甘辉这些人,就是朱聿键和钱谦益都不知道。 知道的只有大同社几个。 结果他完美地避开了这场可以说必死的截杀。 知道实情后朱聿键干脆就对外声称他受了重伤,避免甘辉这些人继续动手,到商州后先缓住后者,并且和李自成的人商议好。他连夜出城打着去南阳请医生的旗号,带着朱聿键提前离开,李自成的人堵住明军,那些倭奴军紧接着启程。 不用堵太长时间。 只要他过了武关那甘辉就不可能追上了。 后者还必须和他们一起。 否则的话很容易逼迫杨庆不得不采取非常手段,朱聿键可以确定这不是杨庆指使,但如果杨庆知道甘辉这些人截杀过朱慈烺,那就很难保证杨庆会不会破罐子破摔了。所以这件事必须没发生过,反正倭奴不会说,随驾群臣嘱咐好就行,甘辉和他的部下也不会说,等民间的消息流传到杨庆那里,朱慈烺也就早到南京了。所以顺军暂时挡住甘辉,他们提前跑到商南等待倭奴军,在他们与倭奴会合后顺军放行甘辉,他们继续向前到内乡等甘辉会合。 至于宋王…… 山路坠石不小心砸死了! 唐王早就给自己这个同宗想好了死亡原因,话说他俩之间血源都已经非常遥远了,不过论辈分他还是这个原晋王现在的宋王叔祖呢! 剩下的路段可以保证安全。 这一次甘辉的成功,只是因为山路容易狙杀,这里的山林根本无法保护周全,但到平原上以后他就没机会了。大不了把五千倭奴直接散开结阵向前,防御圈扩大到一里,他就不信甘辉能丧心病狂到拖几门野战炮轰击车驾。 更何况金声桓也会派兵迎驾。 金声桓同样不会希望皇帝在他的地盘上出事,那样他肯定被杨庆当替死鬼灭了。 而下一站是襄阳。 在襄阳坐上船沿汉江顺流而下就行了,虽然进入汉江还得面对沿途的那些明军,但一支运输上万人的船队很容易隐藏朱慈烺。再说杨庆也不可能允许朱慈烺死在自己控制区,在李自成这边怎么弄死朱慈烺他都可以装好人,但皇帝死在他的控制区就没法解释了。 汉江也不是黄河前线。 那里连可以栽赃的人都没有。 这就是朱聿键的应对,首先一个原则就是,这场袭击没有发生过,没有人截杀过皇帝,更不是杨庆派来迎驾的将领幕后策划的。从来就没有过这种事情,甘辉是迎驾的功臣,忠心耿耿保护圣驾,只是这种山路行军作为后卫被拉得距离远了些。陛下会在内乡等待自己的护驾军,然后继续保持君臣和睦向前去襄阳登船,并沿着汉江直奔武昌进长江奔南京。 话说唐王为了这件事也算是殚精竭虑了。 毕竟朱聿键也是朱家一份子。 哪怕他也知道自己并不能真正改变什么,但还是希望能够尽量为保住他老祖宗的江山做些努力,成败暂且不说,至少也能有脸面对祖宗。就像当初所有宗室全都躺着等死,只有他不顾禁令带着自己的护卫北上勤王一样,哪怕他也知道自己那点护卫北上就是送菜,但他仍然北上了。 至少死了能有脸去见太祖! “唐王费心了!” 在狂奔马车上颠簸,不可避免被颠吐了的朱聿键有气无力地说。 话说就这时候武关道的山路,再加上老式弹簧减震的马车,狂奔起来那滋味可不比在风浪中的小船上更舒服。不过皇帝陛下更多是被吓得,尽管理论上朱慈烺也算久经磨难,但实际上都在圈养中,反而并没有真正经历什么血腥场面。 也就是当年北京城破后,但那已经是六年前了。 而且那次没这么刺激。 那巨大的岩石沿着山势滚落的场景至今还恍如目前,还有山路上那堆积的死尸,尤其是宋王那具都被乱石砸的血肉模糊的死尸,还在不断刺激着他,向他展示此行的危险。如果说之前他的确还没真正害怕过,那么现在当死亡真正展现自己面前时候,要说他一点不怕那是假的。可现在他已经走上这条路了,怕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好在身边还有唐王这个可靠的依仗,事实上朱慈烺也没想到宗室里居然还有这样一个人物。尤其是他爹当年还那样对唐王,如今唐王却在他危难时候,不计前嫌地冒险帮助他,这就真得很令人感动了。 话说那福王可是宁可自己摔断腿的啊!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