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四十四章 京城新线索

画满田园 2944 作者养只猫挠你 全文字数 2197字

画满田园 陈秀荷今天开始一直没有太进入状态,或许是太久没见玄妙儿了,也或许是最近心里压力太大了,不过说起了马氏,说到现在,她好像找到了感觉,越说越有劲了。 “表姑放心,我爹娘现在也不像以前了,虽然他们心肠好,但是分得清这里的利害关系,我娘身边的人也是我选的,机灵着呢。”玄妙儿说完看着陈秀荷,关心的问:“表姑最近的脸色不好,是不是还是担心表妹?” 陈秀荷叹了口气:“可不是,能不想么?看着你现在过得这么好,想着要是苗苗懂事点,现在过得也能挺好,可惜她……哎,我也后悔。” 玄妙儿伸手过去,拍了拍陈秀荷的胳膊:“表姑,别太担心了,人活着还是有希望的,傅公子虽然对表妹没有男女之情,但是他是个重情义的人,他心里还是惦记表妹的,并且他经常走南闯北,也许能得到什么治疗表妹的方子呢?” 陈秀荷听见玄妙儿提起傅斌的时候,她的手不知觉的抖了一下,那个男人真的太可怕了,自己都不敢想秦苗苗受的罪,可是现在还是要强力的掩饰自己的心虚。 “话虽如此,但是这都是未知的,不过也是她自己闹得,也许是上天的惩罚吧,傅公子的身份,不会真的关心苗苗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女子的,所以表姑只能还是求着妙儿,要是有机会的话,帮帮你表妹。”陈秀荷这话是发自内心的,因为确实求傅斌不如求玄妙儿。 玄妙儿点点头:“嗯,我知道了表姑,你放心吧,我心里一直惦记着表妹呢。” 陈秀荷深深地叹气道:“是呀,你这孩子念恩情,也就你还惦记着你表妹。” 玄妙儿看着陈秀荷:“表姑别总是想那么多,我觉得表妹自己的心态也很重要,我想着最近去找傅公子说说,让他再去看看表妹,毕竟表妹的心里傅公子很重要的,让他劝劝表妹,也许能让表妹的心里有希望,有向往。” 陈秀荷真的害怕傅斌再去看秦苗苗,因为秦苗苗已经没用了,甚至是个累赘,去了只会让秦苗苗更加的不好过,但是自己也好久没有傅斌的消息了,自己心里也是慌得:“表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感谢你,你也别太为难,苗苗的事情顺其自然吧。” 花继业在边上听着两人说话,但是自己不好插入说什么,所以只是品茶听着,当然也注意着陈秀荷的神情。 玄妙儿笑对这陈秀荷道:“我知道的表姑,表姑放心吧。” “嗯,你成亲了,什么都还是以婆家为主,没事也别经常出去了,继业对你好表姑知道,但是你也得做好人家的妻子知道不?”陈秀荷仍旧是一副善解人意又十分关心的语气。 玄妙儿笑着应下:“知道了表姑,你别当着继业的面批评我,给我留点面子。” 陈秀荷笑着道:“你呀,还知道要面子?就是个孩子。” 花继业看看外边:“表姑时辰不早了,留下来吃个便饭吧?”
陈秀荷赶紧白手:“不了不了,我家就两人,我要是在外边吃饭,你表哥就得挨饿了,我就是来看看,也得回去做饭了。”说着站了起来。 玄妙儿也站起来:“表姑,要不然让人把表哥也接过来一起吃,省的你还回去做了。” “不用不用,我这家里一堆事呢,我就是看看你们,看见你们好我就放心了,我也得回去了。”陈秀荷确实不想多待,她其实也是想知道傅斌的消息,因为太久没见到傅斌,自己也心慌,当然也是来探探消息,看看玄妙儿近来的动态,但是玄妙儿现在好像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所以她也没必要多留了。 “那我们就不勉强留表姑在这了,等什么时候表姑和表哥闲了,一起来家里吃饭。”花继业面上也是很客气的道。 陈秀荷笑着应下:“好好,这继业确实是个好孩子,亲近人,挺好挺好,那我回去了。” 玄妙儿和花继业送着陈秀荷出去了,一直送出了大门,两人才回来。 回了屋,花继业坐在茶桌边道:“看来陈秀荷对傅斌了解额并不多。” 玄妙儿也这么认为:“或许她还想从咱们这得到点傅斌的消息,一个主子失去了他细作的消息会紧张,但是一个细作要是没有了主子的领导,更会心慌。” “这么看来,傅斌这次真的都保密的,我的人也是追查到了万绵山外就没了他们的消息,不过他找到宝藏是不可能的,但是为什么这么久没回来呢?” “傅斌那个人自诩聪明,所以他也会用他自己想到的再去深一步探索,估计也该回来了。” “嗯,差不多了,这门久了,如果真的没有找到,也该要回来了。” 陈秀荷离开之后,一个人走在街上,心里还是慌得,好久没有傅斌的消息了,自己怕的很多,最多的就是没有利用价值了,怕被傅斌用什么方法处理了。 陈秀荷心里更是恨了,为什么这个世上这么多不公平的事情,自己就没摊上一个好丈夫,自己为什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为什么人家刘晴岚就比自己过得好,明明以前不如自己的,想到这,陈秀荷心里更恨了,这段时间夜不能寐,她的精神也不好了,心里的怨念更重了。 晚上,花继业忽然收到消息,说白亦楠查到了新的线索,之前查到的那个印记来自于刑部尚书府,尚书府尹张铎之前是跟白家私教甚好的,所以皇上让千醉公子跟白亦楠一起去京城的尚书府。 玄妙儿听花继业说了又要去京城之后,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因为关系到这个事情的,绝不是小事,当然也是随时都带着危险的,玄妙儿虽然担心,又不能不让花继业去,这才是最为难的。 见玄妙儿愁眉苦脸的,花继业伸手在她的头上揉了揉:“好了,别担心,尚书府是白家的亲信,我们去也就是了解真相,不会有危险的。”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