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我今天才知道,原来真有其人,道歉,换名

作者狂翻的咸鱼2 全文字数 8118字

荒野,警车燃烧爆炸,空气中充斥着血腥与焦尸的弥散气味。 项燕终于解决了那名修炼圣象佛功的汩罗高手,那名汩罗高手虽然防住了项燕的飞镰双刀,但却没能抵挡住无影杀腿的疯狂快攻,一瞬一连十余脚后,那名汩罗高手雄壮的胸膛前全是恐怖的龟裂纹,最后被项燕挥刀封喉。 “好了,走吧,三位非人武者近百多警员够他们肉疼的了。”阻止项燕挥刀虐尸的举动,朱鹏将一名汩罗警员的尸体拽出车内坐了进去,两人还是要回边境集镇的。 如果是在华国、米国、英伦这样的国家,黑恶势力出手击杀一百多名警务人员,整个政府行政组织会发疯的,都不用调集军方力量,仅仅是全国各的警方系统就会向这里集中发力,并且是不死不休! 因为一百多名警员说少不少,说多,却也不会让整个国家的警方系统感到多么的肉疼,而像汩罗、九龙湾这样的地方情况就有些不同了,为什么九龙湾黑恶势力盘踞,但警方却只能对其一忍再忍? 因为九龙湾的黑恶势力真的有力量干掉其整个警方系统,当然,真的搞到那个地步无论是英伦还是华国,都会大规模介入。 九龙湾的警方系统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对于管辖范围内的黑恶势力多少有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一方面是收着钱,另一方面是不敢管也管不了。 汩罗警方系统是与政府军方、相邻各国警方系统紧密联系着的,因此这一次吃了大亏后,它会有怎样的具体反应朱鹏也无从得知,一种是发力无穷,直接通知并请求停车警方系统的帮助,请求军方的帮助。另一种就是表面上息事宁人,但开始寻求汩罗本地高手的帮助,比如像蛊神这样的高手。 两日后,雨夜,汩罗边境集镇,一处西方圣人的教堂。 在午夜时分,莫说是信众就连神甫也已经离去了。在四周白蜡常燃间,两名男子坐在长长横椅上翻着报纸。 “事情闹大了,两天前那一票居然被米国记者逮到机会报了出去,汩罗政府想往下按都没能压制下去,现在民怨沸腾,你我可谓是举世皆敌。”项燕翻着报纸这样言道,只是他神情平静并不怎么在意模样。 “这个集镇里面,如果真的要彻底清查的话,至少有一两千名罪犯,汩罗政府能怎么样,用导弹把这里爆破掉吗?那名米国记者她也许是好意,想让光明与正义得到彰显,但问题她没搞清楚状况,这个国家是整个东南亚最大的毒品输出地,她自己就陷身于黑暗当中。” “今晚动手吗?” “就今晚吧,无论水火都会削弱蛊术的威力,而且这大雨也会冲刷掉大部分的痕迹。”朱鹏从长椅上起身,看着窗外那瓢泼而落的倾盆大雨,他的眼神中有杀意斗志凝聚,到该动手的时候了。 旅馆。 老板举着伞,他将一破旧的箱子丢掷在气味浓重的垃圾堆中,在他转身返回后,朱鹏与项燕到来,朱鹏向那箱子一伸手,自他的袖中飞出犹如灵蛇般的金钱剑,略一转腕,并没有沾手那箱子就直接被切开了,里面是一些女性的衣物与饰品。 “以鲜血养虫,以女子养蛊,这样恶毒的手笔也就在汩罗这样的国家可以长久隐秘的进行,问出想要的情报后顺手杀了他吧,就当是替天行道。” 听到朱鹏的话,项燕笑了:“拜托,我们两天前干的那一票,足够人家喂虫子喂好些年的,按你的说法你我两人绝对属于应该被替天行道的范畴。” “这怎么一样,我们杀的是已经对我们出手的人,他杀的是毫无抵挡力没招他没惹他的弱女子,我们属于自保,他属于是利已,这本质不同吧?”两人一同走入旅馆,不多时,激烈的轰击与铁器碰撞声就响起来了,只是双方皆有克制,再加上大雨的遮掩因此声音并没有扩散。 砰! 先是一身银白劲装的项燕倒飞出来,他背脊重重地砸在墙角处,整个人砸落于地。 接着是双手斜握金钱剑,封挡于胸前的朱鹏,他双脚梨地迅速得倒滑,直到滑行到项燕一边时,才发力站住。 “看来老板早就想到我们会来啊。”身旁项燕在半跪着吐血,朱鹏却在冷笑,只是他的双眼轻轻眯起,犹如即将捕猎前的凶猛恶兽! “师父他得了华国天龙八部中的暗部残篇,华国的高手们定然会像闻到血腥味的蚂蝗一样扑上来,再加上你们两天前做了那么大一票,一百多名警员,被你们杀了个干干净净,我若是再无防备察觉,岂不是太傻了吗?”自幽暗的旅馆当中走出,此时此刻的老板半人半蛊,他周身有蝎子似的坚硬甲壳浮出,右手角质异化,左手干脆就变成了一条腥红色的大蜈蚣,并且他的背脊上还向四周延伸着略纤细的蜈蚣。 旅馆老板的左手环绕着一个眼神痛苦茫然的女人,接着他一扬手,将那女人撕裂让其鲜血浇洒周身毒蛊,伴随着这一仪式的进行,他全身上下的寄生蛊虫全部都亢奋起来。 “蛊神是你师父?很好,那说明我们并没有找错人。死一百人算什么,天龙八部成书以来,从古至今死在上面的人十万都有了,大家都是武人,在习武的第一天学习怎样夺人性命之时,不就应该有付出自己性命的觉悟?”双眼当中黑暗扩散,伴随着话语撼动着对手的心神,下一刻金钱剑陡然化为金龙一般夺目扑杀。 天龙八部是八种哲学理念体系,有点像昔日地球的佛、道、魔、儒、兵、法、阴阳、墨家、格物,等等理念流派,其武学本身一开始并没有达到现今的高度,只是这数千年来被历代高手拥有、争夺,其上的武学体系就被不断的完善升华,像黑日刀经、无影杀腿、暗影神拳、百鬼夜行诀,亡魂波动、梦魇之瞳、暗极不灭体这些武功,当然不可能是一个人创立然后完成的,只是每一个时代都有顶级高手夺得经典,然后汇总绝学。 可以说,现今的天龙八部已经与几千年前的天龙八部大为不同了,未来的天龙八部也定然会与现今的天龙八部全然不同,但只是法不同,道依然是最初最根源纯粹之道,就像黑天无生经怎么也不可能收录任何一部光部绝学一样,如果收录了,那才真的是违背了暗部之道。 数千年来也并不是没有妄人想要兼修并济,融会天龙八部,但真的做到的人基本上都疯了,武功本身还好说,但天龙八部武功内里蕴含的哲学体系,能把这些东西也全部都完全融合、知行合一的,铁定是精神分裂。 天龙八部绝学,仅仅只代表着当代华国最强的八派武道绝学,但其实华国内部绝不仅仅只是这八派武道,比如上清宗执掌雷部绝学,固然是华国顶级大宗,庞然大物。 但实力仅仅只是稍弱一些的同等级势力大行寺,可是天龙部都没有,但它依然是华国武道界最高层阶的势力之一,而且还处在排名前列的水平,传承久远,功法众多,得佛门妙法真谛,几可谓是古老的代名词。 因此,汩罗蛊神拿着黑天无生经残篇妄想据为己有,这等于是啪啪抽华国暗部魔门一脉大嘴巴子,忠义信这样的九龙湾黑道行会可以拥有黑籍,但你拥有就是自己找死了。 现在还仅仅只是华国暗部魔门一脉在暗潮涌动,一旦魔门出现力有不逮的迹象,虽然这几乎不可能,那么天龙八部的余下七脉就会纷纷出手,因为这已经是不可放下的荣耀与传承。 …………………… 雨夜,朱鹏与项燕疾旋如风般旋绕着半人半蛊的怪物狂攻不休,然而汩罗蛊术能够被传承至今,自然是有其令人难以割舍的强大威力的,在修炼过程凶险残忍,种种隐患巨大,突破艰难这些前提下,它的威力一旦展开也是夸张惊人的。 蛊术,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古代版的肌体改造技术,完成这一系列改造的蛊人凶残暴虐,力大无穷,刀枪不入,朱鹏与项燕已经是不止一刀一剑砍刺在这家伙身上,然而除了头颅、脖颈等少部分要害之外他根本就是不闪不避全无畏惧。 并且经过改造之后这家伙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朱鹏不时弹出一些角度诡异的金钱镖,打向旅馆老板的头部、咽喉、口鼻等处,然而全部被他背脊上那些活物般的蜈蚣挡住了,这家伙明明只是一个非人境武者,却以一人之力硬压朱鹏与项燕两名非人精英,这样的战斗实力不可谓不可怕。 只是蛊虫不仅仅怕火,它也怕冷,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渐渐就将旅馆老板身上的血污冲刷掉了,没有了这些外在的养分,蛊虫就开始向被寄生体索取养料,打着打着,那半人半蛊的怪物就陡然后撤想重新往自己的店里冲,他花费太多时间养蛊以至于武功修为并不是太高,空有碾压普通非人境的综合素质与诡异打法,但在自己最狂最猛的时间里,他却没能真的对朱鹏与项燕两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项燕看出了蛊人的意图,陡然前扑奔跑,然后先一步来到旅馆飞身而起,他一脚踹在竖柱之上陡然回身踢击,项燕在无影杀腿这套腿功上浸淫已久,此时此刻全力施展之下真的是迅若光电,快若无影,一脚踢击将后撤的蛊人猛踢踹回。 同一时间,朱鹏双手握住金钱剑,他周身有深红色气劲扩散笼罩,非人境界武者劲力外显,觉醒种种与武功相应对的神异,而黑天无生经杀意劲力的神异效果,当然就是那狂飙提升的攻击力。 蛊人被猛地踢回,朱鹏杀意劲力爆发挥剑攻上,犹如钢鞭重重抽打在一实心的金属陀螺上一样,那名蛊人打着旋砸击在落地,周身虫甲破裂,由此也连带引起一些连锁反应,虫甲受以的攻击力度越大,蛊虫需要的养分也就越多,而旅馆老板本来就缺失养分了,他再也无法承载这样的抽取。 “啊啊!” 嚎叫两声,从其身上解体下大量的蛊虫,这些蛊虫在凄风冷雨中本能的就想蠕动回旅馆老板的身上,然而地被自己的主人直接踩死或者远远躲开。 “够了,够了,你们不过是想知道蛊神的下落,我告诉你们就是,呼呼,呃啊!”蛊虫的反噬明显极为不好承受,在这一刻的旅馆老板身躯就像被掏空一样,他先是艰难爬回旅馆内躲雨,然后不断念动咒语安抚身上的蛊虫,蛊虫反噬,万蛊噬身,就是数量极多的虫子啃食自己的肉体,最恐怖的是这个时候你是意识清醒,知觉清晰的。旁门左道之所以被称之为旁门左道绝不是没有原因的,用它们获取一些力量的同时,付出的代价可能会过于高昂。 在这个过程中,朱鹏与项燕对视一眼,然后这两人收回武器,毕竟这家伙并不是蛊神,他仅仅只是抵达任务目标过程中的一个步骤罢了。 “呼呼……我师父是蛊神,但我背叛了他。我是他的大弟子,师父一生无妻无子,我原本以为自己可以继承他的一切,因此苦练武功蛊术,甚至因为天赋不足,不惜把自己炼成蛊人。然而” 说到这里时,喘息不休的旅馆老板笑了一下,只是那表情异常扭曲,异常像是在哭。 “然而师父在某一天突然领回一个孩子,并宣称那是他的子嗣,未来会继承他的一切,于是我就逃了,躲避到这里,既然我得不到我想得到的东西,那么我也不想再给他卖命!”
“你的一身蛊术都是你师父教的,你怎么逃得脱他的手心,你们修炼蛊术的人不是有一些本命蛊什么的?”旅馆的老板抬头看了朱鹏一眼,然后闭上眼睛言道: “你们这些人对蛊术一知半解,就是因为师父教了我很多东西,因此我才能找到他的虚弱期逃离,本命蛊的本质不过是两只蛊虫间彼此的联系,手机都有没信号的时候,更何况所谓的本命蛊,这些年我已经替换掉了原本的蛊,修为也大幅精进,若不是我没想到大雨会对蛊虫的影响这样大,你们两人联手恐怕也打不赢我。” “说这些没有意义,告诉我们蛊神在哪里,若是走运的话,也许我们能帮你解决掉这个一直以来的威胁。”项燕抱臂于怀靠着墙柱这样言道,朱鹏则坐到一侧的长桌上,双手交握十指交叉。 “我师父是哈德山将军最尊贵的客卿与挚友,你们两个非人境界的武者过去,恐怕还没摸到地方就已经被扫成马蜂窝了,我们想要杀掉蛊神,就必须吸引他来追杀我们,你们放心,黑天无生经残篇那么贵重的宝物,我师父他一定会随身携带的,他一向认为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就是他自己身上。”似乎渐渐缓过来了,旅馆老板扶着桌子摇摇晃晃地站起,他睁开眼睛,直视着朱鹏与项燕。 “我要参加,当年失去的东西,我要自己动手夺回来。” 当天晚上,朱鹏与项燕又一次住进这家旅馆,同时他们知道了旅馆老板的名字:瓦骨库里。 “我们能相信那个家伙吗?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知道的一切都是那个家伙的一面之词。”夜晚,房间里,项燕这样言道。 “有一定可信度,一位外罡境并且拥有着极高地位的大宗师,不值得为你我浪费如此多的心力成本布局,刚刚与那个瓦骨库里战斗时,我最后一剑差点劈爆他的头,如果这也是表演与谋算,那未免弄险太过了。”丢命的生意有人做,赔本的生意无人做,即便是公益组织它也是向社会募捐,在盈利之后才会把其中的一部分做公益,没有共同利益也就无法形成稳固的组织。 堂堂蛊神花时间谋算两名非人境界的武者,这是赔本的买卖,投入与收益不相符。 呆了两小时,次日天未亮之前朱鹏与项燕就离去了,按照瓦骨库里的说法,昨晚的伤势他至少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恢复,并且想要对付蛊神一些东西也必须提前准备,做这件事是急不得的,越急就越容易死。 “这个半个月时间,你们两个小心些,汩罗警方已经向国际刑警组织申请援助了,不过他们目前重点排查的位置还在野外,暂时还没想到你们两个家伙胆大包天居然直接回来了。” “他们直接搜查这里成本也太高了,这里各国罪犯太多,国际刑警组织直接对这里动手的话,最后可能引起一场大暴乱,整个集镇恐怕都会化为废墟,没人想背上这样的责任。”站在窗前看着户外,朱鹏这样说道。 ………………… “在每一天,我在流连,这心漂泊每朝每夜,多么想找到愿意相随同伴……” “多少期望多少梦,皆因心里多孤寂,即使期望多缥缈,期望已能令我跨进未来。” “没有得到我愿,寻求得到的怎么不接受。” 半个月的时间,要在这里搜索日严的集镇里等待,双人同行的话未免太符合警方的抓捕条件,因此朱鹏与项燕暂时分开,各自准备武器修复状态,也是为半个月之后的行动做准备。 这个时代的科技水平还不是特别发达,至少遍布处处的摄像头暂时是没有的,再加上警方连自己的长相都还没有掌握,因此朱鹏在略微乔装后,就住进了集镇商业最繁华的酒店街。 此时此刻他陷身在沙发中,喝着酒,吃着一些简易但味道还算不错的小吃,听着高台上的目盲女孩唱歌。 这个汩罗小姑娘唱的是中文歌曲,歌名浅醉一生,这首歌在九龙湾曾经火过一段时间,此时此刻由一个不到二十岁的汩罗小姑娘演绎出来,可能因为她人生经历的关系,居然颇有意韵。 “老兄,小罗歌唱得不错吧?”这个时候,有一名胖胖的男子坐到了朱鹏的对面,他醉熏熏因为喝酒喝得圆脸红朴朴,但可以看出并没有什么恶意,观其意态,似乎想要炫耀什么得意的事。 “小罗,从小就是个叫,叫眼角膜脱落的病婴,被本地的父母丢弃了,也算她父母还有些良心,把孩子扔在我们华人商会的门口,不是跟你吹,整个汩罗,也就只有我们华人商会这边,能把一个瞎眼睛的小姑娘从小干干净净的养活大,现在小罗每天在这里唱歌,挣得不比,不比服务员少。” “她歌喝得很好,其实应该挣得更多些的。”朱鹏喝了口酒,在侧耳倾听片刻后这样言道。 “不少了,只赚这些钱她至少保得住,要是给得多了,这里是汩罗啊,你以为是在华国啊?老兄?在汩罗,除了华人区以外,其它地方的小姑娘没有三五个人,六七支枪门都不敢出。” “说得也对,来,为我祖国之崛起痛饮此杯!”向对面那胖子一扬杯,然后朱鹏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 对面那个胖子更加豪迈,他转了圈没找到杯,然后拿起朱鹏酒杯旁的酒瓶开始对瓶吹,只是喝到一半时人就软倒了,残余的酒水洒了他一胸襟。 华国,数千年以来一直都是东亚传统的宗主国、老大哥,其文明之包容与鼎盛,胸襟之开阔,气概之磅礴,盖压东亚。华国鼎盛时,会辐射周边地区发展,老大哥吃肉周围的弟兄们也能跟着有口汤喝,而一旦连华国都陷入低迷,东亚诸国即便一时兴起,往往最后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就像眼前这个胖子说的,像小罗这样天生残疾的女孩,当地人有意识得送到华国商人的势力范围,只有在这里她才有可能健康干净的长大,要是送到其它地方,出现什么样的可能性都有,甚至变成餐桌上的一道菜也未可知。华国人爱吃紫河车,但也仅限于紫河车,而东亚其它国家可真的是什么诡异习俗都有,比如东瀛的食子补阳,比如圣象的降头养鬼术,相比这些国家的狭隘偏激,华国至少是相对堂皇正大的,无论是国家作派还是人民风俗习性。 夜深了,朱鹏却没什么睡意,他起身向外走去,在路过那名正在弹唱的盲女小罗时,往她身旁的玻璃杯里放了一张钱,她似乎还是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子的,因此微微地点头示意。 相比九龙湾繁华闪耀的夜景,汩罗的夜色并没有什么看头,不同于集镇的其它地区,华人商业区内的站街女是几乎看不到的,倒不是说这些海外华人都是圣贤君子,只是华人商业区这边的档次相对比较高,有夜总会、迪厅、洗浴中心,自然就不需要陋巷站街这样简单粗暴了,这,其实是一种进步,就像人懂得穿上衣服遮羞一样。 苍龙界域距离巫师世界如此之远,想要锁定其座标必然要从历史性的事件入手,对整个世界影响越大的事件,参与进去,获得的座标信息也就越多。只是,想要切入到这样的命运节点中,实力稍弱,很可能就像那句经典的话一样:被历史的车轮碾压而过了,这一次朱鹏与夏洛特是借着宇宙风暴才能超远程冲过来的,一旦锁定不住座标被清退回去,这辈子还能不能再找到苍龙界域是两说的事。 游晃了一会,趁着夜色清凉整理思路,然后朱鹏往临时的住处回返,这个时候恰巧看到那名盲女小罗拄着盲人杖敲敲打打得走出来,可能是因为自幼同华人一起生活的关系,日常饮食与习惯的不同,导致小罗的个子比汩罗本地人高不少,如果不是肤色还是有些微黑的话,几乎和一名华国普通女孩没什么区别了。 这个时候朱鹏在上坡,而她在下坡处,两人相向而行,朱鹏看到小罗挺容易的,从小罗那个方向由下往上看却看不到朱鹏,这一结果似乎也导致了其下的一条因果链条衍生。 两名黑瘦的男子突然从黑暗里窜出来,他们中的一个一把抢拽过小罗手里拎着的包,另一个从后面捂住女孩的嘴,盲目的女孩激烈挣扎着,接着被扑倒在身后的杂物堆里。 “我靠,出门转一圈回来都能遇上这种事。”摇摇头,朱鹏走过去,那两名见色起意的汩罗土著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朱鹏从身后拍拍其中一人肩膀,在他愕然回头的瞬间将之一拳抡倒了,完全就是两个地痞小混混,似乎是没人管教抢到华人区来了,微微动用了一些劲力,两名汩罗土著的颈骨就咔嚓一声断裂了,解决掉他们一共也没花朱鹏两秒时间,只是接下来安抚小罗反倒让他用掉了接近一分钟。 “好了好了好了,拜托你不要再叫了,你越叫我……不对,这台词记窜了。我的意思是说我几天经常听你的歌,听得多了渐渐就觉得好像认识你了。现在没有危险了,你要是还是害怕,我送你回去,你要是能自己走……好吧,还是我送你回去吧。”看着小罗缩在那里畏畏缩缩的样子,朱鹏摇摇头直接伸手拽过她手臂擒撑着小罗走。 一开始这个女孩还是挣扎的,但走过一段路后,似乎发现朱鹏真的没有伤害她,慢慢得也就安静下来了。 “到路口了,往哪里走?” “往左。大哥哥,你是华国人吗?”在理智渐复后,小罗这样问了一句。 “是啊,从华国来这里做生意的。” “华国都是好人,比汩罗这边好太多太多了。” “谈不上,哪里都有好人,哪里都有坏人,只是国富民强之后,很多事情做起来掉份子就没必要去做了,另外华商算是一个比较富裕的群体,你算是见到的都是社会精英阶层。”朱鹏摸了摸鼻子,这样言道。小罗恐怕并不知道自己刚刚将那两个人杀了,否则自己这个好人形象怕是要打个折扣。 “那我们汩罗,什么时候才能国富民强起来啊?” 想要迈入强国俱乐部,经济实力、科技实力是一个方面,人口与国土面积是另一个方面,经济、科技这两个方面汩罗还有那么一点希望补齐,但国土面积这个方面,你多一块,我就少一块,更何况汩罗的已有国土自然禀赋还不好,它基本上是没什么可能补全这方面的缺限了,而国土面积受限,人口数量自然也就跟着受限。 目前而言,整个东亚唯二有可能成为世界顶级强国的,唯有华国与婆罗,东瀛虽然鼎盛一时人口也算众多,但它处于东西文明碰撞的交汇点上,并且由于历史原因,它背负着先天性的枷锁,想要晋升世界顶级强国难度不小。 婆罗地域广阔,人口众多,适宜居住面积甚至还超过华国,奉英伦为主臣服百年,多少也有些香火交情,但观其内部,诸多问题博杂,它甚至连书同文,车同轨这样统一现代化国家的基础建设都没有完成,民族认同性太低,种群主义余毒未去,但无论如何,婆罗依然是华国未来最需要重视的对手。 因为相比东亚其它国家,婆罗拥有成为一个强国的雄浑根基。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