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忘忧客栈之高瞰(拾)

作者上善又水 全文字数 2257字

“那他现在算什么怪物吗?”玖雅乖乖站到一遍没再碰高瞰。 “不好说,也许还活着,那东西恰好堵住伤口帮他止血了也说不定。”毛小方斜靠在墙边,可算把这东西彻底逼出来了,就看上面怎么判定吧。 “他真的出不去吗?”玖雅看着高瞰趴在窗户上,明明没有玻璃,高瞰再怎么撞也无法探出头去。 “出不去的,他要能出去我请你吃饭。”毛小方非常自信,不管高瞰身上是什么都还没成气候,一个结界足矣。 “你们恐怕不是来除了它的吧?”浮尘微微皱眉,他听说过的【忆殇之陌】可是一招制敌的存在,两个人忙活半天反而让这东西更猖狂了,绝对有问题。 “明眼人心里懂就行,这种新生物种没定性之前,我们动手那叫义务劳动,必须要把它逼的暴走了,上面有人判定好了,它该分为什么类,我们再出手有人给报销。” “那如果高瞰死了呢?”玖雅不敢相信,这种处理方法和杀人有什么区别。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能沾染上那个东西绝非偶然。”毛小方早就习以为常,他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气氛突然很尴尬,谁都没有再开口,屋里唯一的声音只剩楼下喷洒灭火器的警报声了,高瞰依然在努力冲破面前这看不到的东西,他太想知道冯趣死没死了,看热闹,这种热闹必须看,他越这么想身上的眼睛就越往外凸出,就像充满气的气球有随时爆裂的危险。 “你们不再管管了?他这会不会嘭一下炸了屋子里全是高瞰了?”玖雅有些害怕,蹲在柜台内只探出半个脑袋观察高瞰。 “嘘,来帮手了。”毛小方赶紧蹲下,浮尘也跟着蹲下,楼下传来摩托车的声音,越来越近,突然一个带着绳子的钩子打到旅馆外墙上,紧接着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皮裤的人出现在窗口。 “嘭!”玖雅还没看清那个人的长相就听见类似开枪的声音。 “不是僵尸,我撤了,你们加油!”玖雅听声音应该是个年轻男人,他说完这句话就从窗口跳下去,连挂墙上的钩子一起收走了,随后摩托车的声音又远去了。 “这也是你们的人?”玖雅直接蒙圈了,那个人出现还没五分钟就跑了,来耍个帅就为打一枪的? “呵呵,介绍一下,枪神,龙浪神,职业僵尸猎人,业余非主流男团团员,可能是刚才排练场之类的地方过来试试高瞰死没死,放心他手里的枪过海关都不拦着,假的,玩具枪,子弹只对真僵尸有效,所以基本就是看谁不顺眼来一枪。”毛小方尴尬的介绍着早就跑没影了的人,法治社会都流行火葬了,僵尸猎人还没流量明星赚钱。 “呵呵,你再不追人就跑没了。”玖雅指指楼梯口,因为龙浪神的那一枪激怒了高瞰,高瞰瞬间智商爆棚,窗户出不去走门,趁毛小方介绍龙浪神的时候,绕开躺在地上的特警直奔楼下。 “失误,我没看到,东方呢?” “你说的眉飞色舞的时候东方已经跟着高瞰下楼了。”玖雅鄙夷的看着毛小方。
“那你不追吗?”小方下楼前问浮尘。 “你们逼暴走的与我何干?这些警察我们还要救呢。” “我们下手不重一会就醒了。”小方笑着下楼。 “浮尘,总共来了六个人,沙发上趴一个,地上死一个,跳楼一个,那三个人不可能连点动静也没有!”玖雅突然想起房间里还有三个人。 “好,我封一下他的魂魄再去看看。”浮尘在马仓两个胳膊上各扎一针,以免马仓离魂带来麻烦。 “嘭!”浮尘刚走到客房门口,楼下传来巨响,玖雅立马跑到窗边去看。 “浮尘,冯趣没死!跑了!”楼下面包车上有个轻微凹陷上面却没有人,高瞰疯狂的向街口奔跑着,楼下还有几个晕倒的便衣,东方冥拿着剑快速追赶,毛小方看到玖雅在二楼还不忘停下来挥手道别。 “末日寂灭!”高瞰快要跑到人群里去的时候,店铺之间的过道之中突然甩出一根棍子,闪着金黄直接砸在了高瞰头上。 “打包带走,暗黑馆愿意承认他的存在了。”秦翎的声音从黑暗中传了出来,晕倒的高瞰就被东方冥和毛小方抬着进了过道之中。 “他们这是走了吗?”玖雅惦着脚尖就是看不到他们去了哪里,那根闪着金光的棍子也跟回力标一样自己又飞了回去。 “嗯,都走了。” “什么都走了?” “两个房间里都没有人,翻窗户跑了。” “什么?这可是二楼啊!”玖雅不相信那么大一个行李箱也能翻窗户跑了,等玖雅冲进四号房间,她的床单被罩全被撕成了一条一条的,绑在床边一直延伸到窗外。 “奇耻大辱啊!咱们好歹是二楼!跳楼的跳楼,翻窗的翻窗,咱们生意不用做了,天天喝西北风吧。”玖雅气的坐在地上撒泼,像个小孩一样。 “都不许动!”偏偏此时特警们又都醒了,玖雅就在客房内,被当成同伙了。 因为回警局的路上玖雅突然吐血,紧急送医,浮尘被带去警局录口供,联系不上玖雅亲属的医生看到玖雅手机里给鹿昭发的短信,凌晨三点,鹿昭穿着厚重的棉衣,双眼通红的出现在玖雅面前。 “翘医院能干不能干?”玖雅只觉得呼吸困难眼冒金星,再在医院待下去自己就交代在这里了。 “我是警察……” “不用说了,把我手机还我,我找古诺。”玖雅最烦鹿昭一本正经,还是找古诺吧。 “为什么你回到旅馆就会什么事也没有。”鹿昭一直想问这个问题。 “我这个病普通医院治不好,遗传病,要一辈子待在家里吃自己家里的药。”玖雅想想还是没有说出来,让警察相信自己能看到怪东西吗?还是算了吧。 “就这一次……”鹿昭看着玖雅越输血脸越白,输进去的血还没顺着嘴角流的多。 “谢谢……”玖雅只能相信鹿昭了,现在的自己太虚弱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