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七章 燕国公主亦有情

东晋北府一丘八 957 作者指云笑天道1 全文字数 2159字

刘裕一动不动地看着慕容兰,胸前提着的宿铁刀上,一滴滴的鲜血从血槽中滴下,而刀身之上已经有些凝结的血块了,西下的夕阳,光芒照耀在刀身之上,一闪一闪,映得刘裕那如同大理岩石般的脸庞之上,阵阵阴阳相错,而那飘起的乱发,在风中乱舞,他看着慕容兰,冷冷地说道:“我怎么傻了?” 慕容兰紧紧地咬着嘴唇:“你其实在黎阳的时候就知道一定会败,为什么还要来?来了之后看到前面已经一片火海,北府军败局已定,为什么还要孤身上前?你以为你这样做可以救得了这次的北伐,救得了你的战友?” 刘裕平静地摇了摇头:“你第一天认识我吗?救不救得了是一回事,救不救是另一回事,如果你觉得我刘裕是那种只顾自己的安危,利益,不管兄弟们死活的人吗?就算明知希望渺茫,我也得试上一试,虽万千敌人,吾亦往矣!” 慕容兰一动不动地看着刘裕,幽幽地叹了口气:“你这种性格,让人没办法不喜欢,但你的愚蠢,也让人无话可说,这一战你明知道最危险的敌人不是在对面的明处,而是在你的背后,还往火坑里跳,你难道不知道,这是给他们这个机会吗?” 刘裕沉声道:“如果我不来,又怎么会发现内奸是谁?现在至少我知道是桓玄,还有他背后的那些个世家大族在搞鬼,只冲这个,我来的就不算亏。” 慕容兰咬了咬牙:“可是你不可能就这样活着回晋国了,消息你是带不回去的,就算你告诉刘敬宣和向靖他们这些消息,他们又能做什么?难道还能无凭无据地揭发桓玄不成?” 刘裕摇了摇头,淡然道:“我不会把他们置于危险之中的,我得想办法活着回去,继续跟他们斗下去,所以我现在同意留下,去见慕容垂。” 慕容兰一动不动地看着刘裕,摇了摇头:“刘裕,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要的不是去见我大哥,而是想趁机刺杀他吧。” 刘裕的心中一动,却是脸上装得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有那么蠢吗?杀一个慕容垂又有何用,能挽回我们这次的失败吗?” 慕容兰冷笑道:“这次的失败是无法挽回了,但如果我大哥这时候就身死,以慕容宝这个蠢货这次的表现,那我们大燕必然再度内乱,诸子夺位,没准谢玄和刘牢之回去之后收拾残兵,还能重整旗鼓马上再来一次北伐,毕竟邺城还在你们手上,苻丕的实力也没受损。刘裕,你这样不顾自己的性命,只想让这次北伐起死回生,别人不能理解你的这个想法,可你别忘了,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熟悉你。” 刘裕的眼中光芒闪闪,似是在思索,但不经意间,握着刀柄的手,却是抓得更紧了。 慕容兰看着刘裕的手,叹了口气:“你是想杀我灭口吗?但只要你一动刀,我们的将士就知道你的想法了,到时候万箭穿心,咱们就这样死在一起,也算是应了上次的话。”
刘裕冷冷地说道:“再见之时,即是不死不休的敌人,这话我记得很清楚,难道你忘了吗?” 慕容兰点了点头:“当然不会忘,所以,我希望我们永远也不要再见。当我看到你的时候,我又是欢喜,又是悲伤,我想,你能明白我的这种感觉。” 刘裕冷笑道:“应该还多一分羞愧吧,谢谢你,慕容兰,你和你的族人们的所做所为,让我可以放下对你的最后一点不舍与旧情,即使是现在就取你性命,我也不会有半点犹豫!” 慕容兰咬了咬牙:“我并非无情之人,看到昔日同袍那样葬身火海,我也伤心难过,心如刀绞,我可以对天发誓!” 刘裕厉声道:“可是你还是什么也没做,甚至没有给他们半点警告!我只是听说这里有危险,就马上不管不顾,不眠不休地擅离职守赶到这里,哪怕自己的性命不要,也想救出哪怕多一个兄弟,可是你呢?两三年的时间,朝夕相处,就是泥人,也会有感情,你就这样看着他们给这样屠杀,却什么也不做?慕容兰啊慕容兰,我第一天才知道,你是如此地冷血无情!” 慕容兰的眼中泪光闪闪,睁大了眼睛:“我能怎么做?我救了他们就是背叛我的族人,我不忍看他们死,难道就要忍看着他们屠杀我的族人吗? 刘裕恨恨地说道:”现在反正死的不是你的族人,而是我的兄弟,对于你来说,这些人不过是你以前为了执行任务所要利用的对象,打入的敌人,你只会在心里稍微难过一下,却绝不会真正地伤心,更不会为了救他们,做小小的半件事!” 慕容兰咬着嘴唇:“你如果不信的话,可以回去问刘敬宣,我多次向刘牢之示警,甚至冒着背叛我大哥的风险,为了让他们不陷入火海,我在那些桥上都作了手脚,在一路之上的燕军灶台上作了记号,可是他们被功名之心冲昏了头,这么多明显的漏洞都看不出来,我又如何能救得了他们?” “到了这里,一切已经不可扭转,可我还是尽我最后的力量,让我的部下提前冲出埋伏,为的就是告诉刘牢之,这里是有埋伏的,万万不可轻进,但他们眼里只有那些辎重,金银,连这些东西放在这种枯草堆里的军事常识都弃之脑后,你还要我怎么样?我就是冲出来告诉他们,他们能信我吗?能信一个燕国女人吗?!” 刘裕的眉头渐渐地皱了起来:“你是说,你一路之上留下了警告?” 慕容兰的眼中泪光闪闪:“我说过,他们也是我朝夕相处几年的伙伴,每天一起练武,出操,在一个锅里吃饭,那是大牙,他每天都会抢我的窝窝头吃,那是小顺子,他就象我的小弟弟…………”她说着,素手一个个指向了周围地上的那些尸体,一张张年轻的脸上,早已经是血污难辩,可是她却一边流泪,一边清楚地叫出了每个人的名字,刘裕一动不动地看着慕容兰,紧握着刀柄的手,却是渐渐地松开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