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夫子不曰我来曰

低配版系统主神 553 作者大秦小兵 全文字数 2557字

“这算是剧情展开了么?” 两个徒弟都已经学有所成,下一步就是外出历练了,先刷点小怪,再刷点霹雳堂、海沙帮之类的人形怪,然后一点点挑战精英怪、小Boss,最后直面总Boss。 不过,苏家两兄弟的出现强行开启了另一条展开路线,想起他们临走时怨毒愤恨的眼神,习通知道,他们绝对还会再回来,而且很快。 “斩铁剑派不会善罢甘休的,接下来肯定会派人过来偷抢,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二人处理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为师是不会出手的。” 一出手就露馅了,咱这手艺太糙了,不精致。 苏羽轩和苏羽昂二人也没有多想,全都跪在地上。 毕竟,师父赐宝给苏家,却因为这两件宝引来他人觊觎,如果外人也就罢了,砍了就是,偏偏这二人是苏家的老大、老二,怎么看都是苏家内部的事情。 苏羽昂以头叩地,“师父恕罪,都是徒儿不好,给师父惹来麻烦。苏家的事情,徒儿会一力承担。” 习通点了点头。 “好了,说一说斩铁剑派的情况吧。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苏羽轩回答道:“斩铁剑派在十里坡向东百七十里的铁剑峰上,该山盛产铁矿,天地灵气也饱含锐金之气,于此地修行,剑气凌厉,极富攻击性,比武斗剑中,如果武器品级相差不大的话,往往可以斩断对手的武器。” 说起斩铁剑派,苏羽轩脸上浮现出一抹哀伤,因为她父亲以前加入的就是这个门派,只是后来的斗剑中落败身亡。 苏家老大和老二都是整天偷鸡摸狗的二流子,如果不是沾了二叔的光,根本不可能混进斩铁剑派。 斩铁剑派只是一个山门主峰千米左右的小派,放在方圆千里内籍籍无名,但对于临近的十里坡而言,却是一个无可抵挡的庞然大物。 不过,习通不在乎,大不了收拾铺盖跑路,一个御剑飞天,去其他地方重新开始就是。 再说了,剑山上各个门派都在努力向上冲刺,击败更高的门派、帮会,占据他们的山门,提升自己的力量和势力。 门派中的长老都在准备十年一度的山门挑战,根本不可能理会世俗中的小争斗。 所以,苏家老大、老二最多也就是约一些相好的师兄弟过来助拳,事后再分予他们一些好处。 以二人一穷二白的身家来看,所谓“好处”很可能就是电饭煲和芭蕉扇中的一样甚至两样。 “小昂,你说说方才战斗的感悟。” 习通背着手,缓缓说道:“战而不思则罔,思而不战则殆,每次战斗之后都要认真分析、总觉,这样才能不断提升、不断进步,明白吗?” 反正这个世界没有子曰,自然就变成习通曰了。 听到战而不思则罔,思而不战则殆这句话,两人都觉得耳目一新,认真咀嚼发现还挺有道理。 “师父,刚才的战斗没有任何体悟,实在太简单了,连阿姐一半的压力都没有。” 苏羽昂表示,不是我太强,而是对手太菜,他们连斩铁剑派的看家本领都没施展出来就被缴了械。 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个道理,能够在苏羽轩的剑下苟活至今,就算一头猪也被打得开窍了。 习通挥手,身侧二维码光芒浮现,随即,一个有着金属骨骼的简陋人偶现了出来。 这是仙剑世界伏羲创造的战斗傀儡,有着基于易数的计算逻辑,对数据掌握精准,对时机把握恰当。
如果是单纯的拆招喂招,几乎稳立不败之地,想要攻破它,要么是比它更强的计算,在细节上碾压它,要么是凭借碾压性的力量或者速度,单方面吊打它。 换个说法,这东西就是围棋界的阿尔法狗。 “小羽,这是本门弟子练习剑术的战斗人偶,你去和它对练吧!” 苏羽轩持剑来到人偶对面,长剑负于身后,以手按胸施了一礼。 虽然对方是人偶,但她还是保持了最大的敬意,因为这是剑道的比拼,她尊敬的是剑,而非人。 然而结果嘛,显而易见。 即便苏羽轩能凭着一两个妙手击败战斗傀儡,但战斗傀儡将这些数据分析、储存之后,很快便有了破解之道,同样的招式不可能赢它两次。 刚开始的时候苏羽轩还觉得师门的战斗傀儡不过如此,比苏羽昂还菜。 可是几炷香之后她就感觉到了压力,而且是不断增加的压力,就像是缓缓滚动的雪球,不断冲击着她的极限。 另一侧,苏羽昂眼巴巴看着习通。 “师父,我也和训练人偶对战吗?” 习通心中暗道:战斗傀儡擅长守势,攻击就乏力许多,用来给苏羽轩磨砺锋芒正合适。 但是苏羽昂习惯了被揍,守势有余,进攻不足,跟战斗傀儡对战,比赛大眼瞪小眼吗? “不,你和他对练!” 习通挥手,身侧浮现出一道光芒,这次不再是二维码的光芒,而是八咫镜的镜像。 “你可以称呼他须先生,接下来,须先生进攻,你防守,须先生会查找出你防御中的漏洞和不足,给你查漏补缺。” 这只是须佐之男一个镜像,拥有他不到万分之一的实力。 不过,习通需要的并不是须佐之男的战斗力,而是他可以看破一切缺陷的“完美之眼”。 须佐之男知晓了自己的任务后,手一抬唤出天丛云的镜像。 “小心,我来了!” 给两个徒弟找好事情,习通便优哉游哉的出门了。 苏大强已经在门外来来回回踱了一百圈了,肯定有话想说。 习通刚出门,苏大强便凑了过来。 “高人,还请到寒舍一叙。” 习通点了点头,两人随即来到苏大强家中。 一身粗布衣衫的苏大强未语泪先流,被火星子溅得坑坑洼洼满是黑点的脸上满是愁容、怒容,以及深深地无奈。 “高人,犬子无状,大强给您赔罪了。” 习通挥手拖住正欲下跪的苏大强。 “少年顽劣实属正常,待他日成长,自会明白父母养育之恩,进而幡然悔悟,浪子回头。” 苏大强惨笑着摇头。 他也希望如此,但他明白,这注定只是奢望。 “高人,我们苏家一贫如洗,全靠我开个打铁铺子赚点家用,原本是想着攒点钱,给小昂留着娶媳妇。” “可那两个小畜生隔三差五回来索要钱财,不给便吵闹砸打,惹得街坊邻居围看。” “每次我也都给他们一些,本以为他们会渐渐收敛,却没想到……” 苏大强长叹一声,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岁。 他颤巍巍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粗布包裹,将包裹一点点抖开。 那瞬间,习通觉得自己心中一跳。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