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7 醉翁之意不在茶

大宋有毒 507 作者第十个名字 全文字数 2690字

这顿饭吃的那叫一个爽快,每桌都像坐着八个饿死鬼,恨不得把盘子都舔干净。除了挂木杆的威胁之外主要还是菜品过硬,连带着烤肉什么的也下去不少,酒更是没少喝。 “大人,老汉活了六十有九,今天这顿饭吃得最香甜。早知如此该让家中的孙子来,他们这辈子恐怕也赶不上喽……可惜了、可惜了,糟蹋啦、糟蹋啦……” 俗话讲酒壮怂人胆,拓荒民原本就不是怂人,怂人真不敢去大草原上种地,保不齐哪天西夏人打回来就得死翘翘。 所以几杯酒下肚之后,上位的老汉抹着嘴开始主动和帅司大人聊天。他是真不太会说话,弄得一桌子人都瞪眼,合算给你孙子吃才不算糟蹋! “不糟蹋,活了一辈子凭啥不能吃点好的,下面还有呢。” 洪涛倒是听懂了老汉的意思,他是说这些好吃好喝不如让孙子享受,何必老了老了还要占用孩子见识的机会。但老汉显然错估了形式,这就算好吃好喝了? “嘶……这是大甜瓜!西域的大甜瓜!”酒足饭饱之后,风雪楼的小伙计把桌上的盘碗全部撤下,擦干抹净之后,又给每桌端上两个漆盘。 这漆盘是风雪楼专门在开封订制的,做工精美,平日里只在二楼房间配合银器使用,一楼的包间都没这个待遇。 但此时已经没人去留意漆盘了,全瞪圆了眼睛盯着漆盘里装的食物。黄色如月牙般的哈密瓜有人认识,已经脱口而出。红色也如月牙般的西瓜就没人识得了,一黄一红交相呼应,煞是好看。 “这是哈密瓜和西瓜,不算菜肴,应该算果品。每人两牙,不许多吃也不许少吃,上手!”洪涛是真下本,把玻璃暖棚里的存货都拿出来了,不光有主菜还有饭后甜点。 “嗯,今年这西瓜种的好,比去年的甜多了,也沙……大家接着吃,一边吃一边听本官讲两句。” 不管是穷是富,此时都不再狼吞虎咽,一小口一小口的享受着那份甘甜和清凉。唯独洪涛吃的最快,啃得还狠,瓜皮都见青了。一抹嘴,拍拍肚子,开始白话。 “在座的都是本州、本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知大家对这两年的日子有什么看法?今日本官找诸位来,一是感谢大家这些年来对官府的信任,二是要和大家聊聊以后的日子该如何过。有话不妨直说,本官发誓不以言入罪,也不挂任何人木杆,指着鼻子骂娘都不挂,如何?” 开场白还真是白,发誓和骂娘都说出来了。但效果不太好,在座的人除了异口同声的说好之外,没一个真敢提意见的。主要是城门外的木杆子印象太深,光靠誓言抵消不了他们心中的恐惧。 “好,那本官就先讲讲吧。相比之前,本官可以很自豪的说日子好过多了。这里有本官的功劳,也有大家的贡献,缺一不可。但是不是就可以安枕无忧了呢,好像还不能,本官看到了不少隐忧。” 有没有人发言都不影响洪涛继续讲下去,很显然他已经想好要说什么了,也能自如的控制场面。但这时酒楼的伙计们又出现了,端着很多杯茶,打乱了节奏。 “什么样的隐忧呢?它就放在诸位面前。好像有很多人并不打算喝,我要问为什么不愿意喝本官的茶,肯定是万般推脱。干脆,还是由本官来回答吧。因为端上来的是散茶,喝散茶失了身份,对不对?” 洪涛倒是没急于讲下去,等茶杯都放好,自己也端起来喝了两口,又用目光巡视了一遍,才继续自问自答。 “老人家,本官的茶可喝得?”讲完了喝茶的问题,几乎所有人面前的茶杯都空了,哪怕里面装的是泔水也没人敢拒绝入口,还得做出很美味的样子。 “喝得、喝得,比老汉家里的茶汤强多了……”身边的老头不属于没喝茶的范畴,茶刚上他就端了起来。今天的菜好是好,但有点咸,即便吃了两片瓜依旧口渴。
另外他对这杯茶很好奇,透明的琉璃杯在湟州百货商场里并不罕见,但杯子里的散茶很奇怪。它们都一根一根的竖立在水中,还是悬浮着,看上去很有意思。 “来,再上……诸位,这杯茶别鲸吞,仔细品一品,再看一看,可曾觉得比片茶差许多?”洪涛没有继续和老头讨论茶的问题,而是挥了挥手,等第二波茶杯又摆在众人面前才继续开口。 “……”屋里依旧无人作答,大家都在看桌上的茶杯,也都发现了怪异之处。抿上一口,有点苦涩,仔细品味又有些许清香,确实和市面上的散茶有区别。 “这就是本官今天要说的头一件事儿,茶叶。明日各城官府就会贴出布告,即日起对片茶、蜡茶征收三倍税赋,散茶不在其列。同时凡公人、军人严禁饮用片茶和蜡茶,更不许购买,商贾百姓同样不在其列。” “但本官想和大家说,现在日子刚刚好过一些,不要把钱全花在享受上,喝什么茶体现不出身份,也对收入没有影响。勤俭才能持家,钱多了应该琢磨着如何让它变得更多,或者去周济一下身边的穷苦人,哪怕买点公债存着,也比喝几口昂贵的茶叶来的实惠。当然了,这只是本官的建议,不强求。大家琢磨琢磨是不是这个道理,难道说本官喝了散茶就低人一等吗?” 说到这里洪涛脸上就一点笑摸样都没了,下面的很多人三年前还是普通人,甚至吃喝都成问题。可手里刚刚有几个闲钱就有点忘乎所以,准备学一学外地客商的做派,好像那样一来就能提高身份似的。 其实喝什么无关紧要,外地客商之所以和他们称兄道弟也不是看中身份,而是看中了他们手里的俏货和购买力。除了这两样之外,你就算把黄金化了喝人家依旧看不起你,还得道一声粗鄙。 “大人所言极是,老妪这里是消金窟,但自家饭菜从不敢靡费。姑娘们除了头面服饰外,平日里所穿也是缝补浆洗不辍,但凡能用绝不扔掉。勤俭不光可以持家,还能发家。诸位可能会说老妪言不由衷,索性从明日起,风雪楼不再提供任何片茶和蜡茶,只用散茶待客。别人家如何,老妪就管不了了!” 洪涛话音刚落,韩大娘又及时站了起来,旗帜鲜明的表态支持。还有行动,带头先把风雪楼的茶叶换了。 “我家孙子要是敢去喝那劳什子片茶,老汉就把他们轰出去。有本事瞎讲究,就该有本事自己买田买地,用不到老汉我了!” 听了韩大娘的表态,坐在上位的老头也忍不住了。他是最早一批流民,儿子、儿媳妇、老伴都在路上病死了,带着三个孙子好不容易弄到一块拓荒田,最看不得的就是浪费和奢侈。 其实他心里最想骂的是这位帅司大人,大冬天的你敢吃青菜,还吃瓜果,有多少钱够这么造的,要死啊! “哈哈哈哈,大可不必,有多少钱就享多少钱的福,过份攀比不好,太抠门也不对,该花还是要花的。如果大家都不花钱,那本官第一个急眼,没钱赚了拿什么养新军?好了,茶叶的事儿就说到此,今日本官还有一件事儿要说,和在座的诸位以及没机会来的其他人都有极大的关系。如果说茶叶是为了节流,那这件事儿就是开源,开一个让大家有机会用闲钱挣钱的源!” 洪涛今天来并不是要逼着大家改喝散茶,这只是捎带手的提一提。想阻止黄金外流,光靠更改饮食习惯治标不治本,下面这件事儿才是关键。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