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八章 零排放

大国重工 808 作者齐橙 全文字数 3378字

“李工程师,请问这个大铁罐子是干什么用的?” “这个容器叫加氢反应器,是炼油设备上使用的。它的重量是1200吨,未来将安装在滨海省滨海石油化工总厂。” “李工程师,这台设备是干什么的?” “这是4200毫米宽幅面厚板卷板机,它的作用是把厚钢板进行弯曲,以便制造成圆形的容器。” “李小姐,这是在做电焊吗?我为什么没有看到那种一闪一闪的火花?” “你说的是焊弧吧?我们现在做的是埋弧焊,它的特点是用焊料把焊点覆盖起来,所以你看不到焊弧。” “……” 一干记者围着担任讲解员的助理工程师李晓月,恨不得把她当成了“十万个为什么”。这么气派的车间,这些散发着重金属美感的设备,大多数的记者都从来不曾见过。 他们来极限基地之前,是带着批判这个基地的想法的,总觉得工业不外乎就是傻大黑粗,到处脏兮兮的,污水横流,废气弥漫,这种落后的生产方式放在城市周边绝对是有碍市容。 可是,在走进极限基地的生产区之后,大家就发现自己想错了。这个基地有着良好的绿化,厂区各处打扫得很整洁,而且明显可以看出这并不是为了迎接他们参观而突击进行的打扫。到了车间里,那种整齐明快的感觉就更清晰了,地上有用各色油漆标注的通道和产品堆放区,各种设备上泛着油亮的光彩,显然是经常擦拭过的。 再看那些高大的成品和半成品容器,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极富冲击力。在听过李晓月的讲解之后,大家心里又萌生出了一些崇拜的感觉。曾几何时,人们在谈到中国工业的时候,脑子里只能浮现出袜子、衬衫和儿童玩具,让人觉得中国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制造业。可是,在这个车间里,大家看到了几十米高的大型容器,据说这是用于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千万吨级炼油装置的。 什么,中国自己能够设计建造这么大规模的炼油装置,而且技术性能指标达到了世界前列,这还是自己在各种论坛上看到的那个充斥着山寨产品的中国吗? “李工程师,我记得你们基地的顾主任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承认你们基地在生产过程中会使用带有剧毒的化学药品,请问,这些药品使用在什么地方?” 一个突兀的声音响了起来,众人回头看去,认得说话的人正是《南部经济导刊》的记者石菲菲。《南部经济导刊》是南方的一家商业报刊,一向以大胆揭黑自居,在民间颇有一些声望。不过,记者圈子里谁都清楚,南导的所谓揭黑,其实不过是一种经营手段。被揭了黑幕的企业或者地方政府,只要愿意交纳一些保护费,就能够获得南导的赦免。反之,如果你不懂行,拒绝向南导妥协,那么它就会对你死缠烂打,把你的名声搞臭,让你无法翻身。 这一次,大家到会安来揭露会安极限制造基地排放污染的问题,有一半是受兰苑地产的邀请,另一半则是看到有新闻而赶过来抓热点的。记者们凑在一起,原本只是一个松散的组织,谈不上以谁为主。但这个石菲菲一出现,就把自己当成了带头大姐,凡事都要吆喝几句,大家想不注意到她的存在都不行。 南导在业内名气不小,大家对这家报纸有着三分鄙夷,还有七分艳羡。在与石菲菲打交道的过程中,大家都感觉到南导之所以能够做出这样的名气,还是有其道理的。就以这位石菲菲来说,她年纪不大,也就是二十七八的样子,采访经验却非常丰富,屡屡能够找到一些大家都忽略掉的角度,把采访对象弄得狼狈不堪。 此时,在大家都被车间里的壮观场面吸引住的时候,石菲菲是第一个提醒大家回到正题上来的。她一张嘴,就设下了一个套,等着李晓月无知无觉地掉进去。 杨媛安排李晓月来当解说员的时候,曾对她进行了反复的交代,叮嘱她要谨言慎行,不能让记者们抓住任何把柄。李晓月本人也是极其机灵的,又有预警在先,岂会轻易掉进别人的套里去。听到石菲菲的问话,她微微一笑,说:“石记者,请允许我纠正你一下,顾主任从来没有说过我们使用剧毒化学药品,只是说我们使用的某些化学药品具有一定的毒性,这种毒性在分类上达不到剧毒的程度。我们使用的化学药品中毒性最大的只相当于毒性分级中的4级,也就是中等毒的水平,这一点是大家必须搞清楚的。” “是吗?那好,就算是中等毒,也可以称为有毒化学品吧?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不允许我们参观使用这些有毒物质的生产场所?”石菲菲问。
李晓月用手一指前方,说:“我们没有不允许你们参观这些生产场所。事实上,我们马上就要前往酸洗工序,这道工序中使用的一些化学品就是我刚才所说的有毒化学品,我们在生产现场可以看到,这些化学品的使用是非常严格的,而且我们有废液回收装置,所有的液体都会被回收到废液槽中,未来会运往专门的处理工厂进行无害化处理。” 说到这,她已经把大家带到了酸洗工序的现场,开始给大家讲解这个工序的特点,尤其是废液回收的情况。 “大家可以看到,所有的废液都已经被回到了废液槽中了,并没有流失到环境中去。所以,说我们的酸洗废液污染会安环境的说法,是完全没有根据的。”李晓月最后这样对众人说道。 “原来是这样……”众记者都微微点头,他们虽然不懂多少工业知识,但现场的情况是非常明了的,谁都能够看出这些废液都被回收回去了,并不存在泄漏到环境中去的可能。 “哼!”石菲菲从鼻子里轻轻哼出了一个音调。 “怎么,石记者有什么疑问吗?”李晓月敏锐地察觉到了石菲菲的表现,专门盯着她问道。 “没有。”石菲菲干巴巴地回应道。她是专门来找茬的,但对方做得无懈可击,让她非常失望。她倒是有心想找点破绽出来,可实在是看不懂具体的细节,想找茬都无从下手,于是只能哼一声表示不满了。 “这么说,石记者同意我刚才介绍的情况了?”李晓月追问道。 “嗯。”石菲菲不情不愿地回答道。 “感谢各位的支持。下一步,咱们将到热处理车间去进行参观。热处理过程中需要使用多种溶液,其中也有一些溶液具有低毒或者中等毒性,有些溶液则具有对皮肤的轻微腐蚀性。我们将去看看具体的生产过程以及我们采取的环保措施。”李晓月说。 一干记者在李晓月的带领下,看过热处理车间,又来到水压机车间、铸造车间、精密加工车间等等,除了了解这些车间的生产方式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观察其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气、废水的处理方法。 冯啸辰是这个有着超前意识的人,在极限制造基地建立之初,他就提出了严格的环保要求。这些年,极限制造基地的环保设施换了好几茬,目前这一套设施在国内都算是先进的,基本上实现了废液、废气的零排放,这也是王根基敢于答应让记者参观的原因。 从极限制造基地出来,记者们的心里都是五味杂陈。刚才的参观,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震撼的。这种震撼一方面来自于大工业生产的视觉冲击力,另一方面则是感慨于极限制造基地在环保上的高标准。有些记者也是采访过工业企业的,据他们回忆,国内还很少有工厂能够达到这样的环保水平。如果说极限制造基地对会安造成了污染,那么会安其他的企业都可以直接扔到海里去了。 心里明白这一点,但大家却还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他们拿了兰苑地产提供的车马费,兰苑地产需要他们做什么样的报道,他们心知肚明。可现在极限基地一点破绽都没有,出色得简直应当发一朵小红花予以表彰,这让他们的文章怎么写呢? 大多数记者的节操还是有底线的,他们能够接受断章取义,但一般不太接受无中生有。有一位记者曾说过舆论监督之道:你如果得罪了我,我就拿着相机到处去找苍蝇。找到了苍蝇,我就可以报道你们卫生条件差,苍蝇肆虐。但如果没找到苍蝇,那就算你们走运,我也不会编造一条新闻出来给你们抹黑。 照他们原来的想法,极限制造基地这么大的一个工厂,想找出一点毛病是很容易的,到时候闪烁其词,多加点“疑问”、“不解”之类的话,引导着读者往最不可描述的方向去猜测,也就算是交了差了。可现在极限基地一点毛病都没有,让大家怎么说呢? “老张,这篇报道不好写啊……” “可不是吗,朱总那边希望我们给基地曝曝光,但人家做得是真过硬,咱们想曝光都找不到由头啊。” “要不,咱们还是把车马费退还给兰苑吧。这样一家企业,让我去曝它的黑料,我是真下不了手。” “唉,兰苑怎么挑了这样一个对手啊……” 众人纷纷议论起来,想打退堂鼓的已经不止一个两个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