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郭玉仪的阴谋

重生之王爷的邪妃 87 作者王姐姐 全文字数 3390字

“可你不说,不代表她不说,如果她跟武安将军说是我要害她,那我就完了,郭家就完了,妹妹,你明白吗?” 郭玉仪此刻有点后怕,她拉住郭玉萝的手:“好妹妹,我如果一早就知道她是武安将军的胞妹,我疼她还来不及,怎么会害她呢?可是现在没法回头了,是不是?” “怎么?”郭玉萝望着郭玉仪,眼里竟是看不透的陌生:“你还想害她?” “不想。”郭玉仪说道:“我只是怕,怕她将我供出来,那郭家就完了。” “应该不会的。””郭玉萝眼睛咕噜转了转:“她应该会看在我的份上原谅你的,毕竟是我救了她。再说了,她要跟武安将军说的话,早就说了。” “可是表哥……”郭玉仪无奈地摇了摇头:“应该难逃一劫了。” 此时,东城的衙门里,于蟒戴了重重的枷锁,跪在堂前。堂外站着许多前来看热闹的百姓。 县官坐在堂上,罗列着于蟒的数条罪状:“于蟒,东城岁阳人氏,数年来,强掳女子上百人,充当于府丫鬟者二十一人,先奸后杀者三十二人,尸骨皆藏于于府地窖,于蟒,这你可认?” 于蟒跪在堂下,被苏君安打了一拳的半边脸肿得老高。现在人证物证都在,容不得他反驳:“我认。” “既然如此……”那县官本想下判,然而惊堂木拍下,抬眼就看见了人群后站着的岁阳侯,随即改口道:“应先行安置受害女子,由女子家属根据衣物辨认尸骨。于蟒则押入大牢,择日再审。” “这……” “这怎么行啊?” “我早就说过,官官相护啊……”围观的群众听了判词,都无奈摇头,互相言语着,言语间净是对判决的不满。 “好啊!”苏君安拍掌,从人群中走来:“我竟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办案方法。这东城,可谓是一手遮天啊!” “你……你是何人?”县官惊得站了起来。 “你这狗官。”吴昊本来坐在县堂一侧,这会儿见苏君安前来,立马上前,站在他身旁:“我家爷就是武安将军。就是岁阳侯来了,也得给苏将军几分薄面!” 吴昊说着,将苏君安的令牌递给他,站到了他身后。 “大人,于蟒的案子,是不是还有什么不清楚的?”苏君安缓缓走过去,说道。 “这……这……”那县官哆哆嗦嗦,目光看向了人群中的岁阳侯。苏君安也看了过去。 “俗话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于蟒犯了错,其罪当诛。”岁阳侯见走不掉了,便走过来说道。他原想着苏君安应该在客栈照顾苏月娄,没想到他竟到了这里。 “舅舅,救命!”于蟒听了,这才慌了,一个彪形大汉竟爬向岁阳侯身边:“你是当今皇上亲封的岁阳侯,你一定有办法保我的对不对?我……” 他把目光转向苏君安:“他不过就是个朝廷的走狗,我们杀了他……” “混账!”岁阳侯见他越说越离谱,当下失了掌控,抽出一旁的刀就向他砍去:“你作恶多端,本侯也饶不得你。既然你母亲已经亡故,那就由老夫亲自了结了你吧!” 说着,岁阳侯抽出刀来,手起刀落,于蟒就倒在了血泊中。 众人沉默。 “岁阳侯大义灭亲,我等佩服!”苏君安说着,带着吴昊便离开了东城衙门。 岁阳侯双眼通红,手中染血的刀哐当落地。 刚刚于蟒的那番话也许叫苏君安听了去。若是那样的话,苏君安在梁宣帝面前参奏一本,也够他喝一壶的。 苏君安回了安置苏月娄的客栈,看见她已经起了,这会儿巴巴地站在门口等他。 “你怎么起了,快回去。”苏君安小心将她扶回客栈,又端过一旁的药碗来要喂她。 “哥哥,怎么样了?”苏月娄问道。 “不怎么样。”苏君安顿了顿,又说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现在的结果,无非就是他们自找的。” 闻言,苏月娄握住了苏君安向她喂药的手腕:“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我担心他们……” “不会。”苏君安笑了笑:“依我看,岁阳侯暂时还没那么大的心思。他还会有其他动作的。” 毕竟,若是皇城出巡的使者死在了哪个侯爷这里,难免会有京都的人前来盘查。想要斩草除根,哪有这么容易? “现在,你喝药才是最要紧的。”苏君安说着,拿着药勺的手就往苏月娄嘴边送了送。 苏月娄闻到药味,眉头皱了起来:“苦。”
苏君安听了,又让人去拿了些蜜饯来,哄着苏月娄好容易把药喝下了。 这边苏月娄刚喝完了药,岁阳侯府里的大管家也提了些东西来了,底下的人通传过后,苏君安便去处理。 “武安将军。”那人见了苏君安,上前寒暄了几句,又点头哈腰地留了些水果。 苏君安心下了然,伸手拨开表面的一层水果,便见了底下厚实的银票和金子。 “将军,对苏姑娘发生的事情,我们深感抱歉。这是侯爷的一点心意,还请将军收下。”那管家说着,抬头有意无意看苏君安的神情:“侯爷说,只要将军不计前嫌,侯爷往后愿为将军效犬马之劳”。 “你回去告诉侯爷,这礼我就收下了。”苏君安装作没有注意到管家打量的眼神,说着:“这次意外,是我看护不力,怪不到郭侯头上。再说了,郭侯大义灭亲,倒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是,是。”那管家听了答案,又说了些恭维的话,才点头哈腰地离开了。 吴昊在一旁,张了张唇,似乎想说什么。 他那天在郭侯府,是听到郭玉仪两姐妹的谈话的。可如果这件事情他说破了,苏君安肯定不愿意像现在这样忍一时之气。 如果到时候真的闹起来,这里毕竟是郭侯的地盘,他们胜算不大。 吴昊最终决定将这件事情先瞒下,只要苏月娄不说,苏君安也许就不会想到。 客栈里已经平安无事,而郭侯府里,听到苏君安收了礼,也都松了一口气。 苏月娄被找了回来,看来苏君安也不会问责郭侯府了。 可郭府里,依然还有人有些不安。 “妹妹。”听说了郭家兄妹在客栈的消息,郭玉仪拉住郭玉萝的手臂:“你说,苏月娄当真不会供出我来吗?” 郭玉萝望着郭玉仪,被她问得烦了,一时间也有些拿不准。她还是无奈地点点头:“嗯,应该不会。” “可是如果她供出来,就是郭府的灭顶之灾啊。现在好不容易平息,如果这件事情被别人知道了,那武安将军不会放过我,爹也不会……” “好了!”郭玉萝甩开她的手:“事已至此,你还想怎么样?再慌又有什么用?!” “是,是……”郭玉仪说着,魂不守舍地离开了。 苏君安在东城,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苏月娄便留在了客栈。因为上次的教训,吴昊也被苏君安留在了苏月娄身边,保护她。 这天苏君安外出办事,苏月娄在客栈的院子里和几个雇来的丫鬟玩儿,郭玉仪就骑马风风火火地跑过来:“不好了,苏小姐,不好了!” 苏月娄正和几个丫鬟踢毽子踢得尽兴,这会儿见了她,脸上欢乐的神情立马收了不少:“是你?” “你来干什么?”苏月娄问道。 “我有急事要找你,是关于武将将军的事情。”她看了看吴昊,又对苏月娄说道:“苏姑娘,可否进一步说话?” “小姐。”吴昊阻止着,朝着她摇了摇头。 “没事。”苏月娄转身朝着一张空房走去,郭玉仪紧随其后。 “苏小姐,救救武安将军!”进了房间,郭玉仪就朝着苏月娄跪下:“因为上次我表兄的事情,我父亲对他起了隔阂,所以,他……他被……” “我哥?你爹他对我哥做了什么?”苏月娄听闻,转身望着郭玉仪,焦急地问道。 “武安将军被我父亲关押了起来,这会儿在郊外的一处地窖里。” 郭玉仪急得掉了眼泪:“我爹和武安将军都是脾气倔的,这会儿闹到了这个地步,谁也不肯服软。” “从我见到他的第一刻起,我就喜欢上他了。我从前之所以会敌对你,完全是因为在乎他呀!” “现在他有难,你能不能……能不能救救他?” 苏月娄此时却镇定下来,转身背对着郭玉仪,似乎在斟酌:“你从前害我,我怎么知道你这次不是故意害我?” “不会!苏姑娘。”郭玉仪站起来,对着苏月娄的背影说道:“我说过,我害你是因为……在乎他。我之前以为你是他的恋人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是我的过错,让你现在不信任我。”郭玉仪作势拉了拉苏月娄的衣袖:“苏小姐,时间紧迫,若是再等一会儿,恐怕苏将军他……” 苏月娄打断她:“要怎么做,才能救我哥哥?” “你跟我去劝劝他,武安将军一向最疼你的,你去劝他,说不定他能跟我爹服软。”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