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三章 心冷

重生在过去那年 673 作者喜来乐 全文字数 2273字

”媳妇,快,快帮我把他抱开,我……我……”郑树涛瞪着笑得一脸得意的赵桐芸,又羞又恼。 想他郑树涛天不怕地不怕,还是头一回有了害怕的东西,不是别的,恰恰是软棉棉的婴儿。 孩子从一到他的手上到现在,他一动不动的不敢有一丝动静,不仅怕把他不小心用力过猛把孩子捏碎了,也怕把孩子弄掉了。 “没事的,你轻轻的把他抱到怀里,就像抱我那样,试试吧,你会有爱上那个感觉的。”赵桐芸并没有第一时间把孩子接过来,反而上前帮他把双臂往里推了推,让孩子贴近他的胸口。 郑树涛紧张得更冒冷汗,他觉得手里抱着的不仅是一个孩子,而是珍宝,当孩子的皮肤贴到她的胸口的时候,他的心跳都快了几下了,就像他第一次拥抱到赵桐芸时的心情。 “怎么样?感觉不错吧?”赵桐芸看着郑树涛那双已然有点红的双眼,伸出手把他和孩子一起抱在怀里。 郑树涛此时已经产不出话来了,除了“嗯,嗯,嗯”之外,也就剩下点头了,三个人抱了一会儿,还是赵桐芸怕冷到孩子,才松开了两人。 “好了,先给孩子把尿布包上,把他放回床上去吧,看,他睡得像个小猪一样。”赵桐芸伸出手点了点孩子的脸颊,一脸的幸福。 幸福的赵桐芸在孩子被放下之后,拿着尿布弯下腰开始娴熟的给孩子换尿布,旁边的郑树涛上前来,把头放在她的肩膀上,一边轻吻着她,一边看着孩子。 幸福就这么简单的蔓延在这一家六口的周围,赵桐芸觉得如果就这样过一辈子,她也会无怨无悔的。 只是幸福往往是会被人打断的,郑家一家六口的好日子没过上一天,郑树涛又被一个电话给招走了,走前只留下一句“等我”很快人又没了消息。 这次之后,卢娴雅又重新回到了郑家生活,白天上课,晚上回郑家帮赵桐芸带孩子,两人天天陪着五个孩子一起玩,一起笑,很快就又过了十天。 此时已是十一月上旬了,云城的气温变化不算大,但赵桐芸的心里却很冷,即冷又怒。只因为京城赵家来了电话,钟春玉告诉赵桐芸,赵光晖出了车祸,人虽然已经脱离了危险,但腿骨折还需要好好养养。 他这次会出车祸,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之前的论文抄袭事件,赵光晖这样的文人,可以说很清高,他不能忍受别人异样的眼光,也委愤怒。 也是因为这样,他天天神情恍惚,这才有了后来的车祸。 钟春玉原本也不想告诉赵桐芸的,特别是赵老爷子叮嘱过她,她更不敢说,可她心里实在太压抑了,也没人可诉心里的难受,不是打了这个电话。 电话打了,她的心情好了不少,可赵桐芸就难过了,特别是听到事情的前因,以及官家大舅公在里面充当的角色,她差点忍不住直接冲去云城找到马莱莱和洪欣,和她们俩来个你死我活的正面交峰。 这样的软刀子,她真的是受够了,从她重生到这个世界开始,这些人就在她们的周围,时不时的出来嘚瑟一下,真是讨厌得很。
只是当她看到五个活泼可爱的孩子时,她又冷静了下来,这件事,已不是他们的私人恩怨了,她如果冲动,坏了郑树涛他们的事,那才是麻烦。 于是她只能狠狠的压抑自己,什么也不能做,至到郑树涛的一个电话打回来,她才斗志昂仰的出了门。 把孩子们和卢娴雅托付给了四个长辈,她独自一人背上包袱上了战场。 哦,不,是回了云城学府路的家,当她到家的时候,郑树涛和高怀义都在,就连林伟也在,三人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着天。 看到她进来,林伟和高怀义都笑着叫了声“嫂子”,郑树涛更是直接站起来,把人拉到身边坐下。 一边把自己的水杯递给她一边看着她道“先喝口水吧,孩子们安顿好了?” “有四位长辈在,不用担心,孩子们被他们带习惯了,有没有我都一样。”说起这点,赵桐芸是又高兴又失落。 高兴的是自家的孩子从小就这么乖,失落的是他们不粘她这个当妈的。 “你叫我回来干嘛?不会还是为了马莱莱吧?”赵桐芸期盼的看着郑树涛,现在这个时候,她特别想亲手抓住马莱莱,好好的抽上几巴掌,以消自己的心头之恨。 郑树涛点了点头“是,这个真的很谨慎,身边人太多,还是得让你涉险,把人请家里来,到时就在家里抓人,不过你别怕,我会在家陪着你,不会让你有事的。” 郑树涛说起这个就很愧疚,明知道马莱莱不简单,可却还是要让赵桐芸犯险,只因为他们想要以最小的代价把这事办成。 这么长的时间,洪欣就像消失了一样,可部队的军械部却连续闹了几次贼了,虽然抓了几个人,可却是小喽啰,没什么作用。 可他们却不能一直这么背动吧,再说了他们也想这次把这批人给一锅端,所以想来想去还是得在马莱莱身上下功夫,而且是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 而要做到不打草惊蛇,一方面除了麻痹马莱莱,就再没有其他办法。 “行,没事,现在孩子们在部队里安全,我就不怕了,要怎么做,你们说吧,我听着,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这事完了以后,让我抽那些人一人几个耳巴子就行。” 赵桐芸想到自家人经历的一件件破事,心里的火就有点压不住,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松了松筋骨。 三个男人,其中两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被赵桐芸那暴力的样子给吓了一跳,这人虽然不温柔吧,平时说话办事还算平和,今天提这么个要求,真是很意外。 突然之间两人有点同情郑树涛了,有个这么暴力的老婆,他在家里的地位可想而知了,于是乎两个看他的眼神都有点不对了。 郑树涛却没有看到两人的眼神,就算看到了他也不会在意。 他是知道赵家和马家的恩怨的,妻子有这么一个要求,他倒是能理解,只是到时还得帮着掩饰掩饰。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