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对不起,我不能嫁给你了

重生七零甜军婚 286 作者夭木子 全文字数 2260字

方毅回去报过平安后,大牛果然如他来的时候想的那样,一听到卿兰已经救回来了,就迫不及待的要去方家看她。 方毅连忙阻止了他,因为杜心茹交代过,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大牛看到卿兰。 卿兰今天的状态十分的不正常,她们两个人见面的话,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 与其让他们两个马上见面,不如让他们两个彼此都冷静一晚上,明天也许等他们冷静些了,大脑能做出正确的判断了,再让他们两个见面,也许是最好的决定。 因为方毅的阻拦,再加上杜椽的劝说,大牛终于决定今天晚上暂时不去找卿兰了。 不过明天他一定要去,到时候他们谁都不能拦着他。 方毅和杜椽肯定是答应的,只要他今天不去,明天他想去哪里,他们都不会拦着他的。 夜晚很快就降临了,杜心茹被方毅叫起来吃了饭后,又立刻去睡觉了,因为她实在是太困了。 童夏也一样,只不过她没有杜心茹的好命,杜心茹有方毅伺候着,将饭菜都端到了屋里,可是童夏只有自己去饭厅吃了。 吃过饭后有一个人回了屋子继续睡去了。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杜心茹和童夏都恢复了生龙活虎的样子,这也让方毅放心多了。 赵雅见杜心茹气色好一些了,也放心了不少,这不,杜心茹才刚刚起床,她就连忙过来问她想要吃些什么菜,还拿来了今天刚买的新鲜橘子。 因为杜心茹喜欢吃,她也了经常给她买,每次买的都不多,但是都是最新鲜的。 因为赵雅想着,等杜心茹吃完了再买,这样就可以让她每次都可以吃到最新鲜的橘子了。 杜心茹和赵雅聊了一会儿天,问了最近家里的一些情况。 因为她确实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方杰了,要不是赵雅说他走的早,她还真以为他失踪了呢。 就在杜心茹和赵雅聊天的时候,童夏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还一边喊着。 “不好了,不好了心茹。” “哎呀!小祖宗,你小心着点,毛手毛脚的,要是撞到心茹可怎么是好?”赵雅见童夏跑着进来,连忙将她给拦住了。 童夏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她也是一时着急,并没有想那么多。 “妈,没事的,你别担心。”杜心茹拉了拉赵雅的胳膊说道:“夏夏怎么了?” 童夏一听杜心茹问她,连忙抬起头来看着她。 “不好了心茹,大牛哥过来了,要找卿兰,怎么办,我要不要拦着他啊?”童夏着急的说道。 杜心茹有些无语,她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了,搞的好像要火烧眉毛了一样。 “你拦着他干嘛,人已经救回来,接下来的事情,因该他们两个自己去处理,我们再怎么做也是徒劳,静观其变吧!”杜心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她的话倒是让童夏有些不明白了,昨天不是杜心茹非要拦着大牛不让他见卿兰的吗? 怎么今天她的态度突然就发生了转变,一副事不关己己不操心的样子了。 “好了,你也别想了,想了你也不明白,对了,最近你有好感看医书吗?”杜心茹突然问道。
童夏愣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最近她别说看医书了,睡觉的时间都快没了,这怎么看啊? “那个……” 童夏的话还没有说完,杜心茹就发脾气了。 她十分生气的将手里的水杯拍在了桌子上,一脸怒气的看着童夏。 “还记得自己当初是怎么给我说的吗?我看你回国后就忘了是吧!”杜心茹十分生气的说道。 “没有,不是这样的,心茹你先不要生气嘛,你听我说嘛!”童夏连忙摆手说道。 “好了,你也别解释了,你最好这两天给我看看看书,多做点功课,再过一个月,就要去参加行医职格证的考试了,到时候要是挂了,你可别怪我对你发脾气了!”杜心茹叹了一口气说道。 童夏连忙点头,还好杜心茹没有计较,要是计较的话,这两天她可能会被累死。 其实杜心茹在学习上比童夏实在是好的太多了,所以童夏一直都将杜心茹当做自己的师傅。 而杜心茹对童夏也是十分的负责任,她教给童夏的东西,都是最直接有效的,没有多余的花架子,这也是为什么童夏荒废功课,杜心茹会对她发脾气的原因。 杜心茹这边算是解决了最重要的事情了,可是卿兰那边,大牛被关在了房间门外。 从他来这里开始,他连卿兰的面都没有看到,只有这一扇门。 他不知道为什么,卿兰死活都不愿意开门,和他说的话也是少之又少,而且还一个劲的赶他走。 “卿兰,你把门打开,有什么事情,我们面对面说不好吗?为什么要将我关在门外呢?”大牛拍着门对卿兰说道。 屋里的卿兰此时早就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她不想见大牛,因为自己已经是一个不干净的人了。 她不想看到大牛眼里带着同情的目光看向自己,或者说是带着嫌弃的眼神。 那些都是她不能接受的,更加无法去接受。 所以她只能躲着大牛,赶他走。可是大牛比她相信中的要执着太多了。 卿兰不开门,他也死活不走,两个人就这样杠上了。 “大牛哥,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我更没有脸见你,你走吧,不要让我难堪好吗?”卿兰哭着对门外的大牛说道。 她又何尝不想和大牛相见,她现在只能在门缝里偷偷的看他几眼,她知道,她和大牛终究是有缘无分了。 可是大牛却不走,他今天说什么都要见到卿兰,卿兰用自己的身体堵着门,她的背靠在门上,泪水一个劲的往下流着。 大牛不知道卿兰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现在的心情十分的烦躁。 “大牛哥,你走吧,以后我都不会再跟着你了,不会再缠着你了,你自由了,以后都不会再有个跟屁虫再跟着你了。”卿兰越说越伤心,泪珠越来越大。 滴落在地上的泪水,如同是滴落在她的心上一般,那样的冰冷,那样的疼痛。 “对不起,我不能嫁给你了!对不起大牛哥!”卿兰心里默默的念着,她死死的咬着自己的手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