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人间失格……

作者刹那辉煌 全文字数 3958字

穆修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诞生的,但是那是在另一条世界线,那个说法不一定就适用于当前的这个世界的精灵起源。 毕竟就连欧亚大空灾都不存在于历史上,而显现装置技术似乎也是出于“让普通人类士兵也能够拥有对抗恶灵的能力”的基准点出发,从而被开发研究出来的。 也许在某些细节方面会有所雷同,但是也必然存在着偏差与修正的轨迹。 然而只有穆修自己才知道这样的事情,其他人都不明白世界的再构成导致的时空轮回、世界重置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那简直就是“重启”宇宙。 就像是任何人都不会怀疑自己过去的人生经历,甚至是国家的历史乃至于生命的进化历程是被改变过的那样,这根本就没有办法证明。 世界线既然有新旧之分,那么就代表其中必然存在着差异,是完全不同的两条世界线了。 而且因为在时间轴上只是属于平行的支流,它们之间没有先后之分,自然也就没有主次之别,不能够说哪一条世界线才是正统的,另一条世界线就是错误的。 但是,虽然世界本身没有主观倾向,然而生命体的存在却有着记忆情感。 作为超出人之限度、能够在时空逆转之中保持自我的怪物,可以清晰的分辨出第一周目与第二周目的轮回本质的穆修,他本身的记忆有着先后之分。 因此在他看来,的起源或者说存在之因有两个。 一个是自己知道的,真正的起源。 一个是自己不知道的,但是在当前的世界却绝对成立的、被修改了的事实。 所以说对于时崎狂三的问题,他的确是知道的,但是也可以说是不知道的。而且根本就没有判断对错的基准,因此穆修才会选择避而不谈,毕竟时崎狂三并没有能够保持绝对的自我。 当然不是说,这就代表时崎狂三已经不是时崎狂三了,对于所谓的的悖论,穆修早就已经有了结论。 只要存在还是那个存在,那么认知与记忆不会真正的改变本质,涉及到存在之因的起源也不会轻易地被替换扭曲。 就像是穆修自己这样,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他将自身的存在形式改变了一次,别说是细胞,甚至就连过去的任意一个组成身体的分子原子都不再存在,而且他过去的记忆与人格都是被直接制造出来的…… 还有比这更加特出的例子吗? 但是结论同样很简单,穆修不会因为记忆什么的出现问题,就进而怀疑自身的整个存在的意义以及价值,因为那种智能只不过是二流的。 时崎狂三同样如此,她这个存在本身没有变化,只是世界的再构成、时空的重置,产生的是凌驾于一切的方向上的修正力。 就像是无论多么动荡,最终也必然会恢复平静的水面一般,那种无形的力量会将一切不允许的异常都修正到正常的程度。 没有心灵之光那种不可思议的奇迹,时崎狂三没有能够在重置世界的现象之中保持绝对的自我,所以被影响到了而已……整件事就是这么简单的性质,并不出奇。 而且,这是可以改变的。 在原来的命运轨迹之中,这个时之精灵被始源精灵祟宫澪欺骗利用,并且还被删除了记忆,但是却在后来通过“十之弹”的技能恢复记忆,想起了自己之前的经历以及被澪欺骗的事实。 所以她才决意要改变过去,不论用什么代价。 而还有一个例子,就是鸢一折纸—— 原剧情之中,她在新世界线之中的表现,无疑就是很好的一个明证。 那说明了只要是曾经存在过的记录,就算是被改写了,备份也不会直接消失。新的纪录只是屏蔽了旧的记录,只要满足条件的话那么人就能够回想起来。 不但是鸢一折纸的例子,就连很多特殊的能力或者道具,譬如说可以追忆到前世什么的效果,也多数是建立在这个基本法则上的。 只可惜…… 有机会只是有机会,就像是任何人买彩票都有可能中大奖一样,但是也有无数人一生中从来没有中过大奖,概率不能够说明什么,尤其是当这概率本身还很渺茫的时候。 也许,就在明天的这个时候,时崎狂三就突然间恢复了在那个世界的记忆,想起来了一切。 也或许,她永远都没有那个可能了。 …… …… “寻求庇护吗?看样子,就算精灵不是人类公敌也好,但是每个世界的官方尿性都是同样的……” 在又一次响彻校园的铃声之中,穆修走进了钟楼底层停靠着的电梯间里面,看着电梯门在自己眼前缓缓合上,他脑海里却在不断的思索着刚才和精灵少女的交谈。 整整一节课的时间,足够他将这个世界的新的资料片背景摸索清楚了。 这个世界存在着表面上看似正常的人类社会,和一个存在于暗处的非常识世界——一般来说,后者统称为心灵业界。 地球上并不只有人类,还有科学不承认的物种存在,而其中最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恶灵,但是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特别的生命体。 毫无疑问的是,现在精灵就是后者之中的一员,而且还是与人类极度相似、有着智慧的生命体。 但是,就像是人类中的退魔师之类的人那样,同为人类却掌握了特殊能力的群体,都会被政府忌惮。国家机器一方面在借助他们的力量,一方面却不愿意给他们留出对等的位置。
本质上同为人类,都被这样排挤。 那么作为只有外表相似、但是生命形式已经完全不同的精灵,又怎么有理由要求各国政府与统治阶层真正善待她们呢? 不当人看才是正常的,要知道心灵业界的退魔师每年那么高的伤亡率,可绝对不仅仅是因为内部对抗或者是因为除灵退魔的原因。 更多的是那些退魔师莫名其妙的就在不知什么时候,不知什么地方消失了,然后成为了某个国家秘密实验室里面的某份样本和实验记录。 所以,目前基本上各国政府还是那个尿性,都是发现了精灵的存在就会直接尝试捕捉研究,尽管暂时还是在使用比较压制、平和的那种手段—— 如果不是因为精灵的数量稀少,难以确定,而且做得太过火的话会彻底引发人类与超凡世界的冲突的话,估计他们下手会更加狠。 心灵业界的退魔师们虽然也是人类,但是很多时候也是被当作怪物来看待的。毕竟大家都只能够从自己的阵营出发,而不是帮助对面灭绝自己的群体,如此一来矛盾摩擦就出现了。 因此,心灵业界的那群人天然就与精灵是同一阵营的,而时崎狂三前来白皇这里,也是他们的安排。 因为穆修虽然严格来说不是心灵业界的人士,但绝对是全世界最凶残的非人存在,如果说有什么地方可以成为真正的庇护所的话,无疑就是他所在的地方了。 在双方不打算正面撕破脸皮的情况下,这应该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人心的贪欲就像是山上的石头,一旦滚下来就再也停不住了,唯一可靠的方法就是让石头从一开始就位于山脚下。 否则的话,按照这样的趋势,精灵迟早还是会被逼到人类公敌的对立面上去的,同样的大概还有着心灵业界的人士。 “总觉得这好像是正式剧情展开之前的前兆那样,难道说这是这个世界的主线?” 穆修忍不住嘀咕着,然后走出了电梯,走进了学生会的大厅里面。 对于心灵业界与各国政府之间的矛盾,他一直都是早有耳闻,但是却从来不掺和其中,但是现在对方现在想要拉自己下水,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就是了。 毕竟矛盾不会因为忽略就消失,而他的确就是这个世界的超凡者之中最强大显眼的一员,这本身就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不维护自身的利益和立场,难道是要反过来帮助天然就敌视自己的对立面的阵营吗? 再加上考虑到某些特别的因素,所以他默认了这个事实。 只不过,考虑到接下来有可能到来的麻烦,他觉得也许还是需要做一些什么,让某些人好好的清醒一下才行。同样的,本来他打算直接在这段时间里抽空去解决杀生石以及恶灵的问题的…… 现在看来,也不需要了,那些家伙都是闲出来的啊! 最好的办法还是给心灵业界和人类社会树立一个共同的敌人,还是那种特别麻烦步步紧逼穷凶极恶的公敌,只有双方都忙到停不下来,才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搞小动作。 至于这个过程本身的凶险反而就算不得什么了,总好过互相内讧导致的伤亡以及不断激化、深化的矛盾冲突仇恨摩擦什么的吧。 …… …… “中午好啊,莉莉西亚同学……怎么,就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吗?” 学生会大厅之中,有些空荡荡的感觉,桂雏菊和春风千樱也不知道去哪里了。穆修刚刚走进大厅,看见的就是金色长发如同绸缎般垂下,脑后扎着个大大的蝴蝶结的少女。 大厅之中只有藤堂莉莉西亚自己一个人。 穆修对她为什么在这里也不惊讶,毕竟这是之前就已经说好了的预备役成员之一,只不过让他奇怪的是,对方背对着自己,居然在一反常态的利用大厅中的多媒体设备正在打游戏。 看了一眼屏幕上投影出来的画面,还是穆修很熟悉的某个作品。 ——嗯,波兰蠢驴的。 藤堂莉莉西亚同学现在就是在游戏中打昆特牌,这也的确是有够无聊的了。 “你以为我想这样的吗?” 金发少女的眉头跳了一下,然后她放下手柄在沙发上转过头来,白皙的额头上似乎出现了青筋。 “不是你们一开始说的吗,加入学生会就不能够写新闻,否则的话会被直接否决……这么残忍的剥夺了我的爱好,搞得我现在连个打发时间的选择都没有了。” “等等,莉莉西亚同学,我记得当初不是说不能够让你写新闻的吧?只是规定你不能够在校报上发表的信息造谣而已。” 穆修皱了皱眉头,他记得当时的细节不是这样规定的啊,难道说这方面也被修正力影响到了? “这不就是一样的吗,不能够造谣的话写新闻还有什么意思?”藤堂莉莉西亚双臂环在胸部,以理所当然的表情这么说道。 “……” “……” “那个,你不觉得你这样的发言对你的人生很失礼吗?这已经人间失格了啊!”穆修刚刚从礼貌性一般的给少女也倒了一杯茶,现在却只能够强忍着将杯子扔到对方脸上去的冲动。 “我的人生,是由无数猎奇组合而来的!” “所以奇迹就被你抛弃了吗?不要用这么自豪的语气说这种对你的人生失礼的话啊!” “……日语好难~句子太长就完全听不懂了~” “我认为与你相比,我才是外国人。”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