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客人

作者驿路羁旅 全文字数 4214字

“砰” 在当晚晚些时候,阿尔萨斯王子通过传送门返回了洛丹伦城,但他没有立刻去见他的父王,而是来到了洛丹伦王室附庸的工程学大匠的实验室里。 他将一样沉重的东西放在了侏儒工程师眼前的桌子上,那是一把黑色的,由钢铁和特殊的木材组装起来的斧枪和一个装满了7发子弹的弹夹,但看样子并不是鲁瑞德使用的那一把。 “这东西,能仿造吗?” 王子的脸色多少有些阴沉,而面对他的问题,个头矮小的侏儒工程师将那沉重的武器拿起,反复观摩,在数分钟之后,他点了点头,用尖锐的声音说: “当然可以仿制,殿下,这东西采用的是地精工程学的原理,它和我们侏儒研制出的矮人火枪是两种模式,但总的来说,它并没有超越我们的理解范围之外...您需要这样的武器吗?我可以在3天之内,给您订制一把。” “不,钢链大师,你没理解我的意思。” 王子摇了摇头,他看着眼前的侏儒工程师,他沉声说: “并不是我需要,我想要给洛丹伦的所有士兵都装备上这样的武器,需要多久?” “呃?” 侏儒工程师愣住了,他看了看手里的斧枪,这东西的各个部件有强烈的流水线生产的痕迹,侏儒对此并不陌生,在诺莫瑞根地下城的某些车间里,他们也会使用这样的流水线,但问题就在于,洛丹伦,不,整个人类帝国境内,都找不到一个完整的流水线车间,而人类上层,说真的,他们似乎更信任魔法,而不是工程学的力量。 因此,面对王子殿下的问题,侏儒工程师有些遗憾的说: “如果我手下有一个完整的制造车间,充足的原材料供应以及足够多的学徒和工人,那么要10万人的军备换装,我可以保证在2个月之内完成,但问题就在于,我没有这些,王子殿下,我其实知道您的意思,我也知道您想让我做什么...” 这位已经在人类王国中待了十几年的侏儒工程师有些悲凉的笑了笑,他推了推脸上的工程学眼睛,对王子说: “终于有一位大人物意识到了工程学对一个集体的力量,但很可惜,在流水线生产和商业模式方面,南疆的亡灵已经领先人类帝国最少20年的时间,而在对工程学的使用思路和发展规划方面,在思维的层次上,他们甚至领先了我们近百年,王子殿下,我听一些朋友描述过黑铁商业联邦的运作模式,我只能告诉您一个悲观的事实。” “就算我们从现在开始仿照黯刃的商业模式制造车间和流水线,来生产军备物资,我们也不可能追上他们...您还记得上个月,我们的密探从黑索的实验室里偷回来的图纸吗?我可以拍着胸口告诉您,那玩意在黑铁区,随便拉一个工程师都能看出端倪,但在整个人类帝国,能看懂的人却不会超过100个,您明白我的意思吗?” 侏儒工程师看着呆滞的王子,他叹了口气,将手里的斧枪放回了王子手中: “黯刃把工程学当做统治的基础力量,而人类帝国却把同一种力量视为玩具和不可靠的科学,不管是基础产业,人才储备还有设计的思路,还有官方的态度,都截然不同...我能仿制,甚至能在几天之内设计出更优秀的斧枪,然而这没有意义...因为在这几天的时间里,黑铁区的工厂就能生产出近十万把这样的武器...” “也许这句话我不该说,但殿下...在我们这些研究工程学的人眼里,帝国的败亡,其实早在黑铁区建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人类喜欢魔法,因为魔法更神秘更绚丽,但黯刃的亡灵崇拜另一种魔法,那是钢与火的魔法,那是足以帮他们征服世界的魔法...很可惜,但我们已经错过了追赶的最佳时期。” “很抱歉打击了您,但这已经是...科技碾压的优势了。” 这一番话说完,阿尔萨斯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但他毕竟不是一个会迁怒其他人的人,更何况,在他年少时,钢链大师可是为他制作了很多有趣的小玩意...最终,王子深吸了一口气,他诚挚的看着眼前的侏儒工程师,他轻声说: “那么,大师,把您刚才说的话写成报告吧,我会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把它直接提交给我们的皇帝...我们已经落后了,我们就不能再蒙着眼睛被亡灵肆意捶打。” ———————————————— “阿尔萨斯...泰瑞纳斯教导出了一个真正的睿智国王。” 1天后,在奥特兰克山岭的孤城中,人类皇帝带着眼镜,在灯火通明的办公室里,反复的读着阿尔萨斯送来的报告,在他手边的木盒子里,放着那把黯刃军团为亡灵步兵们配备的斧枪,这两样东西放在一起,让洛萨皇帝终于看清了自己眼前的最后一个谜团。 关于黯刃军团的势力为什么会突然膨胀到足以和域外的恶魔正面对抗的层次的疑问...如果不是萨萨里安中尉拯救的亡灵鲁瑞德戳穿了这层窗户纸,谁又能联想到,一向被人类高层抵制的工程学,会成为黯刃军团致胜的法宝呢? 这一刻,洛萨皇帝对泰瑞昂的战略思维之长远而感觉到震惊,双方打了这么多年仗,洛萨很清楚南疆亡灵的发展史,虽然目前被北疆最熟知的势力,是没有国王和贵族存在的,堪称“大逆不道”的迪菲亚联邦区,但皇帝很清楚,黑铁商业联邦区,才是黯刃在艾泽拉斯真正的第一个据点。 也就是说,早在泰瑞昂带着黯刃军团越过黑暗之门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认识到了工程学的重要性,也许在那之前,他就已经在做准备了。
“魔法...科技...真是让人苦恼。” 洛萨放下手里的报告,有些疲惫的摘下眼镜,靠在椅子上,揉着自己的额头。 阿尔萨斯和铜链大师的报告给他展开了一条关于帝国未来的新道路,但洛萨并不觉得单纯仿照黯刃的模式,就能让人类最终战胜亡灵,他必须为帝国制定出未来的道路,一条比黯刃更优秀的道路。 但这谈何容易呢? 从最近的局势里,洛萨已经预感到了风雨将至,在午夜梦回之间,他甚至不止一次梦到了自己已经逝去的老友...麦迪文,他梦到了他们小时候的场景,而这梦给皇帝带来了一丝丝不详的预言,也许...洛萨,这个在数年前,从必死的战场上死里逃生的人,也即将迎来自己生命真正的终点。 洛萨并不怕死,他真正害怕的,是在自己死后,他苦心孤诣才重建的人类帝国在西渡之后,又一次分裂开,以目前的局势来看,哪怕他们迁徙到卡利姆多,泰瑞昂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而一旦人类帝国再次分裂,那就意味着...这个文明,将彻底失去希望。 所以,他必须为自己可能的终末提前做好准备...但阿尔萨斯,这个睿智的王子太年轻了,他虽然经历了很多,但他能不能承担起这副重任,洛萨并不知道,他不能冒险将阿尔萨斯放在这个位置上,尽管那个王子目前表现出的资质,非常的合适。 “唰” 就在洛萨皇帝思索着沉重的事件的时候,他办公室的窗户后方的窗帘,突然被一阵风吹起,这个动静打断了皇帝的思考,他抬起头看去,那窗帘依然在跳动,似乎一切正常。 “咔” 皇帝拿起手边的黑色斧枪,在上膛之后,他将黑乎乎的冰冷枪口对准了房间的角落: “朋友,出来吧...或者,我用它“请”你出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物是人非,但你却依然没什么变化,洛萨元帅...” 一个低沉沙哑的女声在房间里响起,而她的称呼,让洛萨楞了一下,下一刻,一个带着白色面具,全身穿着黑色皮甲的女性,出现在了洛萨眼前,她的面具很有特点,那是一张苍白的面具,上面什么装饰都没有,只留下黑乎乎的眼眶,看上去多少有些诡异。 “迦罗娜?” 尽管这个刺客做足了伪装,但洛萨却依然一眼就认出了她的身份,他当然不会认错她,就是眼前这个刺客,在数年前,当着他的面,刺杀了他年少时最好的朋友,莱恩.乌瑞恩...也是因为她的刺杀,导致暴风城在兽人的入侵中被攻陷。 如果说洛萨这一生有最憎恨的人,那么莫过于眼前这个刺客。 “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洛萨的声音中都带上了一丝颤抖,这位皇帝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愤怒过了,他手中的斧枪都缠绕起火焰的光泽,属于野蛮人之王的血脉跳动着,那种力量,那种憎恨与复仇的力量,让洛萨的躯体都开始颤抖。 而反观迦罗娜,她面对着这个随时可能会扣动扳机,彻底杀死她的皇帝,她并没有太多的紧张,实际上,迦罗娜此时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洛萨身上,否则以她顶级刺客的潜行手段,皇帝根本就别想感知到。 “就在你浪费时间的时候,一个一直在暗中帮助你们的人已经命悬一线...” 迦罗娜开口说道: “我不能告诉你他是谁,但我可以说,他已经给风雨飘摇的人类帝国留好了后路,以及你们反击的资本,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不认为你们这些家伙值得他这么冒险,但你给我听好了,洛萨!” “我不是来陪你玩复仇游戏的,而最讽刺的是,即便你有两只眼睛,你也看不到事情的全部...你看不到真相...真浪费...” 半兽人刺客从指尖褪下一颗戒指,抛到了洛萨的书桌上,她带着一丝嘲讽的说: “他认为你们可以改变一切,但我不这么认为,你和你的帝国早已经无可救药了,却还要搭上他的性命,搭上...我关心的人的性命,我又能怎么办呢?” “你们最好能逃出去,你们最好能做到他希望你们做到的事情,如果你们做不到...” 迦罗娜的身影如风中飘絮与流沙一样缓缓消失在洛萨眼前,她的最后一句话,饱含刻骨情绪的那句话,完整的落入了洛萨耳中: “如果你们做不到,那你们的存在...就毫无意义,我会盯着你们,如果你们敢浪费他付出一切才给你们争取到的机会,如果你们真的敢这么做,我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你们...每一个!” 洛萨举起的斧枪最终还没能发射,尽管在面对迦罗娜的时候,洛萨的脑海里有一万个声音在吼叫着让他将这个刺客留在这里,但他最终还是没有扣动扳机。 并不是因为洛萨仁慈,也不是因为洛萨已经释怀,实际上,这种刻骨的仇恨在时间的挪移中没有一丝一毫的释怀,他之所以还保持着冷静,是因为他从迦罗娜那刻骨的声音和情绪里意识到,这个半兽人刺客是玩真的...如果他真的做不到那些,迦罗娜真的会发疯,真的会用她的匕首,将人类目前的高层,一个接一个的杀死。 这种实际层面的恐怖威胁,让洛萨不得不将注意力放在了那枚被扔在桌子上的戒指,他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能牵动迦罗娜这样的顶级刺客,爆发出这样混乱的情绪? 难道真的如她所说...这是某个他不知道的伟大的牺牲者,为人类帝国争取的,最后的路吗?
隐藏